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潮商  >  正文

北京潮商会会长张章笋:慈善是一种修行

评论

记北京潮商的慈善情结

文/ 朱砚菲

近日,一则“壹基金3亿元雅安庐山地震捐款不知所踪”的消息再次触动了爱心人士的神经,曾被“郭美美事件”吓到的民众再次陷入恐慌。这一桩桩的“慈善丑闻”拷问着人们的灵魂,良心都去哪儿了?

即便如此,固执的潮汕人依然“不为所动”地做着他们的善事。他们这般“我行我素”原因就在于,积德行善是这个族群的集体信仰!

提及信仰,大多数潮汕人都会想到供奉在汕头存心善堂里的大峰祖师。据《祖师纪录碑》记载:“宋大峰祖师,闽人,为宣和时高僧……劝喻潮人造桥、修路、施棺、殡殓、救人、赠药、赈灾、恤困等善举,毕生不倦,开化潮人不少……各县遂风起云涌,奉祖师神像,力行善举”。

这位北宋年间的祖师爷可谓是潮汕善堂和乐善好施传统的鼻祖,他以他的慈心善念教化了潮汕子民。伴随着潮汕人的足跡,大峰祖师的事迹早已流传至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美国以及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旅居在异国他乡的潮人不仅纷纷修筑善堂供奉大峰祖师神像,还把乐善好施的种子撒播在了异域他乡。

在大峰祖师的影响下, 世世代代的潮人都会致力于救死扶伤、赈灾恤难、赠医赠药、布衣施食、敬老安老、兴学助学、办医院、造桥梁、修路等福利事业,惠民宏愿、任务不分巨细艰易,皆尽心尽力、善始善终加以实现。

慈善,是一个温暖的词汇。那是点亮万家灯火的火种,也是种善因结善果的轮回。但随着令人们很受伤的负面事件的频频爆出,“慈善”这个词不知冷了多少热心慈善人的心。据报道,2012年中国慈善榜,由于中国慈善机构的信用遭到郭美美等负面事件的影响,100位上榜企业家现金捐赠总额为47.9亿元,同比下降41%。

就在慈善领域引发信任危机的时候,潮汕人却把行善当成了一种修行。统计显示,胡润2013中国慈善榜100人中,就有18位潮汕人榜上有名,这或许只是一个潮汕人热心慈善的一个权威的证明。

事实上还有许多长期隐身在公众视野之外的隐者,因为潮汕人力行善举是一种来自灵魂的力量。潮汕人的慈善态度就是,无论如何慈善事业不能停止,慈善精神不能缩水。

无论是谁,也无论身在何方,只要当国家遭受灾害侵袭的时候,潮籍乡贤都会第一时间施以援手。譬如,云南旱灾、汶川地震、玉树地震以及去年发生在潮汕地区的8?17特大水灾,我们潮汕人都是身先士卒走在了最前面。

北京潮商会——慈善事业的推动者

北京潮商会成立10年以来,一直致力于潮商的交流、合作和发展,致力于潮商经济、文化研究和潮汕文化传统的传承,致力于社会慈善公益事业的发展。

2012年、2013年北京潮商会主要会员企业连续两年的捐赠总额都达到了1.6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北京潮商会会长单位——北京国瑞兴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因长期致力于公益慈善荣获了2012年度第七届中华慈善奖。

北京潮商会的这些社会捐赠中包括但不限于:捐赠1000万元给中华红丝带基金用于艾滋病防治的各项慈善公益项目,联合深圳潮汕商会等共同发起成立“汕头潮商公益基金”并捐赠1000万元;商会领导捐赠1000万元创立“潮汕星河国瑞科技奖”,奖励潮汕地区科技发展领域优秀科技创新人才;捐赠1000万元创立“潮汕星河辉勇师表奖”,奖励在艰苦地区坚持教育事业的优秀教师;捐赠1000万元发起创立“北京京潮公益基金会”,奖励在京的优秀潮籍学生,资助生活困难学生,开展扶贫济困慈善活动……

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慈善理念

潮汕人世代传承的慈善精神就是心口相传的故事。所谓见微知著,北京潮商的善行也只是潮商这个族群的一个缩影。姑且以北京潮商“心尖上的慈善”落笔,通过他们来折射潮汕人对慈善的虔诚信仰。

慈善是一种修行

——北京潮商会会长张章笋

世界潮商:在社会贫富分化亟待解决的情况下,您认为是否能够通过慈善缩短贫富差距?

