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潮讯 > 潮人视点

张章笋:作为地产商为何设立国瑞科技奖?

来源:潮州新闻网 2016-05-10 22:40:46 责任编辑: 人气:

 

 

张章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分享关于创办企业、经营商会的一些想法和经验。陈培娜 摄

人物档案

张章笋北京潮商会会长,北京国瑞兴业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

1991年,从部队转业到机关工作的张章笋开始下海做贸易,并先后在汕头市区、澄海建起花园宾馆、花园酒店。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抓住北京崇文区旧城改建商机,张章笋在京城大手笔开发建设富贵园、国瑞城两大名盘,被业界视为是商业地产改革家。2007年,张章笋把国瑞城的一座价值2000多万元的四合院免费提供给商会作为办公会所。

而在潮汕大地,人们则把张章笋的名字和另一个荣耀联系在一起——潮汕星河国瑞科技发明创新奖。2006年,他出资1000万元设立潮汕星河科技发明创新奖,助力潮汕地区科技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2015年,第九届国瑞科技奖颁奖仪式在潮州隆重举行。

记者:张会长您好!不少人认为您是“潮商的财富榜样”,回顾自己这么多年的创业历程,您觉得成功的秘诀在哪里?

张章笋:不,这个言过其实,我没有什么成功的秘诀。我属于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干点事情。改革开放这些年来,我们从汕头那里逐步发展走到北京来,始终立足于踏踏实实办企业,做点事情。所以我要纠正你——第一,我没有太多成功的业绩,第二,也说不上有什么心得。咱们这些人跟其他潮汕人一样,从潮汕地区出来,在北京这里踏踏实实做旧城改造,发展房地产行业。基本上做得还算可以。

记者:您当年在北京做旧城改造,在海南搞楼房建设,这是一般商人想不到的,或者人家一开始认为没有商机的,但反而最后证明您的选择是对的。您的这种前瞻性来自哪里呢?

张章笋:(笑)这个(前瞻性的)说法不成立。咱们这些年在北京这里做旧城改造,做了一些项目,公司也在其他地区发展,在沈阳、郑州、石家庄、廊坊、天津、西安、重庆、广东和海南岛这些地区开发,跨地区多项目的运行做得基本上还可以,年度总收入能有一百来个亿,公司也在香港上市,基本上企业的运行还是比较健康的。

记者:现在房地产在国内不是很被看好,国瑞怎样保持良好的态势?

张章笋:中国毕竟是很大的一个国家,人口很多,而且城市化的发展过程还没有结束。虽然现在,二三线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基本已经完成,房地产业在二三线城市已经出现产能过剩。但毕竟在这么大的国家,城市基本开发完成之后,城市的更新改造还有一定的市场份量,还有将来的新农村建设,尤其是中国的城镇化发展过程中还有一定的需求,还有一个过程。所以,现在还没有完全到整个产业都不能做的程度,在这个行业还能接着做个十年八年。当然,现在我们也在积极谋求往其他产业转型。

记者:潮汕星河基金会创会会长林兴胜评价您“有钱、有心又有情”,您在早年便设立了星河国瑞科技奖,这几年在潮商会也倡导科技引领,您是从什么时候萌发这个概念?为什么当年会设立科技奖?

张章笋:中国改革开放30年发展之后,从工业制造到城市建设这个发展过程中,传统产业一个阶段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今后国家的持续发展肯定是要靠新型产业,尤其是要很好地利用互联网去发展新的产业,才能够获得新的发展空间。传统产业的使命已经基本完成,周期已经快要结束了,今后要应用互联网去发展新兴产业,逐步去提升、去转换、去替代传统产业,这是全球经济大势所趋,谁也逆转不了。我们一直倡导北京的潮汕企业要创新,也提倡粤东地区的经济发展必须要依靠科技创新。不依靠科技创新,很难谋求新的发展,所以才设立国瑞科技奖。

当时设立国瑞科技奖的本意和初衷,是认为潮汕地区要摆脱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帽子,必须以科技创新去引领、去创造新的产业,这是第一。第二,潮汕地区的发展,必须要有大的规划,要有大的基础设施的投入去改善交通环境和条件,粤东才有可能取得新的崛起和发展。科技创新肯定是主导和引领,而交通基础设施大的投入是前期的基础工作,这两项工作要是做得不好,整个粤东地区要走出困境,要谋求大的发展,是不可能的。没有大投入就不能有大产出,没有科技创新就不可能创造新的发展空间。

记者:也正是基于您对产业发展趋势的判断,近期国瑞准备在潮州梅林湖建设机器人产业园相关项目?

张章笋:这项目酝酿了一段时期。不久前我刚就梅林湖项目跟李水华书记做了汇报,考虑建机器人主题公园和机器人产业园,一个是把它做成旅游消费目的地,一个是从创新机器人产业的制造和研发这方面去做这个项目。做机器人主题公园,包括水乐园、儿童乐园,包括梅林湖湿地公园和生态景观。潮州梅林湖项目已经举行过签约仪式,前期已经做了大量基础性工作,包括土地利用规划,总体规划、详细规划,道路规划编修这些工作也已经完成,但现在根据目前潮安发展和高铁站前期规划,会有新的完善——比如原来主要是做生态居住园区和梅林湖湿地公园,但从考虑对潮安、潮州经济、产业带动的角度,我们认为这个地方的湿地公园、山坡生态环境有条件做旅游消费目的地,这是第一。第二,从高端生态居住园区,同时也从机器人产业园的角度来谋划。目前方案已上报给市委,待市里批复后会正式启动这个项目。现在我们的工作正在积极推进当中。

记者:作为北京潮商会会长,您认为,随着时代发展,新时期商会会长首先要担任什么样的角色?

张章笋:商会还是倡导在京企业应积极创新,以“互联网+”思维模式去提升新产业发展,谋求企业更大规模的发展,从这方面积极鼓励和引导,我们积极奔着这方面来努力,这是第一方面。第二方面,商会谋求创办平台公司,支持会员企业发展。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走出来后再回看家乡,您对潮汕地区发展有什么建议?

张章笋:自打1992年拆分潮州揭阳后,现在粤东地区的经济发展就没有人去做顶层设计,没有人去统筹,没有人去做中长期的规划,这是目前导致经济落后的主要因素。粤东地区的发展必须有人去做顶层设计,去做中长期发展规划,首先粤东的交通网络,交通基础设施必须有大的投入,你才有发展的条件和空间。现在三个市同样都是严重缺失,仍是八九十年代的交通网络,你如何发展?这是最致命的问题。第二,粤东地区的软经济环境处于相对低效能的状态,敢担当、敢负起责任去进行开拓性发展的人还是不多。这两个问题是值得好好去反思,好好去解决的。也就是说,首先必须有粤东地区中长期发展规划,第二必须有重大的基础设施投入,三个市必须有几千亿的基础设施投入,才能为粤东地区加快发展提供条件。第三,是完善投资的软环境,要有创新产业发展的实际作为,一定必须站在比较高的高度去策划、去考虑、去招商、去引进项目。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