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潮讯 > 潮人杂志 > 世界潮商

潮汕祠堂的岁月故事

来源: 2014-03-11 16:35:36 责任编辑:郑琼 人气:

文/ 朱砚菲

祠堂对于现代人而言,不再是完全意义上的传统宗族祭祖场所,也不再是宗族内部的司法场所,而主要是保留了追思祖先的精神依托。宗族祠堂的旧有形式,更多地是作为文化形态保存下来。

被誉为“东方犹太人”的潮汕人家,他们独有的建筑风格,仿佛也在静静地诉说着潮汕悠久的文化底蕴。其中,潮汕祠堂不仅浓缩了潮汕建筑的精华还承载了潮汕人的信仰。

庄重典雅、气势雄浑的祠堂建筑,是中华民族历时数千年之久的伟大创造,也是中国传统文化深层内涵的重要表征。祠堂是我国保存最多的古建筑群体之一,祠堂本身承载的珍贵的历史、文化信息也是我们后人宝贵的非物质财富,它直接体现了中华民族的血缘伦理、宗族观念、祖先崇拜、神灵崇拜、伦理道德、典章制度、堪舆风水、建筑艺术等方面的内涵。

“祠堂是人们祭祀祖先、贤哲或神灵的房屋”,它包含了三个要素:一是祠堂是祭祀的建筑;二是祠堂祭祀的对象有三个类别:家族先祖,名贤先哲,山川、天地和神灵;三是祭祀场所为房屋。三者缺一不可。

潮汕人历来十分重视祠堂的建筑,因为祠堂是代表着一个姓氏的精神表征。潮汕地区人口密集,多聚族而居,因此无论在城镇,还是在农村,不论规模大小,均各建筑有祖祠、宗庙。这是一种“怀抱祖德”、“慎终追远”,也是后代人“饮水思源”、“报本返始”的一种孝思表现。

建筑源起唐韩文公祠

潮人建造祠堂,历史悠久。唐宪宗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韩愈因“谏迎佛骨”,被贬谪潮州。韩愈在潮州期间祭鳄释婢,兴学劝农,历代潮人都很怀念他的功绩,韩祠内有一块碑刻:“若无韩夫子,人心尚草菜。”便是对他极高的评价。

明《永乐大典?卷五千三百四十三?祠庙》云:“州(潮州)之有祠堂,自昌黎韩公始也。公刺潮凡八月,就有袁州之除,德泽在人,久而不磨,于是邦人祠之。” “宋咸平二年,陈文惠公倅潮,立公祠于州治之后。”可见,早在唐宋时期,潮汕已有祠堂出现,不过那时的祠堂是为了颂念韩愈莅潮时的政绩,而建祠以祭之。宋元以后,潮汕一些有一定官衔品位的贵族也设立祠堂,追祀先祖,于是潮汕便出现了“望族营造屋庐,必建立家庙”(清乾隆《潮州府志》)。而庶民,法令是不允许建造祠堂的。至明中叶以后,朝廷才准许平民修建祠堂,民间建祠之风便兴盛起来,出现“聚族而居,族必有祠”。潮安磷溪的丁宦大宗祠、沙溪的名宦宗庙和刘氏家庙、饶平大埕的黄氏家庙、揭阳东门郭厝祠堂等便是在这一时期兴建起来的。至清代,潮人建祠之风更盛,出现了“大宗小宗,竞建祠堂,争夸壮丽,不惜赀费”(清嘉庆《澄海县志》)。

清后期,还出现了一些华侨致富之后,回乡建祠,“怀报祖德”。著名海内外的潮安彩塘从熙公祠,便是由旅马柔佛华侨陈旭年汇巨资兴建的。公祠从清朝1870年开始建筑,到1883年才建成,历时13年,耗资26万大洋,这是一座二进公祠,建筑、装饰精美气派,屋内梁栋工艺全用潮州木雕,在公祠门楼前立有石雕屏,石雕两边各以仕农工商为题材。在祠堂建成后的第二年,他带走了家乡的灵工巧匠,到新加坡,按照家乡祠堂的格局,建筑另一座一模一样的建筑物——资政第。现在,从熙公祠于2006年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资政第也成为新加坡保护古迹。

民国时期,各宗族为加强宗族团结,展示门风显赫,人材兴盛,也纷纷修建了一批祠堂。汕头市,这座1861年才开埠的新兴城市,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汕头市区就建有二十多间大宗祠。建国后,潮汕各宗族新建祠堂虽少,但近20多年来,重修祠堂之风又渐盛起来。