张章笋: 仅仅通过单一的社会公益行为不能够缩短贫富差距,公益慈善的“济困”不能够达到真正意义上“解困”的目的。缩短贫富差距的根本途径还是有赖于全社会发展进步。当然推动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也是企业的社会责任。

世界潮商:请问您为什么认为公益行为是企业的社会责任?

张章笋:我向来都把公益置于很高的位置,我认为是企业应该履行的社会责任。企业做成功之后,除了在解决就业、依法纳税为社会发展作出贡献之外,积极地推动公益事业的发展则使得企业的社会责任更为完美。

世界潮商: 请问您感恩的情感的链条是如何构成的?

张章笋: 我觉得应该根据社会需要,力所能及地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对于个人而言,从未考虑过失与得,也没有什么动机和意图 ,只是力所能及地为社会做一些贡献而已。

世界潮商: 请您谈一谈北京潮商会的公益“态度”。

张章笋:北京潮商会的年度工作中就把公益作为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商会在号召企业做强做大的同时,我们也积极地投身公益、回馈社会。我们除了设立专项援助基金之外,还对突发事件进行援助。当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家乡出现困难的时候我们都会第一时间伸出援手。比如去年的8·17水灾,商会发起会员单位进行了赈灾行动。

世界潮商: 请您谈一谈北京潮商会设立专项基金的历史渊源。

张章笋: 我在汕头市老书记林兴胜的引导下,捐资1000万设立“潮汕星河国瑞科技奖”,奖励潮汕地区科技发明创新的杰出人才。以促进科技进步的方式来推动汕头的经济发展。常务副会长林辉勇捐款1000万设立了“潮汕星河辉勇师表奖” ,用于表彰潮汕地区的优秀教师,通过树立典型的方式进一步提高潮汕地区基础教育质量,促进青少年人才茁壮成长。常务副会长陈才雄捐资1000万设立“京潮公益基金”,以扶优济困的方式资助在京就读的潮籍学子和奖励在京优秀的潮籍学子,京潮助学金已经发放许多年了,效果也很好。此外,国瑞兴业股份有限公司还以商会的名义向红丝带基金捐了1000万的爱心捐款,用于艾滋病的防治工作。

世界潮商:请问您对北京潮商会未来的发展有哪些考量呢?

张章笋: 经过十年的累积,北京潮商会进入了良好的发展状态。商会倡导鼓励会员单位做大做强,争取为社会发展贡献更大的力量。5月底,北京潮商会举行的第一届理事会第一次常务理事会议上,就促进商会会员联合互助、联合发展达成了一系列决议,诸如成立相关直属企业等。

此外,我们还将继续加强与国内外潮团组织的横向联系,为北京潮商会积极地开拓发展空间。

慈善是陈氏家族的家风

——北京潮商会常务副会长陈才雄

世界潮商:您眼中的父母亲是什么样的人?

陈才雄:我眼中的父亲和母亲,他们都是勤劳、善良的人。小的时候尽管生活艰苦,但是父母看到别人有困难,就会勤俭节约,攒下钱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这种行为一直影响着我们,现在母亲也经常告诉我们要支持和回报社会。

世界潮商:请举例说明母亲身上善良、吃苦耐劳的品质?

陈才雄:在我们小的时候,母亲为了养活我们,既要带孩子,又得外出工作,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很多。

母亲一直很勤俭,现在虽然富裕起来了,她也一直告诉我们不要浪费,保持这种勤俭节约的习惯。比如说,吃饭时食物都不浪费,这顿吃不完,留着下顿吃。

世界潮商:您在事业发展后,母亲在慈善方面是怎么教导您的?

陈才雄:我的母亲是一位宅心仁厚的老人,她常常教诲我说:要多办点福利事业,多做些慈善事,助学育才、建设祖国。

另外,她老人家在做慈善方面也一直以身作则,比如看到邻居家有困难,就会主动拿出钱去帮他们。比如, 去年10月13日,陪同母亲和香港著名侨领林余宝珠女士,在潮阳区文光街道为数百名受灾群众发放了重阳“大礼包”。

世界潮商:现在做慈善是不是受母亲的影响?

