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 > 人物资讯

情牵潮州——记京城“潮人部长”蔡延松

来源:潮州新闻网 2015-04-08 09:38:50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本文作者陈树培和蔡延松(左)

北京玉渊潭的樱花烟火般绽放。春暖花开,由林业部原副部长蔡延松为名誉团长的“首都经济文化考察团”踏着春色,回故里潮州观摩学习。

蔡部是由首都知名乡贤组成的观摩团中级别最高的官,已届耄耋之年,可京城潮人每次活动总有他的影儿,总以能请到他为荣。位至部长,受人敬重,蔡老成了人上人,成了京城潮州人的“从政名片”。

可在风光背后,蔡老有过怎样不为家乡父老乡亲所不熟知的冰雪风霜经历呢?

原来,1989年,他被任命为林业部副部长之前,一直在内蒙大兴安岭待了35年。内蒙,大兴安岭,35年。三个关键词透出的是风雪、冰霜、寒冷、艰苦、吃苦、奋斗、拼搏。

蔡延松是1954年从唐山铁道学院(现西南交通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内蒙大兴安岭的。他说,毕业时,他在毕业分配志愿上填着:“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服从组织分配”。结果如他所愿,上了内蒙大兴安岭。以当今的眼光看,他简直傻到家了,不可思议。可我也是当年热血大学生,对此却完全理解。

殊不知,“文革”前,每逢高校毕业季,总会出现“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口号。那时候,听党的话,响应党的号召,在满腔热血的学子中是有号召力的。也许如今的年轻人体会不了。

问题是,别人到农村去,到边疆去,短则待个一年半载,长也不过三五年,镀镀金,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可他在大兴安岭一待就是35年,这容易吗?!这就非常人所能忍受的了。这也正是他与众不同之处,正是他成为人上人的根本所在。

蔡延松当时工作的地方在阿尔山。那里正是内蒙大兴安岭林区第一条铁路伊大线(伊尔施至黑大山)的修筑工程。那时,他肩上常常要挑几十斤重的东西,一头是自己的行李家当,另一头是贵重仪器。他白天跋山涉水搞勘探,晚上挑灯夜战绘蓝图,全身心扑在大兴安岭的铁路建设上。

内蒙大兴安岭究竟有多苦?蔡老说,一年有七个月寒冬,最冷可达零下52度,睡觉要戴棉帽,早上刷牙牙膏冻得硬邦邦,喝水得先刨冰,装进麻袋,等冰化成水。他说,当时有句顺口溜为证:吃水用麻袋(冰),夏天吃干菜,开门得脚踹,电报没有平信快,火车没有马车快。

就是在这种极端艰苦的条件下,蔡延松修完第一条铁路后,又转战别处,一处又一处。五条铁路修完后,就去修公路架桥梁,他先后参加了林区17个林业局的开发建设。

如今,内蒙大兴安岭林区森林铁路纵横交错,公路成网。想当初,这些铁路和公路哪儿没有洒下蔡延松的汗水!哪儿没有留下他艰苦拼搏的足迹!

1985年7月3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著名记者柏生写的长篇通讯《“绿林好汉”和“绿林女杰”——访大兴安岭一批林区建设者》,介绍10名“绿林好汉”和“绿林女杰”的优秀事迹,其中第一二名就是蔡延松和他夫人吴先禄。

我常想,能在大兴安岭那种地方待35年,近半生在冰雪风霜中摸爬滚打过来的人,人世间还有什么苦吃不了,还有什么名利地位个人得失可计较的。俗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蔡老说,在内蒙大兴安岭,“我从技术员、助理工程师、工程师、高级工程师,一直升到教授级工程师。行政职务在工程公司(工程局)任科员、副科长、科长、副总工、副局长等职务。1981年先后任内蒙古大兴安岭林业管理局副局长、局长、党委副书记等职和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委员。”

