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 > 人物资讯

郭慕孙 潮籍科学家的家乡情缘

来源:汕头日报 2013-04-02 14:51:11 责任编辑:junhong 人气:

郭慕孙

郭慕孙,一位国际级的杰出潮籍科学家就这样平静地走了,在人们心中留下了一段“化学传奇”、一颗赤诚爱国心、一片殷殷乡梓情:

20世纪50年代初,拥有3项美国专利的潮籍青年郭慕孙,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毅然回国,成为新中国化工领域的开拓者之一。他工作不息、奋斗不止,直至92岁生命的最后一刻,为祖国贡献卓著。

作为一位在京德高望重的潮汕乡亲,他在耄耋之年欣然担任金平区政府科技顾问,以满腔热情和非凡智慧,不遗余力为家乡建设出谋献策,为汕头科技进步躬身力行。

日前,一份特殊的物件被郑重地送到了北京潮人海外联谊会,这是潮籍中科院资深院士郭慕孙先生的生平和悼念文集,是郭先生夫人桂慧君女士特地交待寄送的,寄托着郭先生对家乡最后的无尽深情和牵挂。

“如能有进一步为家乡服务之处,将尽力而为!”本报曾经三度采访郭先生,斯人已逝,言犹在耳。

新中国化工领域的开拓者

书写爱国报国“化学传奇”

2005年,本报启动了《感动中国——潮籍院士风采》系列报道。当年11月,一个阳光拂照的下午,本报记者敲开了耄耋之年的郭慕孙院士位于北京海淀区中科院的宿舍。他衣着简朴,温文尔雅,眼神睿智而慈祥,笑容温暖而亲切地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郭先生家中,老人家亲手制作的“魔摆”、千姿百态的“几何动艺”悬挂于天花板,在空中曼舞盘旋。这些由棒针、金属丝、厚纸或铝片构成的挂件,经过科学计算设计而成,借助穿堂微风,或人们谈笑呼吸的气流,即能升降、旋转。在科学与艺术交融的奇特魅力氛围中,郭先生亲手为我们沏茶倒水,侃侃而谈,言辞真诚恳切,让人如沐春风。

同许多热血青年一样,郭慕孙走过了一条求学、报国、强国之路。

祖籍潮州,郭慕孙1920年出生于湖北汉阳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郭承恩曾留学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历任沪杭铁路总工程师等职,也是上海潮人同乡会会长,对子女要求十分严格。

1945年5月,郭慕孙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研究生院进修化工,翌年10月获硕士学位。

在美国,这个潮汕青年的科学天赋展现得淋漓尽致——郭慕孙在R·威海姆教授指导下进行流态化研究,共同撰文《固体颗粒的流态化》,第一个发现“液—固”和“气—固”两种截然不同的流态化现象,分别命名为“散式”和“聚式”流态化,至今已成为化学工程术语。论文中的一些试验数据和计算方法在半个世纪后依然常被引用。

郭慕孙离校后曾就职于纽约的碳氢研究公司。初出茅庐的郭慕孙令人吃惊地连获三项专利:“含碳固体料气化工艺”、“含碳固体的气化”、“低温气体吸收”。

上世纪40年代,可口可乐开始风靡全球。1948年,28岁的郭慕孙被美国可口可乐公司聘用。在新德里,他建造了印度第一个可口可乐工厂,后任该公司纽约总部实验室负责人。

身在异国,心系乡邦,郭慕孙一直在寻找报效祖国的机会。1956年,郭慕孙毅然放弃了美国的优越工作和生活条件,与夫人桂慧君一起,带着子女回到日思夜想的祖国。当时同船的还有化工学家陈家镛等人,他们日后都成为新中国化工领域的开拓者。

“我从未后悔”,郭老慨然说,“我跟我老伴儿讲,为洋人服务一辈子也不是个办法。那个时候,出去的人都是想回来,出去的目的就是为了回来。”

“绝不拿二等品交给国家和人民”。这是郭慕孙笃行一生的名言。他回到北京后,把全部心血倾注于开拓和发展流态化这一新领域。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郭慕孙致力从矿藏中“淘金”,为建设中的新中国添砖加瓦。当时,科研工作和日常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在上海的工厂,他曾每天数十次爬上17米高的化工设备观察检测;没有计算机,就推导出公式用算尺耐心地计算数据;平常住在五六人同住的房间,合用一个简易的水龙头盥洗,晚上睡木板床。在甘肃金川工厂里,他冒着中毒的危险进行提镍的实验。

带领五名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同事,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郭慕孙逐步形成使用流态化技术从低品位矿中冶炼出有价值东西的研究体系,并且创建了我国第一个流态化研究室。

由于郭慕孙在短短几年里为新中国作出的突出贡献,1959年他被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1957至1978年,郭慕孙将流态化技术应用于我国不同矿产资源的综合利用,并建立了广义流态化理论,为我国流态化技术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郭慕孙以其具有独创见解,并自成学术体系的科学研究,为化学工程领域特别是流态化学科提供了大量宝贵的知识财富。郭慕孙长期担任中国化工学会副理事长兼化学工程专业委员会理事长、中国颗粒学会理事长等职。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同年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历任第四、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他主编的巨著《流态化手册》2009年获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科学技术一等奖,2011年又获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在化学工程领域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在世界科学界,郭慕孙受到高度推崇。1989年,郭慕孙荣获“国际流态化成就奖”,1994年获“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1997年获“美国化工学会流态化奖”,同年当选瑞士工程科学院外籍院士,2008年入选美国化学工程师学会“化学工程百年开创时代”50位杰出化工科学家,成为唯一获此殊荣的中国学者,享誉世界化学工程领域。

