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 > 潮汕精英 > 政治

陈显达

来源: 2012-11-30 17:18:26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陈显达(1921年2月——1986年4月),曾用名陈伯琦。1948年在香港参加民革。在香港期间,以“阿琦”为笔名在中共机关刊物《群众周刊》发表了很多漫画,宣传革命。

他幼时就读于樟林广智小学,汕头大中读完初中后,到香港珠江中学读高中,后到万国美术学院读二年,时任校长为刘君任先生。1939年至1941在广智小学、饶平下堡乡中心小学任教。1942年同杜国庠先生到广西桂林找陈卓凡先生。数个月找不到工作回韶关,由友人介绍参加广东省地方行政干部训练团第八期训练三个月结业,李汉魂时任团主任。1943年在四会县政府任科员。后陈卓凡先生到丰顺五区专署任专员,叫其回汤坑。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回到樟林,后到澄海县党部任宣传委员会秘书。1946年曾任汕头市党部宣传干事。

由于不满当时国民党的腐败,1947年与其弟陈显扬到香港投于彭泽民。思想受到彭先生很大影响。此后不久,李济深先生来港,在告罗士打街二楼筹备召开公宴任公大会,这是反蒋拥共的一个筹备民革开始的政治集会。当时参加的有何香凝女士、郭沫若、彭泽民、陈其瑗、香港卫生署署长司徒永觉(英籍)和潮汕籍的陈秋波、林觉夫(秦牧)、许涤新、陈伯琦等一百多人参加,并在会场的红缎上签名。1948年民革在香港成立,任公任主席、何香凝女士任副主席。经陈秋波介绍,陈显达参加民革。后经秦牧介绍,陈显达先生认识了林默涵同志(时任共产党海外机关报《群众周刊》主编)。此后,陈显达先生以“阿琦”为笔名在《群众周刊》发表了很多漫画,如《百里已行九十》、《奴婢织金裳,将军试新装》、《劫贫济富》、《雪》等。后来,秦牧先生在给陈显达先生和陈显达的儿子陈承琏的两封信中都分别有所言及:“数十年前香江晤面,以及你曾为《群众》杂志作画事,我依稀有点记忆。”“我和令尊陈显达先生虽在少年时代认识,但他1947~1948年间到港,我仅见过二三次,属于泛泛之交,未能为他证明什么。但是知他在港期间,曾经向‘群众’杂志(中共机关刊物)投过漫画稿,有一幅雪被登载。从这一点看来,他对解放战争是抱着同情态度的”。在港期间,陈显达先生还多次晤见李伯球、陈秋波、吴传诗等同志,他深感得益较多。积极协助黄精一先生在华人街八楼主持办好任公珍藏书画“近代名书画家联合展览会”。该展览会展期五天。画展结束后,黄精一先生在九楼大华饭店举办记者茶话会。

1949年冬,陈显达先生跟随陈卓凡先生回国。1950年,在陈卓凡先生帮助下,经人介绍参加了汕头市中小学教师暑假学习会,后到若瑟中学任教。1951年因家乡土改,他被家乡农会叫回乡,从此就在家乡参加劳动。后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遭受长期批斗。直到1978年摘去地主帽,才真正恢复自由。1984年2月20日,澄海县纪念王鼎新同志逝世十六周年筹备领导小组向他发出《征集王鼎新同志遗物启事》和撰写纪念文章的信函。他应邀撰写了《缅怀王鼎新校长》一文。1984年9月18日,他在给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广东省委员会的信中提到:“我在香港期间,是参加民革成员,1949年冬,全国解放,我随家叔卓凡回国,52年家乡土改,我被扣押劳改,因此,54年民革在进行成员登记时,我不能报告登记。我劳动改造到57年回家,以后又以地主分子处理,更谈不上登记两字,一搁至今,为此,我要求对我党籍问题予以审查,要求处理恢复。”他所反映的情况引起省政协、省统战部有关领导的重视,省政协李洁之、胡希明两位副主席联名为他向省统战部推荐安排在文史研究馆工作。1986年4月,他接到省有关部门的通知,要求他填写其个人简历等情况后到澄海县文联上班。可惜的是他回家后刚填写完有关简历等情况就突然去世。对于他的逝世,不少人为之惋惜不已。秦牧先生接到显达先生儿子的信后,5月9日回信时这样写道:“读信惊悉令尊逝世,深为震悼。”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