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潮商  >  正文

绣林奇葩潮绣的涅磐重生

评论

潮绣被誉为是“针线上的艺术”,她是一种极具浓烈地方特色的工艺, 是潮汕民间工艺的绚丽瑰宝。然而,这门古老的民间工艺犹如迟暮的美人那般在世人面前渐渐失去了昔日的神采,那么,如何让潮绣这位“绝代佳人”走出幽居岁月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潮绣以金碧、粗犷、雄浑的垫凸浮雕效果的钉金绣为特色而标异于其他绣种。她与广绣(广州刺绣)合称为粤绣,是中国四大名绣之一。题材有人物、龙凤、博古、动物、花卉等,以饱满、匀称的构图和热烈喜庆的色彩,气氛鲜明、生动地表现题材,使潮绣产生了丰富瑰丽的艺术效果。因其制作精致繁复,针法技巧运用复杂,长期以来一直靠艺人们以口授身教的形式相传,以及绣娘自己心灵手巧的制作,工艺精致,其作品风格独特,深受人们喜爱。已具有上千年的历史了,因而潮绣是潮汕文化的瑰宝,是潮汕民间艺术的结晶,是一种具有浓烈地方特色的工艺,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绣种之一。

传说潮绣创始于少数民族,与黎族织锦同源。潮绣有强烈的地方色彩,构图饱满均衡,针法繁多,纹理清晰,金银线镶,托地垫高,色彩浓艳,装饰性强,尤以富有浮雕效果的垫高绣法独异于其它绣法,此外,以金碧、粗犷、雄浑的垫凸浮雕效果的钉金绣也尤为人所瞩目,宜于庙堂会所装饰和喜庆之用。

曾几何时,潮绣已演变成为一门潮汕中青年妇女普遍能够掌握的民间文化,同时又是千家万户一项重要的家庭副业。自清代以来,潮州妇女多勤纺织,女子到了十一二岁,其母即为预制嫁衣,家家户户都会织缍刺绣。清代粤绣工人大多是广州、潮州人,特别潮州绣工技巧更高,而且男子精于绣功,为其他省市所罕见。刺绣艺术被广泛应用于日常生活实用装饰品上。20世纪六七十年代,潮绣的发展达到鼎盛,在海内外享有盛誉。从业人员超过10万,几乎“家家摆绣框,户户有绣娘”,产值逾亿元。

然而,自上世纪80年代起,受机绣、电脑绣新技术冲击等多种因素影响,汕头、潮州从事这一行业者越来越少,潮绣面临着频临灭失、人才匮乏,技艺面临失传的尴尬局面。

潮绣珍品却有着“金屋藏娇”般的尊荣与华贵:19世纪70年代潮绣泰斗林智成的钉金绣《九龙屏风》在叙利亚展出受到高度评价,后作为国礼赠送给叙利亚。法国总统戴高乐法国总统戴高乐收到一条双面绣大披巾。2004年江泽民主席赠与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一副K金垫绣的《腾龙》,2005年胡锦涛主席赠送马丁总理K金乱针绣《下山虎》……潮绣作为国礼相赠可见其含金量非同寻常。

而当我们不能清楚地说出诸如枕头上精心刺绣的花朵是出自四大名绣中的哪一种的时候,曾经如火如荼地活跃在中国人的生活中的刺绣技艺就行将沦落为一种记忆。那么如果潮绣技艺失去了生命力,那这种记忆又会流传多远呢?

正因为潮绣工艺繁杂,工序从画稿起,到针稿、刷稿到上藤框开始刺绣,刺绣中又分6-7道工序,而刺绣对视力的要求很高,“一针一绣看似简单,其中却有着很深的技艺与奥妙”,针法稍有不同,作品就有很大差异,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才能取得一定成绩,对从业人员的要求极高,在现代经济发展如此快速的社会,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静下心来研究和学习潮绣这一传统工艺,另一方面,人们的审美观念发生一定变化,历史的辉煌逐渐暗淡,众多潮绣民间艺术家以及相关人士都在积极努力为潮绣的传承贡献一份力量,潮绣是真正伟大的艺术,应该是生生不息的。

