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潮讯 > 潮人杂志 > 时代潮人

陈伟南:大爱无垠 潮人楷模

来源:时代潮人 2016-05-22 11:20:32 责任编辑: 人气:

2001 03 27 香港潮州商会就职典礼致送礼品与主礼嘉宾李嘉诚博士

蔡东士(右)与饶宗颐(中)、陈伟南先生亲切交谈

文 / 马伟强 图 / 陈利江 林奕妍 陈宏文

在潮汕地区,陈伟南的名字家喻户晓:他是成功的企业家,一生勤勉、建业聚财硕果累累;他是善长仁翁,乐济好施功德无量;他既是潮汕文化的代表,也是潮汕文化的杰出传播者。接近期颐之年,陈伟南依然在为提升潮汕文化的国际影响力、增强海内外潮人的凝聚力、推动潮汕地区的繁荣发展而奔忙。2015年10月29日,央视《记住乡愁》节目组走进潮州,开拍名为“心慈向善,造福桑梓”的陈伟南专题片。“伟南精神已经成为潮州文化的重要体现,成为粤东乃至全球潮人学习的榜样”,潮州市市长卢淳杰在专题片开机仪式上的发言代表了各界心声。2016年3月9日,陈伟南在香港接受本刊采访时反复强调:事业成功在于努力,人生价值在于奉献。看似平常的话,其实既是陈伟南自身经历的写照,也是他竭力推崇的价值观。他的至交、同乡兄长——国学泰斗饶宗颐还专门为这句话做了题签。

近一个世纪以来,在纷繁复杂的不同时局穿越,陈伟南又是如何乘风破浪、驾驭人生与事业之舟的?

从潮州韩山师范毕业后的第二年,1937年,也是中华民族开始全面抗日战争的第一年,陈伟南终于说服父母,奔赴香港。这条路,对于那个年代有志向的潮汕青年来说并不陌生。个人即便天赋再好、再勤勉努力,如果没有稳定的社会环境,施展抱负的机会也极少。这或许正是老一代华侨们普遍具有强烈爱国爱乡情结的重要原因。

1941年12月25日,日军铁蹄踏入香港。由于内外交通几乎断绝,贸易立足的港岛顿时一片混乱。这年陈伟南23岁,正是他闯荡香港的第五个年头,供职于姐夫林树科的香溪公司,事业也渐入佳境,与林树科妹妹林碧婵新婚燕尔,生活其乐融融。然而,战争的疯狂蔓延令他蒸蒸日上的小康生活化为泡影。公司因日军查封被迫歇业,家有孕妻分娩在即,生活的目标陡然从追求幸福陷入到谋求生计。

与生意场上常见的跌宕相比,这或许才是他一生最为坎坷的经历。75年后的今天,陈伟南再度忆起这段岁月,他表现得越发云淡风轻:“没什么,公司不开工,我就去街边摆摊。一个人啊,勤俭刻苦就没问题。”

当年,他又是如何迅速做出调整的?

2016 02 25 陈伟南先生98岁华诞与家人合照-

顺势而为,创造奇迹

一个人对时局的选择能力是非常有限的,但即便时局再不好,只要用心,顺势而为,同样可以创造奇迹。有所成者,往往能审时度势、绝处逢生。

香港营商环境的急剧恶化没有让陈伟南退却。孩子出世后,他将妻女送回潮州沙溪老家暂住,自己只身留守香港寻求出路。面对如此冷清的街市,又能做些什么呢?在许多人一筹莫展之际,陈伟南却开始展露出独特的眼光。

他认定,只要香港人没有逃尽死绝,就一定离不开吃穿日用,那就干脆从卖杂粮开始。于是每到日出之时,香港德辅道西的昌隆竹器店后门口,就会出现一个年轻小贩摆卖杂粮的身影。这些粮食是陈伟南用自己5年间省下的积蓄从大商家那里批发来的,待客热情厚道的他很快将这方小小天地经营得有声有色。

与后来那些“大手笔”的商业决策比起来,人们可能会低估陈伟南年轻时迈出的这一步。在那个困顿的年代,他首先考虑的是香港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他带着善意并看准了时局的刚需。

与摆摊经营粮食生意相比,陈伟南身后的竹器店生意就要冷淡得多。当时人民最缺的就是粮食,而对竹器需求不大,无所事事的店老板每日打量着忙碌又乐观的陈伟南,既羡慕,又日渐欣赏他的人品和商业才能,便尝试邀他一起合作经营粮食。陈伟南被其诚意打动。于是,店老板的资金与陈伟南的才干聚成合力,让往日冷清的店面重焕生机。陈伟南仿佛也看到了事业发展的新契机。然而,一封十万火急的家书再次改变了他的前行方向。

