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站点 > 专题文章

杜国庠:学贯中西秉笔抗日的现代“真墨子”

来源:晶报 2014-01-02 18:00:54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杜国庠 

 

1938年,杜国庠(前排右二)与郭沫若(前排右三)等人合影。 

 

位于汕头澄海区的杜国庠故居客厅 

杜国庠相关著作 

位于澄海文化馆内的杜国庠雕像 

杜国庠等人合著的《中国思想通史》,至今仍具有其不可替代的学术价值。 

 

 

他是集革命者、学问家、教育家于一身的岭南名人。他又名“杜守素”、“林伯修”、“吴念慈”,精通日文,懂英文和德文,在政治、经济、哲学、文学、古文献、佛学、逻辑学等方面皆有高深造诣。他对先秦诸子的研究具有开创性,尤以墨学研究享誉中外,被郭沫若称为“墨名绝学”。

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莲上镇兰苑村灰埕巷2号,矗立着一所已有150多年历史的老宅。著名哲学家、历史学家杜国庠的故居,就在这幢老宅内,四房一厅,占地100多平方米。不久前,记者穿街走巷,寻至这里。

仍居住于老宅的杜氏族人告诉记者,2002年底,老宅曾修缮过,前年又修了一次,杜国庠先生故居部分仍基本保留原貌。随其所指,记者看到,故居客厅里仍悬挂着杜国庠夫妇的黑白照片。照片中的杜老神情矍铄、目光深邃。

就是在这所老宅里,百余年前的1889年4月30日,杜国庠来到人世。他从这个秀才之家走出,演绎了一段精彩绚丽的人生。

爱国少年针砭时事遇伯乐

故居寂静。房间里现存的书架上,已落了一些灰尘,陈列着《劳动争议》、《都市公论》、《认识论》、《列宁选集》等少量藏书。

这位岭南名人的一生,应当从书说起,从读书说起。

杜国庠5岁丧父,所幸母亲勤俭操持,他得以进入私塾。据远房亲戚回忆,杜国庠天资聪颖、勤奋过人,入学首日,即能只字不差地背诵《千字文》,不到两年,即能通读《诗经》、《论语》、《左传》、《公羊传》、《史记》及《古文评注》等。

1904年,日俄帝国主义为争夺中国东北爆发战争,清王朝却宣布中立。15岁的杜国庠深感痛心,策论时局,极力主张中国政府收回东北主权,他秉笔著文抒发其爱国之情及报国之志,文章被当时在澄海教书、后来成为著名史学家的吴贯因(即柳隅先生)所赏识。不久,杜国庠师从柳隅先生至县城读书。1907年,因学业优异,他得到杜氏大宗祠等资助,前往日本留学。

此后12年的留日生活中,杜国庠曾考进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后入读京都帝国大学政治经济科三年,取得经济学士学位。在此过程中,杜国庠对哲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广泛涉猎中国古典文学、中国文字学、佛学、因明学(印度逻辑)和哲学,为后来研究先秦诸子思想奠定了基础。

在京都帝国大学的第一年,他聆听了日本著名社会主义学者河上肇博士讲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学说。杜国庠后来曾回忆说,“在京都帝国大学本来是想研究禅宗和王阳明的,但听了河上肇先生讲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由此接触并信仰了马克思主义。”

1916年,杜国庠与在日本留学的李大钊(1913年考入早稻田大学)等在东京组织丙辰学社,进行反袁斗争。其间,杜国庠还结识了先后赴日留学的郭沫若(1914年考入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彭湃(1917年进入早稻田大学)等革命者。共同的革命志趣和执着的学术追求,使他们成为挚友。在东京,杜国庠还曾和赴日求学的周恩来几度会晤,彼此间建立了可贵的革命情谊。

郭沫若在事隔多年后,对当时的杜国庠仍有动情的回忆——“他是很和易的一个人,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对谁动过声色。”

办出岭东“最为精彩的学校”

学成归来,自当报国救国。1919年回国后,杜国庠经李大钊介绍,在北京大学任职,讲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说等课程。后因为母奔丧,辞北大教职回故乡澄海继续他一生热衷的教育事业。

