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 > 人物资讯

揭阳孝女筹百万救父 父逝后捐出剩余善款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12-21 13:11:20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沈霞妹和父亲。

 

 

沈霞妹向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捐款276000元。受访者供图

两个月前,肇庆学院大二潮汕女孩沈霞妹在微信朋友圈筹款救病父,三天筹到近百万。12月3日凌晨3点半,沈霞妹父亲不幸去世。随后,霞妹承诺将剩余的48 .6万余元善款捐出。

“我爸爸的医疗费会从这些钱中支出,生活费、学习费我会自己去挣,不会花里面的一分钱。”12月16日下午,沈霞妹公布善款来源和捐款去向,并现场签订相关捐赠协议。

据悉,微信红包、支付宝转账、银行卡汇款等渠道筹到的善款共1062105.23元(含霞妹原有生活费3777.7元和稿费450元),截至12月13日,仍有人向沈霞妹通过支付宝捐款。霞妹父亲在县城医院和广州中山一院的医疗费加上丧葬费共支出573545.5元,剩余善款加上后续零碎捐款以及银行卡存款利息,实为486234.77元。

扣除手续费后,善款将悉数捐出。这些捐款将给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276000元,广东省肇庆学院教育发展基金会80000元,揭阳市揭西县棉湖镇慈善机构60000元,揭西县两户因家人患尿毒症急需手术的农村贫困家庭每户20000元,合40000元。资助其母亲患有宫颈癌的同校同学苏立城20000元,资助茂名市30岁的白血病妈妈庞雪梅10000元。

 

 

 

 

对话

南都:为什么会想到通过微信等网络平台筹集病款,为什么会短时间内在微信上募得百万捐款?

沈霞妹:微信筹款,其实更多是走投无路下最后的尝试。一开始也做了设想,个人信息全部被曝光可能出现的种种问题。但当时家人想让父亲终止治疗回家,我有些不甘心,想再去试试。

南都:微信上充斥着虚假内容,你觉得大家为什么会相信你,给你捐款?

沈霞妹:一开始发求助信息仅限于自己的朋友圈,但我觉得是我的为人,让我手机里一百多位微信好友相信我,他们转了我的信息。

后来,棉湖当地的微信公众号对医院进行了采访,核实了我们家的情况。收到捐款后,我发现很多是来自潮汕同乡的捐款,他们大多没有留下任何信息,就在微信和支付宝直接转账给我,我觉得,是一种朴素的同乡之情帮助了我。

南都:在你募款过程中,曾有骗子出现,这对你的诚信是否也是一种考验?

沈霞妹:曾经有人注册和我个人名字相仿的支付宝账号,骗取捐款。发现情况后,我第一时间在朋友圈发声明,也找了媒体进行曝光。

出现问题后,我自己也很着急,但每个找到我说捐款出现问题的人我都一一回复,向他们解释。我当时只是觉得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我没有做错事,事实会慢慢被大家清楚。

南都:当初你曾经承诺会把父亲治病的开销都列出来,公开善款的去向,并尽快新开一个公众号公布父亲病情的详细开支,你有没这样做?

沈霞妹:父亲治病的费用已经棉湖本地媒体公开过一次,随后我们在学校公众号内又把明细发了一次。

开始募款后,我就让我的同学把所有收入款项一一记录,同时自己也整理了父亲的治疗费用明细。从一开始想做募款这件事,我就做好准备把一切都透明,不愿意辜负大家的善心。

南都:钱是捐给你个人的,而且你现在自己的经济状况还是比较困难的,为什么还是选择捐出呢?

沈霞妹:在一开始募集捐款的时候,我就曾经承诺将剩余的治疗费用捐赠。现在,父亲走了,我更加确信不能和自己的初衷相悖。我接受过大家的帮助,我知道更多的人和我一样,需要这些帮助他们的钱。

比如我捐赠的两家贫困家庭,其中一家是我在学校做志愿者时相识,我体会过有人病痛时的困难,在我困难时他们也曾帮助过我,我打算用自己一点的力量,帮助他们。

我始终对自己说,这件事既然以爱心和善意开始,就不要让它以争议和诟病结束,让美好的事传递下去,才符合它的初衷。

 

 

 

 

回顾

10月20日,广州日报报道了潮汕女孩沈霞妹网上筹款救父、三天获捐近百万元的事迹,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沈霞妹父亲沈汉加牵动着人们的心。

虽然当时草定了手术时间,但却因他的健康状况一再延迟。广州日报记者昨日上午获悉,虽经医生们奋力抢救,沈汉加还是不幸离开了这个世界。霞妹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若父亲发生不幸,她希望找到正规渠道将剩余善款捐出。

“天堂没有病痛和磨难,爸爸你一个人在那边要照顾好自己。”昨日凌晨3时40分,沈霞妹在朋友圈发布了这一消息。

10月10日,沈霞妹父亲沈汉加因胸腹突发剧烈疼痛被送入医院,随后被诊断为主动脉夹层动脉瘤I型,死亡率非常高,手术需要巨额费用。为了救父,沈霞妹10月16日下午通过朋友圈发布了《左夏:爸爸,这一次,换我做你的superman | 潮汕女孩求助信》一文,感动了大量网友。三天之内,网友们向其捐款近百万元。该事件中,因有人冒充沈霞妹骗存款而被媒体关注。前天上午,沈霞妹告知记者,父亲将接受手术。不料这一天成了父女诀别之日。

“我爸爸的医疗费,我会从这些钱中支出,我自己的生活费、学习费我还是会自己挣,不会花里面的一分钱。医生说手术风险很大,如果他发生了不幸,我会将剩下的钱都捐出来,希望媒体能帮我找一家正规的渠道将这些钱捐出去。”她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沈霞妹是肇庆学院大二学生,父亲治疗期间,她在微信上先后两次发布了善款使用明细。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