陈才雄:首先肯定是受母亲影响的。其次,我们走南闯北形成了一个商帮,大家都会积极为社会做点事情,从老一辈身上也看到学到了更多的东西。因此受到母亲和我们这个群体的影响比较大。

尊重母亲的意愿设立以父母名字命名的 “锦桂助学济困专项资金”,全部用于接济乡里的困难户和帮助贫困学生完成学业。

世界潮商:请您谈一谈最震撼心灵的捐赠行为。

陈才雄:最让我感到心灵震撼的当然是去年8月17日的那场水灾了。

水灾发生后我立即从香港赶回北京,组织了北京潮商会的捐款活动。除了我和张章笋会长、林辉勇常务副会长在现场各捐款200万元之外,当时到场的会员都踊跃进行了捐款,同时有近百名会员及潮籍乡亲、各界友好人士也以电汇、现金等方式为灾区捐款,数额从几百元到几十万元不等。那次募捐活动在短短几天就募捐到了善款逾1000万元。

这不仅仅是捐钱而是爱心的汇聚,是对家乡受灾群众的牵挂!

世界潮商:您在做慈善方面的规划?

陈才雄:我一生的财富,要把全部财产的30~50%贡献给社会,支持贫苦、教育等事业。我们也是从苦日子中走过来的,希望帮助到更多的人,现在也一直都在做。我认为这是我该履行的社会责任。目前,我们在北京有助学基金,每年都会资助贫困的潮汕籍的大学生。希望在有生之年积极回馈社会,多做公益事业,不求回报,只求问心无愧。我们这个商帮也是一直都默默在做,不求出名。潮人就是有这样一种精神,这种精神也需要我们去传承。

世界潮商:做这些公益事业您的收获是什么?

陈才雄:潮汕人信佛信教,行善积德,做了这些我们都会收获平安吉祥。好人有好报,帮助人帮助社会,我们也开心。

世界潮商:有什么梦想要实现?

陈才雄:我没有特定一些梦想和目标,其他的顺其自然。只是希望把小孩培养好。

俯仰之间行人间大爱

——北京潮商会常务副会长林辉勇

世界潮商:是什么样的机缘促成您来北京发展的?

林辉勇:93年我借来京旅游的机会进行了商业考察。4年之后我移师北上,在北京建立了自己的“根据地”。经过十几年的打拼在北京奠定了自己的基业,我们华旺集团不仅是一个高端的房地产开发与建筑施工企业,更是一个高品质的国际商业平台与文化交流平台。

世界潮商:您如何理解“让慈善行走在阳光下”的?

林辉勇:我国的慈善公益事业起步较晚,因而会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之处,我们需要用宽容的心态来对待它。慈善事业的健康发展离不开健全公开透明的监督机制。另外,做慈善也要“有的放矢”,有20多年历史的的潮汕星河奖就是很好的典范。潮汕星河奖的运作模式是先立项后筹款,这样做可以让善款的使用更加透明。我们做慈善也应该参照这样的模式,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先募捐再找项目的盲目,提高善款使用的透明度的同时也让捐款者打消顾虑。

世界潮商:有人说行善就是一掷千金的豪迈,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您又是怎样做的呢?

林辉勇:行善并非只是一掷千金的豪迈而是一份事无巨细的责任,很多事情还是需要自己亲力亲为的去实施的。

我认为,只要有心随时随地都可以帮助别人。去年在家乡资助了60名五保户,这些孤寡老人每个月都能领到500元的救济金;村里的40位贫困大学生每月也能拿到500元的生活补贴,这样他们的基本生活就能够得到保障。今年我将把这种救助模式推而广之,资助范围将会扩大到周边的其他村镇……

今年我决定把家乡以村镇为片区来率先做为农村治理污水、垃圾处理的试点,打算和当地乡镇一级政府一道来推进此事。我认为卫生问题是农村的通病这也是最值得引起关注的问题,我所做的也就在抛砖引玉,很多在外的乡贤都可以加入到改善农村卫生状况的行列中来。

世界潮商:您是如何理解感恩回报的?