名副其实的多功能场所

潮人之所以乐意花费巨资来修建祠堂,这是因为祠堂有多种用途。建造祠堂最初用于村人聚会、议事,完全是一个公共场所,功能近似如今的会议室。在文明程度比较落后的年代,人们崇尚的是家族精神。除了“崇宗祀祖”之用外,各派子孙平时有办理婚、丧、寿、喜等各种庆典活动时,好利用这些宽广的祠堂以作为活动之用。村里人婚礼寿礼也喜欢在祠堂里大摆酒席,宴请宾客;家里有老人去世,也借用祠堂操办伙食。祠堂里最热闹的时候要数大祭和“食丁桌”。每年冬至大祭和正月“丁桌”,当天不管是阴晴冷暖,祠堂里都是满满当当的。祭礼完毕后,便将祭祀猪肉和祭品平均分给各家各户。至于年内“添丁”的,便到祠堂做桌请老大、请族人。

另外,还有族亲们有时为了商议族内的重要事务,集合全族宗亲意志力量,也好利用祠堂作为会客交换意见的场所,这对团结族人,加强凝聚力有很大的好处。此外,有些乡村,因为地方上缺乏有公共场所, 许多乡村祠堂都被修缮一新,被人们赋予了新的意义:把家族中的一些有积极教育意义的故事书写悬挂在墙上,让子孙阅读,而且村里的红白理事会、修路筑桥理事会、新农村建设理事会等都在祠堂里开会,共商建设和谐美丽家园的大计,把古老祠堂演绎得更加魅力四射。

祠堂除了用来供奉和祭祀祖先,还具有多种用处。祠堂也是族长行使族权的地方,凡族人违反族规,则在这里被教育和受到处理,直至驱逐出宗祠,所以它也可以说是封建道德的法庭;祠堂也可以作为家族的社交场所;有的宗祠附设学校,族人子弟就在这里上学。正因为如此,祠堂建筑一般都比民宅规模大、质量好,越有权势和财势的家族,他们的祠堂往往越讲究,高大的厅堂、精致的雕饰、上等的用材,成为这个家族光宗耀祖的一种象征了。

潮汕祠堂的基本结构,有两厅夹一庭的两进式和三厅两庭的三进式两种。其建筑系统地运用木雕、石雕、嵌瓷、灰雕等建筑工艺,装饰豪华,富丽堂皇,雄伟壮观,具有一定的建筑艺术欣赏价值。潮州市区的己略黄公祠、潮安彩塘的从熙公祠和澄海莲阳乡的孝天公祠,为潮汕较著名祠堂建筑精品。己略黄公祠以精美绝伦的潮州金漆木雕著称,所饰人物维妙维肖,花木鱼鸟栩栩如生。该祠已被国家公布为全国近代优秀建筑文物保护单位。从熙公祠则以石雕见称,特别是采用镂空的手法雕刻的石网绳、石牛索更是独具匠心,其雕工之精细极尽石雕技巧之能事。孝天公祠以嵌瓷见称,其墙上屋顶布满嵌瓷艺术,有“千祥图”、“丹凤图”等一批精品图案,美不胜收。

潮派祠堂的文化底蕴

祠堂多数都有堂号,堂号由族人或外姓书法大家所书,制成金字牌匾高挂于正厅,旁边另挂有姓氏渊源、族人荣耀、妇女贞洁等匾额,讲究的祠堂还会配有联对。如果是皇帝御封,可制“直笃牌匾”。祠堂内的匾额之规格和数量都是族人显耀的资本。

潮汕祠堂的匾额、石刻对联、碑刻等字,大多出自名家之手,苍劲挺拔,俊逸雄浑,骨力开张。楷、草、行、篆诸体,应有尽有。如澄海隆都陇美乡的“黄氏家第”出自明代潮州文状元林大钦之手;饶平大埕乡黄氏家庙,匾额“当代龙门”为明代潮州书法名家吴殿邦所写;潮安庵埠官路村的“张氏家庙”四字墨宝,出自明代乒部尚书翁万达之手;潮南胪岗埔尾村的“睦堂祖祠”门匾,为清末民国著名书法家华世奎所题;揭阳地都枫美乡的腾晖公祠,前壁镌刻七律四首,为清末揭阳著阳诗人和书法家谢练所题。

这些名人题写的祠堂书法石刻,既为当地增添文化气息,提升知名度,也为书法爱好者提供一个观摩鉴赏的典范,而且对于地方史研究者来说,也是一份十分珍贵的研究资料。

潮汕祠堂还具有一定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如普宁西社乡永思堂存有民国修建碑记,从中可以了解该祖源流及世系辈序,这对研究该族历史有很大的帮助。澄海后溪乡芳庄祠堂,堂正中入门埋有一口祖墓,这一现象在潮汕是极其罕见的。而这似乎又是一篇亟待破题的考古“文章”。

从熙公祠,由清末华侨巨商陈旭年捐资修建.jpg

4-4.jpg

潮汕祠堂-01.jpg

潮汕祠堂-02.jpg

潮汕祠堂-03.jpg

潮汕祠堂-07.jpg

潮汕祠堂-08.jpg

潮汕祠堂-12副本.jpg

潮汕祠堂-16.jpg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