原来,在战乱之中,陈伟南的父亲遭受日军威吓,精神受创,以致无法照顾家庭,并且家中兄长患有眼疾,三弟年幼。百行孝为先,所以他不得不搁下日渐红火的事业返回沙溪老家,一面侍奉父亲、处理家事,一面换上农装下地劳动。

陈伟南清楚,事业的中断并非由于自己能力不逮。在不可抗拒的外力面前,蛰伏也许是必要的,经验丰富的船员不会在暴风骤雨时硬行出海。就这样几年过去了,志在四海的陈伟南终于等来了好天气。日本投降后的第二年,他再度回到香港,任职于复业的香溪公司。

抗战胜利后的香港快速恢复了活跃与繁荣,正如战争时期看准社会对粮食的需求一样,陈伟南这次看到了香港新兴工业和交通运输业的广阔前景。橡胶是新兴工业的重要原料之一,陈伟南建议姐夫林树科做橡胶贸易,然而姐夫和当时许多商人一样,并未充分意识到橡胶市场的巨大潜力,因此毫无兴趣。陈伟南见无法说服老板,只能自己找人合作,一起创办星洲胶业公司,并开始代理销售东南亚的橡胶。

陈伟南的眼光再次得到市场的验证,星洲胶业公司的业务不断扩大,后来又发展出经营多种商品的星洲贸易有限公司。

当时,新中国初立,神州大地百废待兴。曾经饱受列强肆虐之苦,又对殖民地“二等公民”政策久已不满的陈伟南,即刻燃起为建设祖国贡献一己之力的澎湃热情。在突破西方国家对新中国经济封锁的过程中,星洲和其他爱国华商的贸易公司一起,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他们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协调各方关系,为内地输入急需物资,运出内地需要出口的货物以换取外汇。

正是因为抓住了这一历史机遇产生的巨大需求,陈伟南的生意得以不断发展壮大。

20世纪下半叶的亚洲风云诡谲。一个商人须时刻保持对社会需求和发展趋势的敏感,方能指挥商业舰队长期领航。1960年代,香港掀起了工业化浪潮。此时陈伟南已在商海沉浮二十余年,作为舰队的瞭望者,他能够越来越娴熟地从纷纭复杂的市场万象中锁定社会殷切的呼唤。

由于各种政治运动的影响,中国内地对香港家禽的供应量逐渐减少,港英政府为此鼓励扶持发展本地养殖业。养殖业对饲料有着很强的依赖性,陈伟南敏锐地眺望到一个新产业的曙光。

1964年,他创建屏山企业有限公司,并在新界元朗手把手地建起了屏山饲料厂。事实证明,他对未来趋势的判断是极准的:随着香港饲养业的兴旺繁荣,屏山饲料厂的规模也不断扩大,越来越多人知道了陈伟南这个名字。1970年,香港粟米饲料进口商会成立, 50多家会员单位一致推举陈伟南担任主席。

花无百日红,香港饲养业终于在1980年代走到了盛极而衰的拐点。新界的饲料厂纷纷关闭,提示着不折不扣的危机来临。不过,冲浪好手总懂得借助浪的威力。陈伟南知道,每一个变局当中,都存在着一股引领局势的力量,如果能找到它,驾驭它,就能成为打开局面的英雄。

香港饲料业衰弱的背后是养殖业的低迷,而养殖业低迷又与中国内地输入香港的禽畜肉类数量增加有关。此消彼长,内地饲料市场需求将会极大释放。然而,长期关心祖国发展的陈伟南发现,虽然内地有着十分明显的成本优势,其饲养生产技术却非常落后,这让他看到了与之合作的可能。

1983年初,屏山企业刚刚引进了当时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的新品种混合饲料生产技术,用这种技术生产出来的混合饲料营养价值高,能让禽畜快速生长。陈伟南打算将这项技术引入内地,既推动自己事业的持续发展,同时也促进内地饲养业的升级换代。这个双赢的方案非常契合内地需求。1985年,陈伟南开始拓展中国内地的业务,先在广州合资创办穗屏企业有限公司,兴建大型现代化饲料厂,后又不断扩大投资,业务逐渐遍布大江南北。

通过陈伟南在内地的业务发展布局,世人不仅看到了一个企业家的身影,更看到了一个先进技术和理念的传播者。多少年来,陈伟南一直与时代、与社会同行着,他总能在熙来攘往的市场洪流中辨别出哪些船只能够稳定前行。

陈伟南有件事迹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在韩师求学期间,陈伟南最爱爬到校园后山上远眺千帆流动的韩江。那无数次遐想中,可能隐藏着后来不断循环升华的精神力量。借助那萌发的力量,他一定看到了远方,更看到了未来。.

