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 > 人物资讯

陈四文走了,潮汕再无“讲古王”

来源: 2011-06-21 11:07:06 责任编辑:admin 人气:

2006年9月24日下午,陈四文在汕头市中山公园,向观众讲民间笑话《寄番批》。

1994年5月1日,陈四文(中)、王敏(左二)、杨展明(右一)、刘洁玲(左一)到南澳岛演出。

1989年10月8日重阳节,陈四文(站者)被市工商联邀请去讲民间故事《林大钦》时情形。

2006年9月21日,陈四文(左)在家中与笑星水鸡(即李树浩)合影。

1990年赴泰演出时,陈四文(右)应邀到侨领家中作客。

2011年6月18日上午10时许,素有“潮汕讲古大王”美誉的陈四文老先生走完他92岁的生命历程,永远地闭上双眼。20日,陈四文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汕头市金砂陵园举行,汕头市有关部门领导、先生生前同事、好友以及热心听众数百人参加仪式,送先生最后一程。

斯人已逝,风范长存。本报记者昨天采访了陈老先生生前好友、同事,在众人深情追忆中还原潮汕讲古一代宗师的鲜活风采。

杨展明:他的一句话影响了我一辈子

汕头著名小品、相声演员杨展明刚刚送别陈四文先生便接受记者采访,他仍然沉浸在悲痛之中,追忆先生,杨展明发自肺腑地说:“我敢肯定,先生之后五年内,潮汕甚至全国再也找不到第二个‘陈四文’了!”

杨展明告诉记者,上世纪70年代后期,他与陈四文先生同在汕头歌舞团曲艺队工作,两人曾经搭档演过相声,作为前辈,陈先生留给杨展明最深刻的印象是:做人忠诚老实,从艺精益求精。那个时期应该是陈先生艺术的“黄金时代”,曲艺队长期在潮汕地区巡回演出,所到之处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而很多人就是慕陈四文之名而来的。杨展明至今记忆犹新,上世纪80年代初,有一次曲艺队到潮州乡下演出,陈四文评书专场吸引了众多观众,他讲金庸的《金蛇碧血剑》,从晚上8点钟开始,一直讲到12点,全场一片鸦雀无声,无一观众中途离开。按规定每场演出是2小时,但陈先生讲得投入,听众也听得入神,双方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时间到的时候,工作人员利用给先生添茶水的机会提醒他已经超时,但是他全然不顾,继续滔滔不绝,整整讲了4个钟头。事后有人问他:“两个钟头的演出你整整超时一倍,门票又没有多收,这不是很亏吗?”先生一笑置之:“只要观众喜欢听,我就要讲,管不了那么多。”

陈四文讲古有一个特点,就是同一个故事,他今天讲的和昨天讲的是同一个“版本”,不论是语言还是动作、手势、眼神都如出一辙,与“录音带”无异,这除了靠其惊人的记忆力,更重要的是他对艺术认真、严谨的态度。有一次他对杨展明说:“演员越是出名,压力就越大,就更来不得半点马虎,不管是一千一万个观众还是一个观众,我们都要同样认真。”这句话让杨展明谨记一辈子,并成为他一直坚持至今的“座右铭”。杨展明说,这句话说来容易,但做起来很难,要坚持就更难了,而先生做到了,而且一直身体力行,他对艺术精益求精的精神,确实是我们后辈学习的榜样。

王敏:

目前无人能超越他

汕头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王敏对陈四文先生的评价是,他是一位对艺术认真负责,有作为、有性格的潮汕讲古艺人,他的艺术成就在潮汕至今无人能够超越。

上世纪60年代初期至“文革”前,王敏曾经跟陈四文有过几年的“搭档”经历,两个人合说的相声《改行》、《庆大寿》、《节育之前》、《一封信》、《幸福院》等脍炙人口、风靡一时,搭档过程中陈先生对待艺术认真、严谨的态度给王敏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而他在讲古艺术上的成就更是让王敏十分敬佩。王敏告诉记者,陈四文先生个人阅历丰富,知识面广,方言、歇后语、俚语、顺口溜等等信手拈来,加上他善于广纳百家之长融汇到自己的讲古中并形成个人独特的风格,这往往令他的“讲古”妙趣横生,深受听众喜欢。

方展荣

他是“稀有”的艺术珍宝

在陈四文先生告别仪式上,著名潮剧表演艺术家方展荣送给先生的一副挽联引起在场所有的人强烈的共鸣,挽联曰:“四部名著讲一生,文采雅俗伴百年”。这是对先生一生取得艺术成就的高度概括。

方展荣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与陈四文先生也有过合作,同时他本人也是陈先生讲古的忠实粉丝,方展荣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他学艺之初听过一次先生讲的《三国》,讲“张飞战马超”,先生说了一句:“我心中摸出一粒大计”,这句话让张飞的形象呼之欲出,同时,它其实是巧妙地利用了潮汕话的谐音,非常形象、生动,一下子唤起了潮汕听众的兴趣。像这样精彩又富有人物性格的语言在先生的讲古中比比皆是,他讲古的节奏、音韵、表情等等在方展荣看来与戏曲异曲同工,先生在人物性格的刻画、韵脚的运用等等方面都给了方展荣很多启发。方展荣深情地说,像先生这样“纯天然”的艺术家现在已属“稀有”。

水鸡:

他是我的良师益友

昨天的陈四文先生告别仪式是由汕头著名笑星水鸡(李树浩)主持的。令水鸡十分感动的是,告别仪式上,不少先生的“粉丝”都是获悉先生逝世的消息之后自发前来的,曾作为先生生前友好、忘年交,水鸡深情地说,“先生是我的良师益友,是我这辈子最敬重的人。”

水鸡是陈四文先生生前邻居、同事,在上世纪70年代末与先生也有过一段“搭档”经历,成一起演出荒诞剧《包公怒斩陈小美》,那是他与先生唯一一次同台演出,却印象深刻。水鸡告诉记者,陈四文先生当时在剧中只是演一个小配角,类似与“匪兵甲”的角色,全场除了与另一个演员合说几句“开场白”之后,就再也没有一句台词,却要一直站在台上直到剧终。但是即使是这样“无足轻重”的角色,先生也没有半点敷衍,自始至终严谨、认真。这样的角色假如是由一名籍籍无名的小演员担任倒也可以理解,而先生当时已经是蜚声潮汕的“讲古大王”了。正是他对待艺术这种认真的态度让水鸡肃然起敬,水鸡坦言,先生虽然不是他的老师,但是却被他在心里奉为“良师益友”,先生对待艺术认真的态度对他的影响很深,也让他在艺术实践中获益匪浅。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