林辉勇:成功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一路走来,太多人给予了帮助和关心,来之不易,这也使得我懂得珍惜,懂得眷恋,懂得感恩。

我认为家乡是我们的根,我们需要尽自己的能力回报家乡,给家乡这颗“大树”灌溉浇水,也好让我们的后世子孙有荫凉可乘。

世界潮商:您评价一下潮人的优点?

林辉勇:潮汕人是中原汉人南迁的一支,正统的中原文化在潮汕地区得到了很好的保存。潮人的优点:抱团取暖、适应力强、务实守信、感恩回报。

这些是祖先遗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感恩回报也是祖先给予的性格。

世界潮商:都说慈善是一种习惯,您的这种习惯是如何养成的?

林辉勇:潮汕的传统、父母的教育、学校的教育都对我有很深的影响。记忆中,父母的生活也不是很宽裕,但他们常常说要省点钱,用来救助需要帮助的人。

世界潮商:您的梦想是什么?

林辉勇:我的梦想是,我们潮汕地区能把环境治理好、三江治理好 ,让家乡是天更蓝、水更清。

让我为之奉献唯一的理由:我是潮汕人

——北京潮商会监事长林鑫

世界潮商:您如何看待潮汕人这一族群?

林鑫:潮商有着优良传统的精神,他们敢闯敢拼是一个光荣的群体 。其中大多数是出身农村的草根阶层,凭着自己的经商天赋和拼搏精神成就了自己的事业。潮汕人创造的财富都是通过自己刻苦打拼来的,可以说都是自己的血汗钱。潮汕这一地域血统的人是最会做生意的,他们的足迹遍及世界,他们的生意也就做到了世界各地。潮汕人最为凸显的特性就是身份认同感极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是最为抱团的族群。不止在北京!在其他地方,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只要有潮汕人就会有这样的付出、就有这样的奉献!

世界潮商:您是如何传承潮汕文化的?

林鑫:将潮汕精神发扬光大是我的责任,把潮汕精神传承给后人是我的义务。最简单的,我们在家里讲潮汕话、吃潮汕菜、喝功夫茶,子女从小都是在潮汕文化的熏陶下长大的。我常常告诉我的孩子们无论到哪里都不要忘记自己的根在潮汕,也不要忘记自己是潮汕人。

世界潮商:您如何评价谈潮汕人做慈善这件事。

林鑫:潮汕人的最大特点就是爱家,爱小家、爱大家、爱国家。随着潮商的崛起,先富起来的人应该为社会多做一些贡献,这不需要什么豪言壮语,这是顺势之理。

我的梦想是实现自我的社会价值

——北京潮商会副会长吴立群

世界潮商:您作为出身草根阶层的青年企业家应该经受了很多磨砺,请谈一谈您的成长经历。

吴立群:在我小时候,我的家过得很是艰难清苦。自13岁那年父亲去世之后,母亲不仅要抚养我们兄妹二人,还要赡养三位老人。我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1996年中考我考取了广东省商业学校,我在就读中专期间还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修完了大专课程。到了第三年,我开始利用课余时间做一些小生意。

我之所以会去做生意,一方面我看到了商机,另一方面我希望战胜我的自卑。做生意的结果就是我读书生活费有了着落的同时,自己的能力也得到了锻炼。

这段经历是我从商之路的一个前奏,之后我也是脚踏实地的做好自己每个阶段的事情,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和资源。同时,我还抓住了几次跨越式的发展机遇,使得我能在商海里一展身手。

世界潮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您如何理解感恩?

吴立群:我小时候家境贫困,亲朋好友曾给予了我们很多的帮助,人在艰难的时候一块钱比一万块钱更重要。我的成长经历以及前辈们给我的影响,让我懂得真正的富有是内心的富足,现在我的衬衫还是几百块一件的国产品牌,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重要的是为社会去做些什么。我非常愿意无条件地发自内心的回报社会,我也会通过自己的行为去影响周边的人。

世界潮商:现在作为成功的年轻企业家,您如何理解企业家精神?