由此看来,他被任命为林业部副部长也就水到渠成、实至名归了。他这个部长是干出来的,是实打实的。我就佩服这种人。

他离开内蒙赴京上任前,时任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布赫赠诗一首:“身在高岭卅五春,夙兴夜寐气峥嵘。今日青山添绿翠,他年谁人不念卿。”

说得好!“夙兴夜寐气峥嵘”换来的是今日的“他年谁人不念卿”。难怪如今潮人有规模上档次的活动,总请他坐主席台中央,酒席上也总请他坐“大位”,受人尊重,受人爱戴。

按世俗眼光看,堂堂部长,位高权重,势必颐指气使,发号施令,常人难以接近。可蔡老不是这样,没有和他的地位相匹配的任性。他待人满脸真诚,总带微笑,乐呵呵的,平易近人。跟老乡说话,无论大小,总拉着你的手,搭着你的肩。他的手一搭上来,部长的架子也就放下了,距离就拉近了,让人觉得亲密无间,温馨可爱。

北京的潮人都知道蔡部有句名言,叫“百岁保底,上不封顶”。这是他在2011年京城潮州人的新春联欢会上脱口而出的。京城潮州老乡的聚会一请他就来,请他讲话也从不推辞。在潮州的那次联欢会上,讲到最后他来了句,“祝大家健康、快乐、长寿,百岁保底,上不封顶,”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从此,这句名言便在京城潮人中传开了。

蔡老说话幽默风趣,让人觉得和蔼可亲。有时,他一开口就刹不住车,说话时声情并茂,眉飞色舞,铿锵有力,活脱脱一个中年人模样。他声喉好,有丹田力,讲话时还打着手势,很有号召力。

他是1932年2月生人,如今年逾耄寿,可他心态年轻,精神饱满,思路清晰。兴许大兴安岭的风雪给了他这样一副好的身子骨,兴许他的为人和性格在大兴安岭的深山老林中练就。

蔡老做事细心认真。2013年重阳节,潮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委老干部局局长陈先哲来京慰问京城老干部,举行座谈会。蔡老当天刚好要参加内蒙来京的慰问活动。他便郑重其事地跟我这个负责张罗的人“请假”,并要我代他向陈局长表示抱歉。重阳节座谈会结束后,陈局要我打电话问蔡老,什么时候去拜访他方便,想不到,蔡老痛快地答应当天下午就方便。毕竟是八十多的老人了,我们真怕他整天连续作战吃不消。可当天晚上,跟我们小聚时,他依然谈笑风生,三杯下肚,就很亢奋,跟我们聊起了大兴安岭千姿百态的雪花。有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有的“撒盐空中差可拟,未若柳絮因风起”;有的“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还有的“落尽琼花天不惜,封它梅蕊玉无香”。他说,这种雪用来搓洗皮大衣好极了。他对“岭积千秋雪,花飞六月霜”印象尤深。

蔡老生于潮安彩塘东里村,地地道道的潮州人。尽管少小离家,走南闯北,但乡音无改,潮州话标准地道,乡情味浓,对潮州的经济文化建设非常关心。

2006年3月,蔡延松担任北京潮人海外联谊会第四届会长,现为荣誉会长。他把很大一部分精力投入到潮人事业中来。其实,不管当不当会长,蔡老都一直关心潮州的发展,积极为地方发展献计献策。

在担任林业部副部长期间,他组织在饶平建中日友好纪念林——红树林,为家乡的林业建设尽力。

得知家乡东里小学要美化环境,他想方设法拨去了树苗。

他为凤凰山保护区、旅游区的建立以及潮州和潮安区一些林业项目和茶业发展提供协调和力所能及的帮助。

他每年为潮州谢慧如图书馆捐书,成箱成箱地捐,其中不少是别人送他的新书。

诚哉斯言!可以说,蔡部长是潮州人的骄傲,更是潮州彩塘东里人的骄傲!

凤城啊故乡,“海丝文化重镇,潮人精神家园”,蔡部长带着我们奔家园来了。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