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物资讯  >  正文

灯塔工朱汉轩——15载夜以继日孤岛守护航标灯

评论

56.jpg

广东海事局汕头航标处的灯塔工朱汉轩甘于寂寞,长年累月坚守汕头港入港处孤岛鹿屿岛,度过一个又一个漫漫长夜,不间歇地为过往的轮船和渔船指明方向,保障往来于汕头港船只的航行安全。他就像伫立海边的灯塔,默默奉献;他的精神就像夜里的航标灯一样引领前行。

鹿屿岛地处海上交通要道,岛上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朱汉轩告诉记者,上岛初期,鹿屿岛还是“三无”状态:无市电、无淡水、无电视。虽然随着航标事业的发展,市电通了,淡水有了,电视也有了,但与都市的生活相比,这里的“衣食住行”样样不便。由于条件所限,这里至今仍无配备固定使用的交通船,岛上的6个人只能分成两批,每周一换,轮流上岛值班。有时遇到刮风下雨或是台风天气,船只停航,值班人员只能在岛上继续坚守岗位,直到天气转好、船舶通航,才有同事去换班,有时候一住就是半个月。而从鹿屿岛码头到差分台还要登上200多级石阶,这条被称为“瞭海天梯”的山道,也是朱汉轩和他的同事们的“粮道”。由于岛上全是砂土,没有一点泥巴,淡水更是匮乏,无法自种蔬菜、自养禽畜,值班人员每周上岛换班时,都要带上一周的大米、蔬菜、肉类,有时还要扛着煤气瓶登“天梯”。由于长时间在岛上风吹日晒,朱汉轩皮肤黝黑。日常工作每天重复,近乎无聊而枯燥,但朱汉轩却把它当成一种乐趣,看似琐碎不起眼的工作,却起到保障船只晚上不触礁、不偏离航道的关键作用。

一天清晨,电闪雷鸣,朱汉轩不顾倾盆大雨,在岛上的各种导助航设备间来回奔走。他从没与闪电如此接近过,雷鸣声在他耳边环绕,大雨打得他眼睛都难以睁开,但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他只有一个信念,“航标是船舶的眼睛,在恶劣的天气下,更要保证设备正常运转。”

这是一次他前所未见的雷击,鹿屿灯塔外墙的控制箱被炸成了碎片撒落一地,灯塔内的电控箱和防雷设施都烧成了黑色,整个鹿屿岛上的设备几乎陷入瘫痪状态。他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舍弃鹿屿岛,设备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抢修恢复。”在嘱咐其他值班人员向站部报告情况后,他再次奔走于各受损设备之间。在控制箱前,他用脖子夹着雨伞挡住裸露在外的线路,在大风的肆虐下雨伞很快就从“个”字形变成“丫”字形,这时他只能用身体挡住随风而来的大雨,尽量使线路和模块不受大雨侵袭;他一手拿着万用表,一手拿着螺丝刀,一个个模块地检测、置换。几个小时后站部人员赶到岛上时,鹿屿灯塔已经恢复供电开始工作了,朱汉轩已经成了“落汤鸡”。正是他的及时抢修,为当天进出港船舶的安全航行提供了保障,也为岛上设备的尽早全面恢复赢得了时间。

“我不能舍弃鹿屿岛!” 这个信念支撑着朱汉轩走过15年。15年的岛居生活枯燥乏味、与家人聚少离多,在这样的环境压力和家庭压力里,他每年平均在岗时间超过325天。提起家庭,提起他的爱人和一对子女,他满怀愧疚之情。为了支持他的工作,他的爱人放弃工作,独力承担起家庭生活和孩子培养的重担;“在我眼中,航标不仅引领船舶,还指引人生。” 朱汉轩表示,“工作态度要像航标一样,耐得寂寞、坚持发光。航标日复一日的工作,虽然枯燥但从不停歇,如果停下来,很可能造成海上交通事故。就像灯守工作,没有人监督,一切工作靠自觉,工作绝不是为了干给别人看,而更应该是一种责任的驱动。” 而今,朱汉轩最大的愿望就是把技术和经验毫无保留地传给年轻一代航标人,为航标事业的更好发展站好最后一班岗。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