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报道 >>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焯芬讲诉饶宗颐先生的人生与学问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焯芬讲诉饶宗颐先生的人生与学问
2014-01-07 11:43:13 | 来源:潮人在线 | 责任编辑:郑琼 |

55.jpg

2009年,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里饶宗颐(右)与李焯芬在一起。

李焯芬,1945年出生于广东省中山市。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的地质工程师和水利专家。原香港大学副校长,现任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院长、土木工程系讲座教授,同时兼任香港中华文化促进中心理事会主席、饶宗颐文化馆管理委员会主席、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馆长等。曾出版人生哲理畅销著作:《活在当下》、《心耕》、《心无罣碍》、《走出困境》、《悲智愿行》等。

6月22日,李焯芬应邀参加在天一阁举行的《书情画韵———饶宗颐艺术展》,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记者:李教授,首先请您给我们介绍下《书情画韵———饶宗颐艺术展》,为什么选择在天一阁?

李焯芬:我的感觉是缘分,以书为缘,与天一阁结缘。天一阁是中国第一大私人藏书楼,自明代建立,当时就有7万多册藏书。饶老也是个与书和藏书楼很有缘的人,他在潮州出生,他的父亲饶锷建立的藏书楼“天啸楼”里有10万余卷藏书,是当时粤东最负盛名的藏书楼。他小时候不像其他的小孩那样喜欢在外面玩,而是喜欢躲在藏书楼里看书,所以他有非常扎实的古典文史功底。饶老曾经说过,他在小学、中学学到的知识,还不如他自己在藏书楼里学到的学问多。

饶老是个对书很有感情的人。在几十年的学术研究中,他自己也收藏了很多书籍,有4万多册的书,包括不少孤本和善本。

饶老与天一阁结缘,源自29年前,他在参观天一阁的时候即兴题诗:“生喜观书到羽陵,榜题体势尚龙腾。芸香千仞凤凰下,松径万方宾客登。山水有灵开卷轴,云烟过眼类风灯。剡藤栗尾敢题句,茧足山中久服膺。”去年,天一阁与饶宗颐先生再续前缘,天一阁博物馆与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签约建立学术交流与合作关系。同为寓私于公的藏书楼,双方在陈列展示、学术交流、学者互访、出版物交流、共同举办学术研讨会等方面有着良好的合作基础。本次展览是两馆第一次交流合作。

饶先生作为一代大师,除了学问,书画领域也是成就斐然。他写了80多年的书法,草、隶、篆、行、楷各种字体都擅长,又融汇各种字体自成一家,被称为饶体。饶老的书法成就受到书画界同行的肯定,被推举为西泠印社社长就反映出他的艺术成就。这次他专门为天一阁展出的艺术展题词“书情画韵”,书法艺术炉火纯青,还开创了一代画风:西北宗。

记者:饶宗颐的学问博大精深,文史哲艺融会贯通,被盛誉为“业精六学,才备九能”的全才。作为一个百科全书型的学者,他治学的特点有哪些?

李焯芬:饶老是大学问家,国学研究非常有成就,研究领域包括历史学、敦煌学、古文学、中外交通史、宗教史,还有中国古典文学、音乐、书画艺术等。饶老通晓六国语言,在不少领域独辟蹊径、开荒播种:他是第一位讲述巴黎、日本所藏甲骨文的学者;他首次将敦煌写本《文心雕龙》公之于世,又是研究敦煌经卷书法的第一人。

他能够在各种领域取得这么大的成就,第一是因为他有家学渊源。他自己曾经说过,他家学方面有五项基本功,就是诗词创作、书画、目录学、儒释道等,然后是乾嘉学派的治学方法,在中国传世文献的领域,我们常常说的六大部类书,就是经史子集和佛道,他全部都涉猎了,而且有深入的研究。他和同时代的学者不一样,他在海外游学了很多年,是中西结合的,他看问题站得高,看得远,所以我们称他为百科全书型的学者。

饶老的治学可以用六个字概括:求真、求是、求正。尽管他年龄大了,但有着一颗赤子之心,对于学问永远充满好奇心。只要是涉及学术方面的问题,他会马上去研究,认真去探究。而且,他从来不觉得工作是辛苦的,相反,对于研究学问,他永远乐此不疲。由于饶老的知识面广博,善于各种学问之间的贯通,经常有自己的创建和突破,往往是前人没有的,旁人无法抵及的。

记者:饶老的著作,根据先生自己归纳,其著述可分为:“敦煌学”、“甲骨学”、“词学”、“史学”、“目录学’、“楚辞学”、“考古学”、“书画”八大门类。“敦煌学”是他特别有成就的部分,您怎么评价?

李焯芬:饶老喜欢研究中外交通史,他对中国古代西域的往来特别感兴趣。而敦煌自古以来就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是西域到中原的交通要塞,从南北朝开始,延续了千年之久。莫高窟经过连续近千年的不断开凿,使莫高窟成为集各时期建筑、石刻、壁画、彩塑艺术为一体,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庞大、内容最丰富、历史最悠久的佛教艺术宝库。尤其1900年在莫高窟偶然发现了“藏经洞”,洞里藏有从公元4世纪到11世纪的历代文物文献五六万件。这是20世纪初中国考古学上的一次重大发现,震惊了世界。这些艺术珍品反映了中国中古时期宗教和社会生活情况,藏经洞打开以后,研究敦煌的人越来越多,并成为一门国际性的专门学问,就是著名的“敦煌学”。