杜国庠学成归来首次回乡曾在家乡引起一阵轰动。1925年夏,澄海县立中学校长辞职,校董会一致公推杜国庠继任。曾撰文研究杜国庠教育思想的澄海政协委员陈训先先生告诉记者,当年8月,杜国庠在县立中学着手的第一件事就是:破除封建礼教的陋规,破例招收了吴文兰等6名女生读书,开创了男女同校的新风。

第二年冬天,潮汕地区最高学府金山中学发生了进步师生驱逐反动校长黎贯的事件。杜国庠奉周恩来之命,接任金山中学校长。潮汕地区文教界知名老前辈杨方笙先生说,新中国成立初期,他曾出任金山中学校长,到任后曾专门查阅“老校长”杜国庠在金山中学施行的若干措施——大力整饬校政,撤换反动教员,彻底清理校董、绅士操控的金山中学校产,提高教职员工待遇,增添大量教学设施,实行“民主治校”,民主选举产生学生会,产生了有教师、学生、工友代表直接参与的校务委员会参与学校的重大决策。

陈训先认为,杜国庠在金山中学虽然仅一年半时间,但把金山中学办成了为岭东“最为精彩的学校”。他下决心改革旧的教育体制,把过去的初中四年制改为高中、初中各三年结业的“三三制”,并结合当时当地人才奇缺的实际,把高中部分分为文、理、师范三科,除了中、英、数、体为公共必修课外,师范增设心理学、史地等课程,切切实实培养了一批人才。

新中国成立初期,杜国庠担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中共广东省委委员、广东省人民政府委员兼文教厅厅长,以年逾花甲的高龄,开创和发展广东的社会主义文教事业。他曾亲自主持、用一年时间顺利完成了广州十多所公私立高等学校的院系调整工作,形成广州高校的基本格局,其经验后来在全国推广。

笔阵文兵投身革命

统观杜国庠的一生,教育应是其“革命”报国的一部分。而说起杜国庠的革命生涯,后人皆认为,他是“真墨者”——指其凸显了墨家的行动精神。确实,留学归国之后,杜国庠投入到抗日救亡运动中,其所采取的方式则是笔阵文兵,以理论为战斗的武器。

1927年9月下旬,南昌起义军进驻潮汕。杜国庠立即赶到汕头会晤周恩来和郭沫若。1928年,杜国庠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投身文化战线战斗。他在上海组织了“我们社”,创办《我们》月刊。他曾是中央文化工作委员会委员之一,参与筹建左联。他参与组织中国社会科学家联盟。之后,中国左翼文化总同盟成立,与文化工作委员会是“一个机构、两个招牌”,杜国庠是负责人之一。

上世纪30年代初,杜国庠把主要精力放在哲学社会科学的普及和对青年社会科学工作者的培养上。他通过以王鼎新为经理的南强书局,出版了许多社会科学丛书和进步文学作品。南强书局的出版计划和稿件,多由杜国庠审定。与杜国庠共事过的人说,生活清苦的他虽然一直穿着一件从旧货铺里买来的旧西装,但始终保持着整洁而庄重的仪容。

1935年2月,杜国庠和上海中央局书记黄文杰、“文委”田汉等36人同时被捕,随后被关押进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针对国民党有关人士的诱惑,杜国庠始终保持着革命者应有的气节,不屈不挠,坚持斗争,直至1937年才被释放出狱。

“七七事变”后,杜国庠走上抗日第一线。1938年,遵中共中央指示,杜国庠到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时任部长陈诚,副部长周恩来)第三厅工作,第三厅厅长为郭沫若。杜国庠担任国际宣传处第一科科长。郭沫若曾说:“三厅内部工作和应付国民党的事,主要由杜老承担。”

诠解墨经成就“墨名绝学”

如果说“教育家”、“革命者”之行为“显”,那么,作为思想家乃至哲学家、史学家的杜国庠应为“形而上者”。说起杜国庠的学术研究,不能不说的是其著作《先秦诸子思想概要》、《中国思想通史》(与著名史学家侯外庐等人编写)。