于是,记者慕名采访了多位资深潮绣艺术家,请这些见证过潮绣辉煌的潮绣传人谈一谈他们在传承路上的艰辛与甘甜。

呐喊,拯救断层艺术

绵延数百年的潮汕民间传统手工艺人陷入尴尬境地,守护祖辈遗留下来那门手工艺术,成为一件考验意志的事情。一批批手工艺人屈服了、放弃了,但仍然有那么一群人,艰难地守护着祖辈传承下来的瑰宝。

潮州美术工艺品协会会长谢金英认为,潮绣无法采用机械化生产,产量严重不足,潮绣精品每年升值幅度达到20%。而最顶级的绣工,收入比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足足提高了百倍。但是这却难以改变潮绣的现状,与此相对应的是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数有限,熟练和优秀绣工青黄不接,呈现老龄化现象。从整体看,潮绣面临的困境在潮州、汕头乃至全省的工艺美术中并非特例,据谢金英介绍,潮州剪纸、银饰、香包、麦秆贴画、花灯等传统工艺都接近绝迹,只有极少数人还在从事这些工作。#p#分页标题#e#

潮绣泰斗80多岁高龄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林智成老先生呼吁:若不采取措施,这门流传千年的民间工艺将面临失传之危。

林智成老先生表示,潮绣曾是潮汕经济的支柱产业,历史上曾有过艺人众多的辉煌时期。但在当代经济大潮的冲击之下,这门流传千年的传统手工艺日渐衰落,目前潮绣艺人传承日稀,在潮州市仅剩湘桥区有个别绣庄主及当年潮绣厂的十余名绣工。最年轻的绣工都已过了60岁。他惋惜地告诉记者,潮绣在林家也只传了第二代,他的孙女就认为潮绣太费神耗时,工价又低,便只承传美工绘画,用于婚纱、时装等纹样设计……

传承,“功夫”绣乾坤

“国家非遗”潮绣代表性传承人洪裕静是潮绣复兴之梦的先行者。她率先成立了刺绣公司,开展潮绣的研制、创新和人才的培养,先后获得1个实用新型专利和61个外观专利。今年她又成立“裕虹钉金绣传承中心”,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潮绣的创作基地。先后聘请了一批集技艺高超、实践经验丰富的潮绣专家,省级工艺美术大师,以及潮汕本地的手工工艺能手,从设计、生产到销售一条龙完成。

洪裕静7岁就跟着身为汕头顾绣厂绣工的妈妈学刺绣。后师从“中国民间十大艺人”的李淑英老人,至今已有30多年绣龄。洪裕静表示,潮绣需要深厚的绣工,传统以师带徒,要手把手地教,一针一线地绣。要绣得好、除勤学苦练外,还与自身的天赋关系密切。她的潮绣作品多次在国家级省级展览会上获奖,去年潮绣作品《梅、兰、竹、菊》、《双凤朝牡丹》分别荣获2012年广东省工艺美术精品展银、铜奖;潮绣座屏《玉堂富贵》荣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银奖。刺绣作品“蓬莱仙境”荣获2013年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银奖。潮绣《沁园春》在2013年文博会上获得文化创意奖。该作品运用钉金绣的垫凸技法,绣制之始,先用棉絮、纸钉垫地,再用金线勾勒,达到色彩瑰丽而不俗气,绣制浮凸而产生浑厚质感。其中,潮绣金绒混合绣(玉堂富贵)共賞。这幅潮绣作品其实是对国画作品的再创作,一件成功的刺绣作品往往能达到画作所不及的艺术效果,增强原作的艺术感柒力,使画与绣完美统一,体现出刺绣艺术的精妙之美。

艺术,生生不息的传承

尽管有潮绣后人及传承人在不懈努力,但潮绣传承危机仍然存在,传承后继乏人,人才匮乏,资金不足,潮绣可持续发展严重不足。

在谈及潮绣从业人员的遗失严重的现状时,潮绣工艺馆负责人杨少生遗憾地表示。现在整个潮汕地区,专业从事潮绣的不到200人左右,技艺优秀者不到100人左右,潮绣人才后继乏人。为此,他们不遗余力地做了大量的工作,希望潮绣这一潮汕传统工艺得到更多年轻人的认识和喜欢,投身到潮绣艺术的创作和传播事业上。给年轻的潮绣爱好者提供优越的学习环境,免费培训,工艺师全程指导。