当时由于时局的关系,内地研究敦煌学可以说是举步维艰,而饶先生却已在香港坚持不懈地进行努力。为了研究敦煌学,1952年,饶老通过英国的朋友,从大英博物馆历史学家手里买到了收藏在那儿的万余卷莫高窟经卷的微缩胶卷,为此他花费了当时香港能买半层楼房的代价。后来,为了让更多的学者特别是内地的中青年学者一起参与其中,饶老还每年邀请内地学者到香港一起研究,并出版了学术专刊《敦煌吐鲁番学报》,其中有不少学者如郝春文、荣新江如今都已经成了顶级的敦煌学专家。

饶老对于经卷东汉道教的研究成果《敦煌本老子想而注校笺》已经成为西方汉学界指定的教科书。日本东京二玄社为饶老出版了29册的《敦煌书法丛刊》。欧洲著名的汉学家施舟人评价饶宗颐先生是所有欧洲汉学家的共同老师。2000年,国家文化部颁给饶老“敦煌学研究与保护特殊贡献奖”,确实是实至名归。

记者:这次展览除了著作,还有很多是艺术作品,您觉得饶先生的艺术和学术有何相通之处?

李焯芬:学问的追求跟个人的品德、性情有很大的关系,同时,学问也影响一个人的性情、品格和艺术追求,所以两者是互通的。前几年饶老在敦煌博物馆办了一个书画作品展览,主要是他临摹敦煌的那些壁画,和他在敦煌所创作的一些书法和绘画。他进行这方面的临摹和创作,一个主要的大前提就是因为他在敦煌学方面有开创性的贡献,也做了很多深入的研究和探讨,有了这个基础,他自然非常得心应手。至于其他的书法和绘画方面的临摹和创作,也是因为他精于中国的书画史,精于中国的艺术史。他在书画创作和研究方面的探索几十年来没有间断过,特别是近几年,创作更加勤奋,而且他的画风在近两年也有很大的变化,他仍在探索,仍在创造。

记者:能否讲讲您接触到的生活中的饶先生?

李焯芬:尽管他已经97岁高龄,他仍是一个很有童心的人,他的生活非常简单,对人平和包容很能体谅别人,是一个待人非常温厚的长者,很有传统儒者的风范。他对家人非常好,对他来说,生活除了做研究就是和家人在一起,两方面都兼顾得很好。我觉得他的心中很清明,很自在。他不去想一些烦恼的事儿,很专注于他的学问工作,他脑子里面想的都是一些研究的课题。所以饶老经常说,他来不及看书,他来不及烦恼,这是他的名言。如果把中国文化比作一个浩瀚的大海,饶老风趣地把自己比作海里的两栖动物。他说:“我一天的生活,上午可以在感性的世界里,到了下午说不定又游到理性的彼岸上,寻找着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个天地。越是没有人去过的地方,没有人涉足的地方,我越是想探秘。”另外,他很有好奇心,你给他提一个问题,一个古代历史的问题,或者是一个文学领域的问题,他就会去想,去看书,去深入研究,最后在他研究的基础上,写出一篇论文。

记者:您是著名的地质和水利专家,同时出了一些阐述人生哲理的畅销著作,对年轻人摆脱成长困惑很有帮助。您对现在的大学教育怎么看?

李焯芬:随着时代的发展,整个教育系统有了很大的变化,也就是从精英教育变成了普及教育。我记得我们那个年代读大学搞研究的特别少,整个香港一年只有2000个大学生,现在可能好几万。台湾当年只有几家大学,而现在有160家。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人口素质和教育水平有了提升,是好事。但是从具体就业来说,竞争越来越激烈,向上的流动性减低了,也就是生活压力和工作压力增加了,大家只有更加努力地奋斗,才能有所成功。所以更好地面对人生中的起起落落和各种挫折压力,让自己活得更加自在舒心,是所有现代人需要解决的问题。

香港大学的校训是“明德格物”,“明德”大家都知道,是品德的教育,也是人的教育,“格物”就是知识的教育,今天来说主要是专业知识的教育。我们现在的教育都非常重视知识,重视“格物”远高于“明德”。对人的教育,对培养下一代的品德和情操不够,这也是他们经常不开心的原因。我们年轻一代的人比父母辈更容易获得大量的知识,但是他们的人生智慧不一定足够,这就需要我们教育界的重视,同时也需要年轻人调整心态。我试图通过生活中的小故事,让大家有所感悟和反思,如何快乐自在地生活和工作,人生的智慧终究来自自己。

记者:如今国学是个关注的热点,您对国学的发展怎么看?

李焯芬:我记得2001年,北大邀请饶老去做“汤用彤学术讲座”的首位讲者,当时他就提出了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概念:中国正在走向“文艺复兴”的时代,如今的中国和西方古典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有很多共通之处:一是经济基础发达,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取得的经济成就,为“复兴”提供了物质基础;二是当时的意大利从拜占庭手中,取回了大量古希腊、古罗马的古代文化典籍,而今天中国各地络绎不绝的出土文物新发现,带动了历史文化研究的升温;再者,今日中国的文化建设很受政府重视。饶老曾经表示,他很希望后来的学者能做好“文化复兴”的工作,重新认识中国经典的价值,利用好现在出土的文物,增加我们对过去的了解。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经典,这是民族文化的源泉。饶老提出的新经学,应该是东方的学术与艺术思想,不仅包括儒学,还包括道家、佛家以及各种经典文学艺术等领域所有的重要典籍。其实现在已经有很多人认识到了这个价值,很多人都在自觉地弘扬。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私隐策略 | 用户协议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
国际潮团联谊年网--潮人在线(chaoren.com) 版权所有 2000-2013 粤ICP备12034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