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潮商  >  正文

对话汕头市潮阳区委书记陈新造:用潮阳人创造“潮阳经济”

评论

在大多数潮阳人眼中,在潮阳本土之外,还有国内、海外两个“潮阳”。仅以珠三角为例,潮阳人创办的企业资产几十亿元上百亿元的不在少数。政府要吸引他们回到家乡,将“潮阳人经济”变成“潮阳经济”。

和粤东大多数地方一样,汕头市潮阳区正在走出发展低谷。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胡春华在粤东调研时表示,“要加快汕潮揭城市群建设,打造粤东经济增长极”。而潮阳的角色,则是成为粤东区域中心汕头的重要增长极。

潮阳发展靠什么?“用‘潮阳人’创造‘潮阳经济’。”潮阳区委书记陈新造在接受《南方》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本土的170多万人口,潮阳还有100多万落脚在广州、深圳、东莞等全国各大城市的潮阳人,还有120多万旅外华侨、港澳台同胞分布在全球的各个角落。本土、国内、国外这三股力量将形成合力,影响和改变潮阳的发展命运。

内生动力

干部要“善学习、快节奏、敢担当、抓落实”

《南方》:2011年7月,您调任潮阳区委书记,当时面临着怎样的发展难题?

陈新造:此前我在汕头工作多年,对潮阳的情况并不陌生。人多地少、资源匮乏,这是潮阳最典型的特征:在潮阳675平方公里左右的土地面积上,聚集着170多万人口,这意味着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高达2400多人,这也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8倍左右。潮阳的人均耕地只有0.12亩,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1/10。这样的先天条件,让潮阳面临着严峻的发展考验。

当时在外界大多数人眼中,稳定是潮阳发展的最大制约因素。对此我深有体会:刚到潮阳时,我有一半左右的时间都花在了维护稳定上。然而,经过深入调研,我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潮阳有着沉重的历史包袱,交通、教育、文化、医疗等诸多问题欠账太多。如果不靠发展经济解决难题,潮阳的未来何以为继?

《南方》:您在潮阳区党代会上提出,潮阳发展不能靠单打独斗,要内外发力,争先作为。在“内生动力”和“外牵拉力”之间,您认为,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哪个问题?

陈新造: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内生动力”问题。

我在调研中深刻地感受到,有的干部安于现状、得过且过、无所作为,一碰到矛盾困难,工作就戛然而止;有的干部缺乏时间观念、效率观念,工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办事拖拉,有些一两天能做好的事情要拖几个月甚至一年;还有的干部作风漂浮,喜欢摆花架子,对布置的工作不推动、不落实,甚至不了了之,等等。

这些问题不解决,将严重贻误潮阳的发展时机。区委决定,从今年3月开始,用半年时间,在全区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中开展“善学习、快节奏、敢担当、抓落实”主题实践活动,更好地推动全区经济社会提速科学发展。我向干部们推荐了两本书:我亲自挑选了近百篇文章汇编成《学习文摘》印发全区学习,另外还把“打造汕头重要增长极——潮阳论坛”的研讨成果,汇编成论文集,供全区干部学习。

当然,重塑干部发展形象,不能只是靠简单地喊口号,还要建立科学的工作约束机制。比如,由于处事不当,潮阳某镇24名干部被处理,其中5名干部被停职。这样严厉的问责在潮阳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

刚到潮阳时,个别企业负责人向我抱怨,每个月最多要接待十五六批次政府部门的检查评估。企业为此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这让企业不堪重负。区委区政府为此出台《潮阳区扶持保护重点企业(项目)实施办法》,严格执行检查登记告知制度,为企业减负。但仍有某政府部门副局长在上门检查时,收取企业“好处费”。我们毫不留情地将这件事情向社会曝光,并进行全区通报批评。

政府转作风“动真格”,这让老百姓和企业看到了发展的希望。

外牵拉力

将“潮阳人经济”变成“潮阳经济”

《南方》:政府为何会将发展的目光投向国内乃至全球的潮阳力量?

陈新造:就任潮阳区委书记以来,我面临的现实尴尬就是资金紧张。潮阳是个典型的“吃饭财政”,除了正常的保民生、保稳定、保工资,潮阳拿不出余钱投入到项目建设当中。#p#分页标题#e#

比如,道路“窄、破、堵”,是困扰潮阳发展的一大难题。潮阳的国道、省道部分路段破破烂烂,拥堵不堪;作为次中心城市,城区甚至没有一条标准的连接高速公路的主干线;尤其是潮阳公路密度低,让当地干部在招商引资中有着切肤之痛:汕头每百平方公里有91公里公路,而潮阳只有22公里,不到汕头的1/4。

改变落后的现状,是潮阳干部迫切的希望。然而,让政府大伤脑筋的是,钱从何来?如果单靠自身力量,潮阳发展就会举步维艰。于是,政府将目光投向了潮阳本土之外的力量。

《南方》:政府怎样吸引在外的潮阳人回到家乡,将“潮阳人经济”变成“潮阳经济”?