老同志、原广东省委书记林若(左)、省长卢瑞华(中)在第八届国际潮团联谊年会上和陈伟南先生合影

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于2001年10月20日在第11届国际潮团联谊年会开幕期间接见陈伟南先生

“克己”与团结:做海外潮人的扛旗者

“时代精神”这个词,也许有些狂飙突进的感觉。洞悉时代风向的陈伟南,以他自己的话来说,其实是一个“稳健”的人。日据时期的香港不容大商业阳光运营,他就委身于摊贩经济,后遭逢家庭变故,他亦能急流勇退。每当行至交叉路口,陈伟南总是量力而为,不会让欲望超过自己的力量。

这种不偏不倚的儒家中道精神,让陈伟南的步履充满了坚实。在跟随时势一伸一屈的过程中,陈伟南始终不变的是“天道酬勤”的信念,这种信念亦强化了他对诚信的坚守。

陈伟南用亲身经历告诉我们,诚信对事业成功有着实际的助益。星洲胶业公司成立之初,橡胶销量很好,资金却严重不足。在此情形下,陈伟南并没有效仿那些“信用冒险家”,而是坚持有多少钱就做多少生意,货一出手就立刻将款项清还货主,宁愿受饿也绝不拖欠。他的诚信让货主相信星洲公司确实业绩良好,从而愿意源源不断地供货,甚至扩大供货规模。就这样,对短期利益诱惑的克服,反而促成了长期的目标。

这种“克己”与“利己”的深层关系,自古以来便是儒家仁义思想的基石。“克己”既然可以“利己”,自然也就有了“利人”的坚固基础。正如陈伟南所说:“一个人的用度是有限的,赚钱除了自己够用,用来帮助别人才是人生的价值。”

儒家中道也让屏山公司的治理摆脱了资本逻辑,充满脉脉温情。在那里,没有私营企业中惯见的上下级间的砥砺,也没有频繁的人员流动,甚至没有裁员。在香港未有社会养老之时,陈伟南就率先在公司内部建立起养老福利制度:年老的员工不强制退休,量力而做;不做或主动提出退休的员工,亦照发工资。他对待伙计就如对待家人一样,常常主动慰问或资助生病的员工。司机病逝后遗下两个儿子,他资助他们一直到完成学业。“仁道”的治理原则并未拖累陈伟南,更没有压垮他的企业,相反铸造了一个极具归属感的团队,这让屏山公司充满活力,使之成为香港养殖业衰退时笑到最后的赢家。

“克己”带来的“团结”效应,想来陈伟南是深谙的。个人事业的成功及良好的商誉已使陈伟南在香港潮汕族群中拥有很高的声望。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或许与读过师范有关,陈伟南总能给相交的人平和、包容的印象,无论他们来自于哪个阶层。2000年,陈伟南当选为香港潮州商会主席。当时的香港,潮汕人已过百万,各式各样的潮属社团不下数十个,而潮州商会只是芸芸社团中的新兵。

民间社团本身就相对松散,虽然都是潮籍社团,但彼此之间交流互动并不多,大家在各自的领域内谋事,在大一些的事情上难以形成合力。这么多潮汕人在香港,而且几乎在每个领域都有人做得风生水起,大家都是喝韩江水长大的,如果彼此之间能加强联系,互通有无、相互提携,那么无论对于香港的发展,还是对于潮汕人自身,不都大有裨益吗?

但是,如何让各个社团达成“克己团结”的共识呢?

陈伟南决定从建立最基本的信任开始,只有越来越多社团领袖之间彼此信任,合作就会水到渠成。而建立互信离不开充分沟通交流。

回忆香港潮团总会成立前的那些经历,陈伟南总忘不了当年创造的一个又一个茶局和饭局。“我先邀请一些兄弟商会的会长共进午餐,用餐时也不谈总会的事情。请他们吃午饭、喝茶,一来二去就比较谈得来。有人就说,中午时间太短,聊得不痛快,不如改成晚餐。我说好。这样十几次后,有人就提议咱们是不是来组织一个总会?这对我来说是正中下怀。我说你们要组织,我赞成,不过有一个条件,要全部(潮籍社团)参加。他们全部举手赞成。”

2001年10月,由陈伟南首倡的香港潮属社团总会正式成立,陈伟南众望所归担任创会主席。他的同乡兄长、至交国学泰斗饶宗颐特地为总会题写了两个字:“团结”。团结力量大,但团和结的过程并不容易,作为创会主席,陈伟南带领香港潮属社团总会,加强社团之间的联络,不断汇聚乡亲力量,参与香港社会事务,表达潮人心声,在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配合支持家乡建设等方面做出了卓越贡献。