此外,为了潮绣让更多人了解和弘扬,潮绣工艺馆还与汕头大学、汕头职业技术学校等大专院校联合举办潮绣传统工艺进校园活动,让更多学生了解潮绣历史及相关基础知识。同时,潮绣工艺馆的老师把潮绣技法和基本针法制作成光盘,致力于潮绣技法通俗化和简单化、便于进一步推广。令记者感到欣喜的是,已有许多名大学生慕名来绣馆学艺,老师们讲得仔细,学员们学的认真。

据介绍,来学习潮绣的人员来自不同地区的不同年龄层。杨少生先生表示,“我们对愿意前来学潮绣特别是钉金绣者,全部免费传授技艺!”为使潮绣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发展,接下来朝绣工艺馆还打算与汕头市有关部门联合举办活动,组织青少年学生进馆参观、体验,并对有兴趣学艺者进行义务传授,让传统绣艺焕发出新的生机。他们正在借鉴其他绣种的成功运营模式和经验,拓展市场运营条件,走出一条创新之路。

潮绣工艺馆还专门为学员的潮绣作品设立专柜,代为寄售、展览、并经常邀请潮绣老师、潮绣专家学者、茶艺专家学者与学员交流经验,传授心得,切磋技艺,将潮绣文化与茶艺文化优势互补,弘扬潮汕文化。

#p#分页标题#e#

复兴,敢问路在何方?

跟很多传统文化类似,潮绣的传承岌岌可危。一来由于潮绣自身的高难度,不利于技术复制与传播,老技术不能够很好的与现代科技比如计算机、机械化等高校结合,发展进入死胡同。二来,这样一个信息化的时代,时间就是金钱,要投入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只做一件事情,已经不是现代人的生活节奏与观念,导致后继无人。三来,市场丰富多样,人们有着越来越多的选择空间,相对来说,潮绣这一老传统受到冷遇,而且目前潮绣的工价极低,不符合市场的可持续发展。但潮绣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粒摧残的珍珠,其中蕴涵深厚的历史、文化、艺术价值,如果遗失,将会是所有中华儿女的一大憾事。

如何守护祖辈保留下来艺术遗产,化解这一尴尬之境,成为一件考验意志的事情。很显然,这样的困境是一个集体的问题。人们应该重视中国传统民间艺术,不仅仅是潮绣,皮影戏、剪纸等等。这些都体现了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和中华儿女沉甸甸的智慧,也包含中国社会发展的特征,比如潮绣的很多题材都反映了中国特色的民间生活。有了意识上的认识,就要开始扩大影响力。传统文化要寻求适合自己的道路努力拓展市场模式,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和熟悉。政府和民间共同发力。国家把潮绣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对潮绣的一种强有力的保护。整合潮绣行业力量,加强行业的交流与沟通,民间各种各样的行业协会就是模式之一。利用媒体平台,采用专题宣传、旅游引导的方式扩大潮绣的影响力。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为导线发展旅游业,深度和持续的宣传,形成有核心的产业链,发展旅游纪念品,工艺培训、参与体验等方式引起更多人对这一文化的重视与兴趣等等。搭建潮绣企业与高校的桥梁,使得产学研商深度结合,培养潮绣接班人的同时也推动了潮绣发展。发掘潮绣的深层次魅力,潮绣也应与时俱进,保持自身内核力,顺应现代社会发展趋势。传统工艺与现代技术相结合,研发规模化生产方式,电脑配色,机械代替一定程度的手工等。结合市场需求,拓展现代化产品种类,像刺绣与婚纱、礼服等相结合等的方式。打破惯性的思维束缚,努力挖掘潮绣的价值,提高行业竞争力,事实上,潮绣作品近年来供不应求,精品更是年年升值,这也肯定了潮绣的市场价值。有人竖起旗帜,有人积极响应,传统文化的复兴指日可待。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