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潮讯 > 潮人视点

人口普查数据意味着啥?

来源: 2011-04-29 13:56:34 责任编辑:admin 人气:

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主要数据昨日出炉。

“这次人口普查取得了关于我国人口总量、素质、结构、分布等大量的基础数据,是一笔极为宝贵的信息财富,对制定‘十二五’期间的经济社会发展政策具有重要参考价值。”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

人口状况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反映。第六次人口普查和第五次人口普查之间的十年,中国经济社会发生了快速、巨大的积极变化,这种变化通过这次人口普查数据得到了鲜明体现。

生育、死亡、增长三比率全面走低

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昨日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中国的人口增长模式从过去高生育率、低死亡率、高增长率的“高、低、高”的模式,很快过渡到目前的低生育率、低死亡率、低增长率的“低、低、低”的模式。而很多发达国家甚至在50年以上,甚至近百年的时间才实现了这个转变。

马建堂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时指出,发达国家人口增长模式从“高、低、高”转到“低、低、低”是自然的、长时间的过程。中国转换的过程有两个特点:一是某种程度的调控性,二是时间更短。相对于其他发展中国家,中国人口出生率低,缘于人口计划生育政策。

马建堂说,近十年来,我国人口出生率大概是12‰多一点,死亡率是7‰左右,人口自然增长率为5‰稍微多一点。在这样的“低、低、低”的模式下,中国人口总量的增长速度放缓,老龄人口比重增加,少儿的比重在缩小。

马建堂说,对于人口和计划生育政策的认识是两句话:一是计划生育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在经济还不发达的情况下,有效控制了人口的过快增长。二是要重视我国人口发展出现的一些新情况、新变化,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稳定适度低生育的水平,同时在这个基础上兼顾当前和长远,科学研究、认真评估,慎重地、逐步地完善人口计划生育政策。

118.06 新生的“小子”还是多

昨日,马建堂还对“中国男女性别比例减小”做出回应。有记者问,在过去很多年里,很多中外学者和官员都预测中国的性别比是在不断扩大的,但是为何刚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男女性别比是在减少的。

对此,马建堂说,这次普查根据初步汇总的情况,出生人口的性别比(以女孩为100的话)是118.06,这个数据比2000年人口普查的出生人口性别比116.86提高了1.2个百分点。

“但是这个数据比2005年人口抽样调查的118.59下降了0.53,比2009年的人口抽样调查的119.45下降了1.39。2010年的人口性别比比2000年有了提高,但是和2005年及2009年的数相比略微有一些下降”马建堂说,“说明近年来我们国家有关部门开展广泛的措施,如关爱女孩活动等等,还是取得了成效的。”

马建堂强调,118.06的出生人口性别比仍然还是高于正常的范围。还是要高度重视这个数据反映的挑战和矛盾,采取更加有力的措施,进一步关爱女孩,进一步在就业、工资等等方面对男女一视同仁。

流动人口多 经济活力增强

2010年全国常住城镇的人口和乡村的人口已经非常接近,城镇人口为6.66亿人,占总人口的比重是49.68%;居住在乡村的人口为6.74亿人,占50.32%。

马建堂指出,2010年同2000年相比,我国城镇人口比重上升13.46个百分点。2000年比1990年,城镇人口比重上升了9.86个百分点。这十年来我国城镇化进程在加快,工业化和现代化水平不断提高。

而根据昨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沿海发达省份的常住人口占全国总人口比重增加,内陆欠发达地区的常住人口占比下降,更多人口从内陆西部往东部发达地区迁移、流动。“人口的迁移既促进了人口流入地区的经济发展、满足了对劳动力的需求,也提高了人口流出地区的收入水平、改善了发展条件,实现了双赢。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中国经济活力在增强,也促进了城乡、东西部更加均衡地发展。”马建堂认为。

微言

@Veslee:我来解读。1.中国男人比女人多3400万,问题不小!2.联合国传统老龄化社会标准是60岁人口超过10%或者65岁超7%,中国均已经符合,太早!3.单城市化之人口方面,发达国家的城市化水平在80%左右趋于稳定,中国的城市化进程空间巨大,问题和机遇并存,需要防止的是类似巴西的“过度城市化”和“假城市化”。

@小游及兴哥的自由生活:1.不要怕当剩女,以后娶得到老婆将是一个成功男人的标志;2.广东人的繁殖能力首屈一指,令河南人汗颜;3.围绕这些人口数据,政府会推出怎样的后续政策?拭目以待……

■观点

应该立刻着手研建养老体系

人口的年龄构成数据是本次人口数据发布的看点之一,特别是劳动年龄人口的比例和老龄化人口的比例。许多专家指出,中国需警惕出现“未富先老”。

中国社科院人口研究所所长蔡昉认为,中国第一个人口问题不是人口老龄化,而是“未富先老”。

“未富先老”的主要原因是人口生育率下降。生育率有一个指标,叫做“总和生育率”,总和生育率应该要达到两个,才能达到人口的平衡。但可能会有孩子夭折等情况,因此把2.1的总和生育率叫做替代水平,即平均一对夫妻生了2.1个孩子,从长期看才是不增不减的。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姚远昨日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是一个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对我们国家来说,由于经济速度发展比较快,加上控制人口的成效比较显著,人口老龄化在速度、规模、结构上可能要比发达国家都要更快一些。“我们国家老龄化的一个重要背景是未富先老,我们国家在没有进入发达国家的情况下,就出现了老龄化。政府对老龄化社会准备不足”。

姚远透露,全国老工委正在进行人口老龄化的战略研究,结果应该会很快出来,会从国家的角度建立一个应对的思路和工作重点。

“银发浪潮来得如此迅疾,以至于留给中国经济增长转型、社会保障体系建设等的斡旋时间已非常局促。”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则表示,中国人口老龄化进程和供养系数的上升更快,总和人口出生率更难提高。

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表示,中国从现在开始进入老龄化,今天一人退休有10个人在上班,20年后之后一个人退休却仅有4个人在上班。中国的赡养率今后将很快出现反转,这意味着更少的劳动力人口将需要赡养更多退休人口——— 这将是未来20年中国面临的一大挑战。中国将在大多数人变富裕之前变老。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翼表示,目前我国老龄化进程逐渐加快,尤其75岁以上的高龄老人增多,因此急需建立切实可行的养老体系。“我们要从现在开始研究养老体系的建设,包括日托所、养老院的建设,老年护理专业的人员培训。以防需求突然出现后,我们又一次措手不及”。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