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物资讯  >  正文

汕头民警陈少娟 工作到生命最后一刻

评论
汕头民警陈少娟 工作到生命最后一刻

 

陈少娟生前工作图。汕头公安供图

陈少娟走了。这名汕头市公安局金平分局龙眼派出所内勤民警的追悼会,来了近千警民,无不泪水涟涟。

每个人眼泪饱含的情感都不一样。同事李丹的是仰慕,“少娟姐把全年的工作提前完成了,近万页的2015年户籍资料全部整理完毕”;市民杨松波的是敬佩,“我们很熟,但朋友摩托车被派出所扣押,她都不肯帮忙”;丈夫郑海曾的是不舍,“一年来,都是少娟开电动车载我去医院做透析,一周三次”……

这些举动看似普通,但要知道的是,陈少娟身患“不死癌症”——类风湿关节炎已经13年,关节严重变形,腿膝无法下蹲,手臂无法后弯。东方街道金环社区居委会主任李甦说,辖区内与陈少娟病情类似的居民,都以失去劳动力为由成功申请了低保。

“单位有事情做,不用天天想着自己的病。”生前,陈少娟如是回答丈夫劝说自己申请病假。

南方日报记者 梁文悦 发自汕头

提前把万页材料整理完毕

在送去医院救治前的48小时,陈少娟是在工作中度过的。

7月6日,陈少娟在派出所整理“飓风2016”专项行动、打击“盗抢骗”行动材料档案时,突然晕倒。2003年患上类风湿关节炎后,陈少娟从未请过病假。这一天,她也坚持工作到傍晚。

7日、8日,在头部连续疼痛的情况下,陈少娟继续上班。没人意料到,死神已经来到她面前。8日下午,陈少娟突然倒在岗位上,被送至医院时已经昏迷不醒。22天后,7月30日,陈少娟因医治无效不幸去世,因公殉职。

“说不定我明天就站不起来,手脚不再听使唤,所以我很珍惜现在的每时每刻,尽最大的努力做好本职工作。”陈少娟这样说,也这样做。在她离世后,接管工作的同事发现,陈少娟已将今年上半年档案工作完成归档,其中包括9305页户籍资料和案件归档63卷1917页,并已将6月份全部财务报表制作完成。而在很多单位,这些工作或到年底才会完成。

老友想走“后门”遭拒绝

“得知娟姐送医院治疗时我刚好在上海,第二天赶回来到医院探望。没想到,哎……”杨松波悲痛地说。

有一次,杨松波接到朋友的电话,称摩托车因未年审被龙眼派出所扣押了,希望他通过熟人帮忙把车拿回来。杨松波第一个想到的是陈少娟,“我们认识了十几年,经常一起喝茶聊天,我猜找她肯定会帮忙。”

但令杨松波意外的是,在电话里,陈少娟直接拒绝了他。“我当时很生气,怎么连这个忙都不肯帮。”下班后,陈少娟找到杨松波,当面解释。时过境迁,杨松波已由当初的不理解转为敬佩,“一个警察从警三十多年,仍不忘初心,这多难得!”

身患重病,本应该多休息,但曾经做过社区民警的陈少娟只要一有空,就骑着电瓶车,到辖区里走访。

李甦记得,每逢春节、中秋等节日,陈少娟总是主动和他一起到辖区内的低保户、残疾人家中走访,给他们送米送油,送去温暖。

用病弱躯体撑起家庭重责

很少人知道,最近一年,陈少娟经历了什么。去年4月,她的父亲重病住院一个半月,陈少娟忙前忙后地服侍父亲。刚刚松了一口气,7月初,女儿生了小孩在娘家坐月子,她又忙着照顾外孙和坐月子的女儿。偏偏这时家婆老年痴呆症突然发作,先后三次走失,陈少娟这边放下外孙,那边就要去找老人。8月,相濡以沫的丈夫郑海曾突然心脏病病发,同时检查出高血压和慢性肾功能不全,住院20多天,2次被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

整个家的重担一下子压在陈少娟病弱的躯体上,她每天拖着病体穿梭在家庭、派出所、医院的三点一线之间。那段时间,她常常忙得忘了自己也是一个病人,根本顾不上自己的病痛。

今年,郑海曾病情又反复,需要2周内进行5次的长期透析治疗。由于女儿在深圳工作,陈少娟又成为了“车夫”。

 

提起离世的妻子,郑海曾浊泪纵横。“她走了,家就坍塌了,油米酱醋我都找不到。”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