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 > 人物资讯

潮汕人在深圳:擅于把握商业法则 更敬畏商业法则

来源:数据粤东 2015-12-21 20:41:09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历史上,潮汕往深圳的大移民有三次,第一次是在解放初,第二次是1963年,第三次是深圳创办特区。

1979年1月,宝安撤县建市。

1980年6月12日,广东省委决定,由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吴南生兼任深圳市委第一书记。

史料记载,在吴南生担任深圳市委第一书记期间,着眼新兴城市的规划、发展、建设需要出发,他要求潮汕各市县组织10万建筑大军支援深圳特区建设。

短短几个月内,以汕头建安总公司为龙头,包括潮阳、普宁、揭阳、揭西、惠来、潮州、澄海等地的建筑大军,浩浩荡荡开进深圳安营扎寨。

据统计,首批进入特区的建筑大军,含家属,约20万人,当时,仅潮阳一县在深从事建筑行业就已不下10万人。

这一批人中,就包括今日赫赫有名的黄楚龙黄振达等。

1)

著名作家慕容雪村写过一本书,书名叫《天堂向左,深圳往右》。

对于80年代进入深圳的潮汕人而言,也是如此。

特区初建,承载国家重托,方兴未艾,潮汕人是在大工地上起早摸黑,慢慢攥起第一桶金的。

没有阳春白雪,只有下里巴人。

1979年,深圳GDP为1.96亿,而自1980至1985年,深圳GDP增速保持在50%以上,至1985年,达到39亿。

而1979年GDP9.46亿的汕头,1983GDP为13亿,与深圳持平,之后就从未接近深圳,完成39亿GDP的时候,已经是1987年了。

很多人说,深圳的发展是因为生产要素集中,机会更多,但潮汕人进入深圳,并非单纯出于商业考虑,那时谁看得到深圳的今天?

为谋生,为生存,为了一句号召,而奋不顾身。

诚然,就如1983年,两万基建工程兵集体专业深圳,如今媒体称之为“拓荒牛拉开了特区建设的序幕,深圳速度就此激情上演”,作为潮汕人,我们只能表示“呵呵”。

1982年始建的国贸大厦,由黄世豪带领的汕头建安实业团队打下当时达到国际标准的孔桩,由此成就了国贸“三天一层楼”的重要基础。

1983年,23岁的汕头人林少斌,从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后就直接分配到了招商局蛇口工业区,以拓荒者的身份投身于深圳蛇口的开发。

两届全国劳模,罗湖建安的陈钢民,也是潮阳人。

80万移民深圳的潮汕人,没有功劳,总有苦劳吧。

 

2)

进驻深圳的潮汕人,自然不止建筑工人、包工头。

1980年,潮汕人陈惠娟随袁庚来到蛇口,创办了当时中国大陆第一家外商投资的外币商城——招商蛇口购物中心。

1981年,澄海人谢国民的正大康地领到深外资证0001号,成为深圳第一家外资企业,24万吨的饲料厂就在南头。

1982年,普宁人庄世平在侨社设立了香港南洋商业银行深圳分行,成为深圳特区首家海外注册银行的分行。

1985年,马介璋的佳宁娜,在深圳首办潮州菜酒楼。

同年,普宁人王谦宇来到深圳,主导了华侨城三十年的建设与发展。

1987年,王木龙策划、创办了中国大陆第一个保税区——沙头角。

1993年,郭贤国创办了第一家城市信用合作社——深圳汇商城市信用社。

同年,李嘉诚和深圳盐田港(8.51, 0.19, 2.28%)集团合作,成立深圳盐田港国际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

1994年,澄海人李岸生创办了中国第一家私人投资的城市公交——深展巴士。

1995年,饶平人朱树豪投资的观澜湖高尔夫球场如期建成,为深圳带来一个国际顶级高尔夫球场。

2000年,李楚权开发了大陆第一台环保汽车。

2004年,普宁人卢礼杭兴建了水贝国际珠宝交易中心——是当时中国最大的珠宝交易平台。

好吧,还有一些人,马化腾就不说了,代理“花花公子”的潮州人陈怀杰,他到深圳的第一份活,就在蔡屋围帮人打井。

深圳的水果大王卢氏三兄弟,大哥卢金水,1979年到深圳时,方21岁。

惠来人林家宏,他的农产品,是深圳人民的“菜篮子”啊。

除此之外,“乐安居”的张庆杰(潮阳)、“罗兰”的陈秀英(潮阳),代理“念慈恩枇杷膏”的赵利生,齐心玩具的陈钦鹏(潮阳),都来自潮汕。

再说说地产界吧,在深圳,你要买房子,几乎都与潮汕人有关:

黄茂如的茂业集团,黄楚龙的星河地产,黄振达的联泰,黄世再的大中华,李亚鹤的金光华,黄育宏的明珠置业,卓振波的卓佳实业,林少斌的招商地产,黄光苗的中洲,周南中的南明珠置业,李茂水的海岸地产,黄向墨的玉湖,郑松兴的华南城,赖海民的鸿荣源,黄榕城的榕岭实业,吴振城的盛城,黄少钦的东方置业,张仲骏的新亚洲,周文焕的东方玫瑰,林乐文的金泓。

自然,除了买万科的房子。

 

3)

说了这么多,我们不是想说明潮汕人有多了不起,反而,如果没有深圳,没有百年一遇的改革开放,没有深圳凝聚的无限机会,或许没有潮汕人的发展。

应该说,许多潮汕人,是要对时代,对深圳感恩的。

但,潮汕人并非“门口的野蛮人”,我们罗列那么多的人物,只想说明,许多潮汕人是在深圳从最底层,摸跑滚打了三十年,才足以有一席之地的。

他们或许出身不好,或许学识不高,或许不善言语,但老祖宗留下来的基因,是要潮汕人做诚信生意,要低调做事,要“百钱不如五十现”,不做风险生意。

潮汕人的创业基因决定了潮汕人愿意从最底层,最辛苦的做起,没有父辈资源就自己找到资源,没有钱就自己赚钱。

即使宝能的姚氏兄弟,即使今天已有数百亿身家,即使他们是从深圳布吉市场炸油条起家,但我们相信“诚信、低调、务实、擅把握机遇”的潮商基因,还是有的。

潮汕人,擅把握商业法则,更敬畏商业法则。

 

4)

潮汕人的创业起点并不高,也许这正是社会公平发展的证明。

起点不高不代表不讲商业文明、商业伦理。

正如帕斯卡尔所言: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

起点不高的潮汕人,是在反思中不断进步的。

潮汕人,并非“门口的野蛮人”。

同在深圳,更加知根知底。

请勿妖魔化潮汕人。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