查黄学盛、熊初泽的《杜国庠主要著、译年表》可见,杜国庠的学术研究及学术论著主要集中于上世纪40年代。这一时期,杜国庠以低调的文人身份出现,不担任重要行政工作,以学术研究、理论研究为主。这一时期,他的身份先后是:文化工作委员会委员、《文汇报》副刊《新思潮》主编、《自由导报》总编辑、中华工商专科学院教授等。杜国庠集中精力从事中国古代史和先秦诸子的研究,他运用马克思主义观点和方法,整理祖国的文化遗产,写出了很多论文和札记。

1946年,用一个月的时间,杜国庠写出了《先秦诸子思想概要》一书。1946年底至1948年11月初,杜国庠在极其简陋、清苦的生活环境中,不倦著述,完成了自己所承担的《中国思想通史》的第一、二、三卷的有关部分,还提出许多精辟的、带有指导意义的意见。这三卷本,1949年前先后在上海出版发行,而五卷本的《中国思想通史》在今日仍具有其不可替代的学术价值。

在学术界有这样的看法:杜国庠在先秦诸子的研究中,最精彩的是对名辩及荀子的论述。名家与墨辩一向称难于学术界,但经过他的爬梳抉剔,这个“浑沌”变得清晰起来。他指出,墨经的“存”,不同于名家公孙龙的“藏”,墨经用乘白马这种常识,识破公孙龙的“白马非马”这种诡辩。这在学术研究领域是个开创。他写的关于荀子的一系列论文,如《荀子从宋尹黄老学派接受了什么》、《论荀子的成相篇》、《荀子对诸子的批判》等,独辟蹊径,是对研究先秦学术史的一大贡献。

著名史学家侯外庐对此有如是评价:杜国庠对墨子、公孙龙、荀子以及清初学者有特别深刻的研究。他对墨经在认识论和逻辑学上的珍贵遗产的诠解与评价,我想是功力很深的独创。他对中国古代中世纪唯物主义发展史的编写,开辟了一个新的途径。郭沫若则将杜国庠称之为“杜墨子”,将其学术成就称为“墨名绝学”。

事实上,除了先秦诸子外,杜国庠涉及的学术领域十分宽阔,在政治、经济、哲学、文学、古文献、佛学、逻辑学等方面,他都具有高深的造诣。除了学术研究深厚外,他还精通日文,懂英文和德文,在文学理论研究、外国进步文学作品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等领域均有不少译作。古稀之年,他曾有《中国逻辑史》、《中国佛学概论》和其他论著的计划,可惜心愿未能实现。

“为有巍然一哲人,家乡石琢玉精神”,1989年4月,由著名雕塑家唐大禧创作的杜国庠雕塑,出现在澄海文化馆内。石雕一直屹立于故乡,如今前往澄海文化馆的人们,还可以瞻仰这位岭南名人的雕像。

临终上万册书籍献国家

驻足之时,时光回溯。

1961年1月12日,杜国庠因积劳成疾,患胃病医治无效,在中山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与世长辞,享年72岁。临终时他嘱咐,将其几十年珍藏的上万册书籍和名画全部献给国家。

著名文学家秦牧先生撰文回忆,“记得在他因胃癌住院的时候,我去看了他几次。初时,他亲切地握着我的手谈话,最后一次,他已经处于弥留状态,全然失去知觉。一个护士坐在床沿上为他输氧,他呼吸很重,但已经不能睁开眼睛了。当时我仍在他榻旁坐了好一会,想到早晚就会永远见不到他了,心头有一种痛失导师的悲怆之感……”

那默坐一刻钟的情景,成了秦牧终生难忘的记忆。而当时的一些老广州人仍记得1961年1月13日的这一幕:杜国庠追悼会举行时,阴雨绵绵,广州东川路的殡仪馆前车水马龙,甚至有点阻塞。前来吊唁的人很多,好些曾被他批评过的人,也都赶来了,很多人以泪水惜别这位哲学家、历史学家……

杜国庠去世十多天后,刚从古巴访问归来的郭沫若更是写下悼诗:“生死交游五十年,老兄风格胜前贤。墨名绝学劳针指,马列真诠费火传。夜雨巴山窗尚在,风云潮汕榻尝联。”

