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 > 人物资讯

潮州游子:我用六年半写一本潮州影像史

来源: 2015-12-30 02:57:19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潮州人丁铨有多种身份:他是一名80后,他是一名摄影记者,他是一名野外生物爱好者,他是老照片爱好者。对于老照片特别是家乡潮州的重重旧影,他更是孜孜不倦地拾起、串起,花费了六年半时间,终于将它们串成了第一本关于潮州影像史的书——《旧影潮州》。

 

 

我在潮州出生,和许多潮州的年轻人一样,直至上大学,才第一次离开家乡。老人家说,“三世有修,才会出世在潮州”,她是座给予我们太多滋养的小城。

六年前,我读大二,有一天,偶然间在美国南加州大学图书馆的网站上,看到好几张清末民初潮州的影像,那些从小熟识的风景,穿越百年时空鲜活呈现在眼前,怎不让人激动。

我放大照片,细察每个留长辫的清朝人的衣着神情,每栋建筑物上的蛛丝马迹。那天,我忘却手头的功课,翻译附在照片后的图片说明,在潮州一本土论坛上发帖。意料之外,很多人评论和转载。

我于是开始断断续续从外国网站、旧书市场等渠道搜寻与潮州有关的历史照片。四年前,注册“潮州老照片”微博,两年前,开通微信公众号,用读照片之方式讲述它们的故事,试着拾回某些遗失的历史细节。在这过程中,我查找资料,询问网友,走访老者,重新阅读那座被呼作潮州府的城。游子的我,通过它,保持着与故土的联系。

日积月累,时间上大致理出一点脉络:从约翰·汤姆逊于1870年拍下潮州第一张照片算起,此后二三十年间,一批过境潮州的传教士,以礼荷莲、克里斯、约翰斯顿等为代表人物,为潮州留下珍贵的照片。辛亥革命以降,民国时有一批以潮州风景为主题的明信片,其间日本佛学教授关野贞和常盘大定到访潮州时细致记录下开元寺、韩文公祠等。及至日军侵华时期,通讯员喜多拍下攻占潮州城的“罪证”。新中国成立之后,一些那个时代特有的影像资料开始被存于档案馆,亦开始有了更多个人影像。

这,是一段看得见的潮州史。

在整理发布老照片故事的过程中,有幸结交了许多关心家乡发展的朋友,甚至一些长辈,并得到他们很多支持与帮助。没有他们亦没有这本书。今年,在同为潮州人的朋友、南方日报出版社编辑佃燕婉的倾心帮助下,我将之前写就的老照片故事重新进行整理完善。在出版过程中,为了更加严谨,我们还专门重新走访核实,在许多老人的帮助下,对历史口述的细节进行多次校正修订。书中还特意增加由好友、佛山日报艺术版主编黄珂展绘制的旧影地图索引,让影像拍摄地点有了可视化的坐标。

更值得一提的是本书有幸得到北京大学陈平原教授作序,没想到先生多年前就开始关注到潮州早期图像资料并也有写相关著作的打算。谦逊的陈教授在鼓励晚辈的序中打趣道,“这下可好了,有人捷足先登。”

在本书出版过程中,无论是来自官方的潮州市委宣传部还是民间组织、专家、学者和身边的朋友,他们对本书的认可和对老照片价值的肯定,让我得到莫大鼓励。

终于,这第一本关于潮州影像史的书即将出版。

基于近现代影像的良好保存和传播,世界各地在展示城市历史时,常会借用最直观的照片资料。潮州的影像史恰是段缺失的历史。所幸的是,作为中国南方较早开埠并走向世界的潮汕地区,本土或外域皆散存有一些十分珍贵的历史影像。通过收集与发布老照片故事,试图重新填补这块历史缺失。在网络和读图时代,在微博和微信上,“后生人”愿意听这些故事,他们还会参与发现老照片的行动,提供相关线索。于是便希冀借这扇窗,去尝试做一些由老照片延伸开去的事情,譬如让更多人关心本土文化保育和口述史的创作。

潮州老照片的收集和探寻是开放的、无止境的,是众人的力量汇聚的,是不断更新、校正和完善的过程。

至于这本书,我想,是个引子便足矣。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