吴立群:我认为企业家首先要把自身的企业做好 ,企业家的首要责任是让企业存活下来,解决就业、完善员工福利、照章纳税是一个企业家为社会做的最大贡献。

而对于做慈善,我认为企业家尽己所能就好,我不赞同超能力(过度)公益。

感恩是潮汕地区最为质朴的民风

——北京潮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周建轩

世界潮商:请您谈一谈红头船的象征意义。

周建轩:红头船是潮汕精神的代言,是华侨同祖国联系的纽带,也曾经是中国同世界各地经济和文化交流的桥梁。对于靠海吃海的潮汕人来说,红头船是生活工具,也是外向发展的工具。上升为潮商这一族群的精神象征就是——敢闯,敢拼,敢为!

世界潮商:请您简要地谈一谈潮州商会组织的发展史。

周建轩:商会是商人身份确立的过程,也是商人组织有序化的过程。因而创立商会组织的初衷,大体上也都是一致的。纵观潮商组织的发展,只要有潮汕人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组织。

有历史记载的商会组织可以追溯到明代,在明代就有了苏州潮州会馆。北京潮州会馆出现在清朝。而随着潮人的足迹,潮商组织也遍布到了世界各地。

就世界范围而言,我们潮人有着全球最大的地缘性组织——国际潮团总会,其前身是1980年成立的国际潮团联谊年会,这是世界潮汕人大团结、大发展的标志。

世界潮商:潮汕人有着乐善好施的传统,请问您如何看待这“施”与“授”?

周建轩:施与授是一个互动的过程,但这并不代表受捐者双手向上的领受,更重要的应该是一个可持续的效果。让受捐者拥有造血功能更有意义,这就需要我们对弱势群体进行帮、带、扶。

世界潮商:您的感恩之心是来自家庭教育吗?

周建轩:感恩的情结不单是来自家庭的熏陶,也是我们潮汕地区最为质朴的民风。

我虽然出生在干部家庭,但祖辈都是农村人。只是父母通过自己的努力给我们创造了相对好的学习条件 ,我很感恩父母对我的培养和教育。

我认为大企业家到小商贩再到普通的打工者,他们都有一颗感恩的心。

大鸟飞高,小鸟飞低

——北京潮商会常务理事黄俊隆

世界潮商:您是如何来北京发展的,在北京发展有哪些感触?

黄俊隆:我是在2000年来京发展的,在北京南城专门经营文化用品。我就是凭着一股冲劲打造了自己的一番事业。在北京发展最大的感受就是北京市场大需求也大,南城的特点相对发展慢一些但发展空间较大。在南城从事文化用品批发的商人有40%以上都是潮汕人,但在发展上还是面临着一定的压力。这些压力主要来自湖北与江浙地区同行的竞争,我希望能够建立起良好的市场秩序。

世界潮商:8·17水灾您也进行了捐款,但您没有赶上“正日子”是这样吗?

黄俊隆:8·17水灾发生后北京潮商会秘书处发起了募捐活动。于是,我发动南城主要从事文化用品行业的商会理事、会员及部分还未加入商会的乡亲一起进行了捐款。有的人出几百、有的人出几千,然后由我们的代表连夜把捐款送到了商会秘书处,以表达我们的心意。

世界潮商:请问您如何看待慈善?

黄俊隆:我们潮汕人的血统里就有这个习惯,世世代代的潮汕人都把培养后人的感恩之心和回报社会放在了重要的位置 。

我认为,力所能及地奉献社会很光荣。我也经常教育我的晚辈,要求他们做人要有责任感,做事要走正道。

行善事身教重于言传

——常务理事郑泽洲

世界潮商:您是在北京长大的潮二代,请问您父母对你们子女有哪些影响?

郑泽洲:家庭教育方面,父母对我们的要求很严格。他们常告诫我们要好好做人,踏实做事。

我在北京长大朋友也是北方人,对于潮汕文化有些淡漠,父母会用讲潮汕话、吃潮州菜的方式让我们记住自己的根本。

世界潮商:您的父母是如何引导您行善事的?

郑泽洲:父亲给我的引导是身教重于言传。8·17 水灾发生后父亲带头回到家乡赈灾,为乡亲们发大米、电饭锅等生活必需品。而事前我们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在一次偶尔的聊天中父亲说到了这件事,他说“家乡情不能忘”尤其是困难的时候。

父亲低调行事的态度也是我们为人处世的榜样,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

世界潮商:作为80后的潮二代,您是如何看待慈善的?