受聘金平区政府科技顾问

不遗余力支持家乡发展

多年来,家乡深深“镌刻”在郭先生心里。他十分关心故里的建设发展,当年首次采访结束时,他欣然题词:“祝潮汕家乡繁荣昌盛。”以表达桑梓之情。

初次采访的愉快经历,开启了我们与郭先生的不解之缘,后来便有了数次直接感受郭先生爱乡情怀、学术风骨的宝贵机会。

2008年5月,经本报穿针引线,郭慕孙与吴佑寿、周国治等3位潮籍院士同时担任金平区政府科技顾问,为金平破解科技发展难题,实施“科技兴区”战略提供更高层次的智力支持。在北京家中接受金平区政府聘任时,88岁高龄的郭先生对家乡建设和发展的关怀之情溢于言表,当即就一些具体产业的发展,科技项目、科技人才的引进等提出真知灼见。

2011年2月,农历春节前夕,远在北京的郭先生再次愉快地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电话里,年逾九旬的郭先生满怀深情,通过本报祝福家乡人民:“祝愿家乡繁荣发展,衷心祝福家乡人民新春快乐!”

思乡爱乡,郭先生坐言起行。作为北京潮人海外联谊会顾问、金平区政府科技顾问,郭先生既顾且问,不遗余力为家乡发展做好事办实事。

遽然得悉郭先生仙逝,金平区科技局负责人林伟深感悲痛,“郭先生等三位院士担任科技顾问,让我们与世界最前沿科技直接接轨,有力地推动了金平科技的发展。金平区已成为‘国家科技进步示范区’,是我省非珠三角地区唯一获此殊荣的城区。”

几年来,金平区科技部门定期给郭先生寄送《金平科技信息》,并通过电话向他汇报该区科技发展情况。郭先生不仅仔细阅读,还提出很多宝贵的专业意见。

2009年11月中旬,一封满载乡情的信件从京城寄到汕头,里面是郭先生亲笔签名的信函,以及两份十几页的英文专业资料。郭先生不顾年事已高,在百忙之中亲自查找、整理相关资料,为家乡发展包装产业提供前沿信息,同时还特地附上书面意见,提出具体建议,寄送家乡科技部门参考。飞鸿传书,捎来的是郭先生绵绵不断的乡情。

“我们曾跟郭先生有约,说好还要去拜访他,向他请教。没曾想还未成行,就惊闻郭先生辞世,这成了我们终生的遗憾!”金平区内上市企业西陇化工副总经理李金荣哀恸不已。

去年初,西陇化工的一个项目准备申报国家专利奖。“当时,我们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郭先生发了一份电子邮件,附上了项目的申报资料,恳请他给予指导。想不到,仅过了两天,郭先生就回信,对资料提出了建设性意见,并要求我们尽快赴京面商。”据李金荣回忆,在郭先生家中,老人详细询问了项目的具体情况,而且不放过任何一个技术细节,对书面材料进行修改,并提出中肯的意见。依依惜别时,郭先生还以他撰写的学术巨作《流态化手册》亲笔签名相赠。

说起郭先生,金平金玉兰包装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李飙同样感动不已。2010年夏天,该公司准备把自主研发的“激光图案压印转移生产工艺”申报国家专利奖。为了得到郭先生的指导,李飙拿着金平科技局负责人手书的介绍信,惴惴不安地敲开郭先生的家门。“家乡人,欢迎欢迎!”郭先生的一句潮汕话让李飙倍感亲切、温暖,紧张的心情顿时大为放松。经过郭先生的悉心指导,2010年《激光图案压印转移生产工艺》最终荣获中国专利优秀奖。

北京潮人海外联谊会的工作人员李敏芝女士无限惋惜地回忆起与郭先生接触过程的点点滴滴:“像郭先生这样的顶尖科学家整天都在忙于科研工作,时间对于他来说异常宝贵,我们平时不敢轻易打扰他。但郭先生对联谊会的工作非常支持,联谊会编印的潮人简讯,每一期他都认真阅读。作为联谊会的顾问,每年开会时,只要在北京,他都会依时参加,还积极建言献策。我们将永远怀念他!”

92岁仍担任学术刊物主编

工作不息直至临终一刻

“郭先生走得很突然,一句话也没留下。当天下午他还一直工作呢!”当记者近日致电郭先生家里时,他的夫人桂慧君老师还深深沉浸在无尽哀思中。

“尽管已届92高龄,但郭先生思维依然十分清晰,仍担任着《中国颗粒学报》主编,坚持亲自审稿。平时,他在电脑前总是一坐就好几个小时,常常工作到深夜,修改文章、查找资料、构思前沿。他的离去,对中国科研事业是个重大损失!”据郭先生身边工作人员介绍,就在去世前的当天下午,郭先生接待了几个科普工作者,谈了一个下午。六点多了,他顾不上吃晚饭,还与学报编辑部打电话,联系索要稿件。2012年11月20日0时55分,郭先生因心脏病突发辞世,真正是工作到生命最后一刻。

2012年11月26日上午,郭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举行,有千余人参加悼念,280多个人和团体送了花圈。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的网页有一周时间改成黑色,以示悼念。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