陈新造:一直以来,潮阳人都有着外出经商的传统。

2012年6月,潮阳区委、区政府召开会议,动员区、镇、村三级干部摸清“家底”:当地有多少外出经商的潮阳籍企业家?这些企业家从事哪些行业?他们愿意投资、捐赠家乡的哪些项目?摸清“家底”后,我们并没有盲目出击。我们整理出厚厚的项目册,发动潮阳籍企业家支持家乡建设,涉及教育、卫生、交通、水利、文化等等诸多领域。

去年11月,我带领区、镇(街道)党政代表团,怀揣着项目册奔赴广州、珠海、深圳等地,马不停蹄地密集走访商会、拜会潮阳籍企业家。4天时间、4座城市、4场公益基金募捐座谈会,共募集项目资金超过8.7亿元。截至今年6月,潮阳籍企业家认捐158个项目,总金额将近11亿元,这相当于潮阳区2011年的公共财政收入。

《南方》:目前,越来越多的潮阳籍企业家带着项目、资金回到家乡,这给潮阳的发展带来哪些变化和影响?

陈新造:这些企业家书写着潮阳“反哺工程”的全新纪录。目前,已有72个项目完工。

改善民生,是潮阳籍企业家一直以来关注的焦点。目前,潮阳区很多学校、道路、饮水工程都是他们捐建的。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成立于上个世纪80年代的潮阳博物馆,共有馆藏文物932件。其中,有300多件属于国级文物。30多年来,由于缺乏保护器材,有些名贵古书画、古书籍因长年被虫蛀而严重破损。这个现象引起了潮阳籍企业家的关注,共筹集4000多万元资金,建设全新的潮阳博物馆。

潮阳籍企业家回流,也给潮阳发展注入了活力。“潮阳东部新城”“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区”“厦深铁路潮阳站”等一批投资项目,吸引了众多潮阳籍企业家的眼球。比如,目前深圳潮商集团计划投资50亿元,建设“厦深铁路潮阳站站前广场及进出站路周边配套项目”。与此同时,其正在洽谈投资“潮阳东部新城”部分建设项目;总投资12亿元的裕通花园大酒店项目,也成为潮阳区第一家五星级酒店,带动了第三产业的发展。

形成合力

成为粤东重要增长极

《南方》:潮阳内外发力、争先作为,产生了怎样的发展“加速度”?

陈新造: 去年,潮阳区GDP、工业总产值、固定资产投资等6项主要经济指标的增幅,位居汕头各县区第一。其中,潮阳本级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3.07亿元,增长24.15%,增幅高出汕头11.58个百分点,高出全省16.43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我们继续保持快速增长的势头,依然有数项主要经济指标增幅位居全市第一。

《南方》:汕头市委书记陈茂辉在潮阳调研时表示,要努力把潮阳打造成为汕头重要的增长极。担起这一重任,潮阳需如何加快发展?

陈新造:加快转型升级、提高市场竞争力,这是潮阳经济提速发展的路线图。

和粤东西北大多数地方一样,潮阳聚集的针织服装、音像制品、废旧家电拆解业等诸多传统产业,大多仍处于产业链的低端。如果不加快转型,潮阳发展就会走进死胡同。

以52平方公里的潮阳区贵屿镇为例,这里是全国最大的废旧电子电器拆解基地。贵屿镇几乎家家户户都以从事电子垃圾回收拆解为生,然而非法酸洗、露天焚烧拆解引发的环境问题,正成为政府难啃的硬骨头。目前,政府已经关闭了2000多家拆废小作坊,剩下的3141家企业将在三年内陆续进入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

如果转型问题解决得好,将改变潮阳企业“只见星星、不见月亮”的尴尬。去年,潮阳只有2家年产值超10亿元的企业。到2015年,潮阳要争取培育3家10亿元以上的企业,15家3亿元以上的企业。

这两年,潮阳提速启动了42个重点项目建设,累计完成投资71.68亿元,投资完成进度连续两年名列汕头第一。下来,我们将加大大项目的招引力度,以大项目促进大发展。比如,中电(南方)云计算科技园项目计划投资60亿元,力争在今年动工建设;计划投资约600亿元的东部新城项目,也将于近期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p#分页标题#e#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