郑泽洲:学成回国后我接管了家族企业,现在主要的精力是打理公司,打拼事业; 对于慈善公益事业我介入的不多。德国求学的时候,以个人名义为汶川大地震捐款1万元,这些都是我平时自己攒的积蓄,做这件事情是我自己的爱心的表达。

今后如果有机会我也愿意为公益慈善奉献自己的力量,比如,为家乡修路、兴教助学这样的事情我都会去做。

世界潮商:请问您的理想是什么?

郑泽洲:我目前的阶段理想是把企业做大,把企业发展为多元投资集团,把投资领域分散到珠宝、贸易、金融与房产等多个领域。

编后:北京潮商会的很多普通会员都在去年的8·17水灾中踊跃捐款奉献了爱心。本刊记者还在常务理事庄洽鑫、副秘书长马学松的陪同下,走访了北京潮商会会员相对集中的京深海鲜市场和永外城文化用品市场。这些会员在采访过程中都没有什么华丽的语言。他们质朴的语言所要表达的心声就是:知道家乡发生水灾后心里很难受,希望自己能为受灾的乡亲们做一些事情。

必答题

世界潮商:慈善是一种态度,您认为是高调慈善好还是低调慈善好?

张章笋:我国正处于经济结构转型时期,国家的崛起、民族的兴旺还是取决于经济的发展。发展公益事业、改善社会风尚,起的作用还是小方面的,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

企业家的主要责任还是在推动经济发展上,为社会发展贡献力量。因而,我认为,企业家也不必要大张旗鼓地去“高调”做公益。

陈才雄:贫富差异不管走到哪里都有,我个人认为,中国的传统其实就是扶贫、积德、行善,大家愿意帮助别人。但是现在有很多做慈善的都是一种作秀,但实际上,因为没有信息沟通机制,需要帮助的人与资助人之间存在着极大的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这就造成了需要帮助的人无法及时得到帮助的现象。作为中国的慈善公益机构,应该把这些细节做到位,把慈善做细做好。

林辉勇: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做慈善我本人倾向于低调一些,但为了让更多的人加入到公益慈善行列中来可以进行宣传。

一个人的富有不在于拥有多少钱,多少产业而是支配财富的能力。如何支配财富就是平衡得失,其实在公益上多投入一些自己得到的是心理上的慰藉。

林鑫:我赞同低调慈善。慈善是自我社会价值的体现与个人思想境界的生活升华。

做慈善没有整齐划一的标准,也不需要任何形式的攀比。不同程度、不同力量的回报社会最终都是正能量的传递。

吴立群:我认为无论高调还是低调,只要去做就好!比如陈光标,我们的方法虽然不同但目标是一致的。

我个人倾向于低调慈善,我的态度是尽力做事,不求留名。99%低调的潮汕人也都是这样的态度。

周建轩:我支持低调慈善,我认为公益慈善是发乎心的真实做法。当然,高调慈善也有可取之处,这样的方式可以影响一批人一起来做这件事,慈善事业也自然会众人拾柴火焰高。

黄俊隆:公益慈善是潮汕人的传统,这种传统源远流长。我们的祖先为了生计下南洋闯荡,一旦功成名就之后就会热情支援家乡发展。

大鸟飞高,小鸟飞低。作为我个人,力所能及的去做就可以了,不计较名利得失。

郑泽洲:我认同低调慈善。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奉献爱心也是让自己升华的过程,无须高调。作为年轻人,我的事业刚刚起步,在打拼事业的同时我也会以我的方式去回馈社会、扶助贫弱。

北京潮商会常务副会长林辉勇。.JPG

北京潮商会常务副会长林辉勇。

北京潮商会常务理事黄俊隆。.JPG

北京潮商会常务理事黄俊隆。

北京潮商会常务理事郑泽洲。1.JPG

北京潮商会常务理事郑泽洲。

北京潮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周建轩。.JPG

北京潮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周建轩。

北京潮商会副会长吴立群。 (2).JPG

北京潮商会副会长吴立群。

北京潮商会监事长林鑫。.jpg

北京潮商会监事长林鑫。

北京潮商会张章笋会长。.jpg

北京潮商会张章笋会长。

陈才雄会长照片2.jpg

陈才雄会长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