叶落归根,杜国庠入葬澄海东港。记者眼前的杜国庠陵墓,郁郁葱葱。高耸的墓碑上深刻着“杜国庠同志之墓”,背面铭刻其生平简介。陵墓前人来人往,时有学生骑单车路过。据一位当年参加了杜国庠入葬仪式的居民回忆,当时,来了很多很多人,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仪式上的管弦乐曲,浑重而悲壮,萦绕不绝。

弹指一挥间,40多年过去了。最近,央视百家讲坛推出了《先秦诸子 百家争鸣》节目,引起广泛关注。也许普通观众对杜国庠了解不多,但专业人士对先秦诸子的研究、讲解,仍然绕不过岭南名人、先秦诸子研究专家杜国庠……

著名史学家侯外庐如是评价:“杜国庠对墨子、公孙龙、荀子以及清初学者有特别深刻的研究。他对墨经在认识论和逻辑学上的珍贵遗产的诠解与评价,我想是功力很深的独创。他对中国古代中世纪唯物主义发展史的编写,开辟了一个新的途径。”

郭沫若则将杜国庠称之为“杜墨子”,评价其学术成就为“墨名绝学”。

杜国庠大事年表

●1889年4月30日,出生于广东省澄海县莲阳兰苑村(现为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莲上镇兰苑村)。

●1904年,入私塾读书。

●1907年,留学日本。

●1919年,取得京都帝国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回国后任教于北京大学等高校。

●1925年,回澄海。出任澄海县立中学(现为澄海中学)校长。

●1926年,接任金山中学校长。

●1928年,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0年,组织中国社会科学家联盟。参与中国左翼文化总同盟。

●1935年,在上海被捕。

●1937年,获释。“七七事变”后走上抗日第一线。

●1938年,遵党指示,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工作。

●1941年,再抵香港。

●1942年,随难民撤离香港返重庆,专心从事中国古代史和先秦诸子研究。

●1945年,担任《自由导报》总编辑。

●1946年,在上海从事研究著述,写出《先秦诸子思想概要》一书。

●1948年11月,用两年时间完成了《中国思想通史》中第一、二、三卷的有关部分。

●1949年9月21日,参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体会议。新中国成立后,担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中共广东省委委员、广东省人民政府委员兼文教厅厅长。

●1951年,整合广州数十所公私立高等教育学校。

●1953年起,先后担任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主席、中国科学院中南分院副院长、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委员等职。

●1956年,参与创办中国科学院广州哲学社会科学所(后来几经变易,今为广东省社会科学院)。

●1961年1月12日,因病逝世。

链接·同代撷英录

侯外庐

侯外庐 (1903—1987),哲学史家、历史学家。山西平遥人。

1923—1926年就读于北京政法大学法律系和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1927—1930年在巴黎大学听讲,开始翻译《资本论》。1930年回国,先后在哈尔滨政法大学、北平大学任教授。1934—1937年继续翻译《资本论》并研究中国社会史和思想史。新中国成立后历任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主任、中国科学院历史所副所长、所长等职。

侯外庐是我国较早运用马克思主义观点研究中国古代思想文化遗产的学者之一。主要著作有:《中国古代思想学说史》(上、下册)、《中国近世思想学说史》(上、下册)(主编)、《中国思想通史》5卷(与人合著)、《中国近代哲学史》、《中国思想史纲》(上、下册)等。

1987年去世,享年84岁。

赵纪彬

赵纪彬(1905——1982),哲学家,河南内黄人。

1905年出生于原直隶省濮阳县(今属河南省内黄县)千口村。1923年考入省立第七师范学校。

赵纪彬靠自学成“家”。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至1949年,他一直在党领导下从事文化教育工作,先后在复旦大学、东北大学、东吴大学、山东大学等大学任教,并从事哲学、中国哲学史、思想史、伦理学、逻辑学和逻辑史等方面的研究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山东大学校委会副主任委员、河南省历史研究所副所长。1963年调任中共中央党校哲学教研室顾问。主要论著有《中国哲学史纲要》、《中国知行学说简史》、《哲学要论》、《中国哲学思想》、《古代儒家哲学批判》、《中国思想通史》(与人合著)等。

1982年2月病逝于北京,享年77岁。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