而为了促成内地潮汕地区的团结,陈伟南也早早行动。1987年,陈伟南开始以汕头市政协委员的身份参政议政。适逢潮汕地区调整行政区域,陈伟南意识到对大潮汕意识的加强势在必行。在他的奔走联络、精心组织下,潮汕港澳政协委员联谊会于1993年成立,为潮汕港澳地区的合作做了大量工作。

进入新世纪,广东省将振兴粤东经济提上议事日程。2006年在汕头召开“促进粤东地区加快经济社会发展”主题会议,陈伟南利用这个时机,向粤东各市领导提出粤东四市经济社会协作构想,当即得到热烈回应。2007年,粤东四市联合签署了《粤东四市经济社会协作框架协议》,陈伟南的呼吁终于开花结果。

2000.10.14陈伟南先生荣获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颁授铜紫荆星章,由特首董建华先生颁发。

 

陈伟南星颁发仪式

奉献社会,爱国爱港爱乡

1984年,陈伟南回到阔别38年的潮汕平原出席民间艺术晚会。会上,有人问及陈伟南的家乡,答曰沙溪,对方随口表示“沙溪很穷”,这句无心之言深深刺痛了陈伟南的内心。此后,陈伟南回到故乡,亲眼见证了乡土的凋零,更坚定了要为家乡做些实事的决心。

反哺桑梓的义行由此开始,三十余载至今未歇。在沙溪,陈伟南捐资逾亿,先后捐建了幼儿园、中小学校、卫生院、自来水厂、无公害厕所等机构设施,为之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对母校韩山师范学院的捐资,他亦不遗余力。陈伟南每到韩师,总是边走边看边问,发现需要完善之处便主动提出捐资。自己解决不了的,就积极奔走牵线搭桥,直到事情完全解决。迄今为止,他为母校已累计捐资超过1300多万元。受惠于陈伟南奖教金、奖学助学金的师生超过2000人。

陈伟南的捐资主要集中在医疗和教育。这两个领域,即使放眼全国也是公共事业不折不扣的短板。由于认识的局限,许多地方视其为财政负担,然而这两样恰是陈伟南最为看重的。医疗给人健康的体魄,使人凭借自己的劳动能够持续创造财富,使人有更多的时光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而教育启迪人的思维,赋予人们知识、技能和眼界,鼓励人们不断精进,为社会做出更大贡献从而收获更多果实。这两项事业,都关系到人民的长远福祉。

陈伟南将慈善当成自己的天职,称之为“取之社会,用之社会”。许多时候,他还自愿担起公益机构的部分职责,比如许多捐赠都是他身处其地、考察实情后主动而为的。捐赠后他不忘跟踪情况,保证善款取得实效,一旦发现资金不足,还要立即追加捐款。有人总结了陈伟南慈善的“三不”原则:不等提出,主动捐赠;不图留名,重办实事;不提要求,无私奉献。这些原则,只有真正将公益视为“公义”的人方能做到。

唯有教育方能传承,否则黄金时代也只是昙花一现。陈伟南深深懂得教育的重要性,因此除了捐资,他还亲自以网络对话的方式参与到教育中来。他常常在个人网站的留言板上为年轻潮人答疑解惑。“与年轻人沟通,教导年轻人,是我们老年人的责任,引导年轻人向上亦是我的理念,凡有益于家国的事情,必须支持,使他们觉得有人认同,定会更积极去干。”虽然陈伟南事务繁忙,但仍乐于回复年轻人的询问,这些回复都是陈伟南亲手写作,再由秘书代传上网的。

陈伟南的义举也影响了一大批年轻潮籍企业家为家乡做好事、做实事。在本刊记者进行专访时,就有两位潮籍企业家带着公益方案来咨询他的意见。陈伟南开心地接待了他们,并将自己意见建议倾囊相授。

除了从事慈善工作,陈伟南还积极支持潮汕地区的文化学术事业。随着经济发展和信息全球化,文化越来越成为指导人们行为的重要因素,文化竞争也越来越成为影响族群兴衰的关键因素之一。陈伟南明白,弘扬中华文化和潮州优秀人文传统迫在眉睫,这对于凝聚世界潮人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多年来,陈伟南一直大力支持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潮汕历史文化研究基金会、饶宗颐学术馆、侨批文物馆等专门机构的建设,同时还响应饶宗颐的倡导,积极支持建立“潮州学”,号召世界学人参与到潮学研究中来。为了切实支持潮学的发展和传播,陈伟南接受饶宗颐的建议,将国际潮团总会年会和潮学国际研讨会绑定,形成与国际潮团联谊年会每两年同时召开的固定制度,为潮学研究推向国际交流建立了一个长期平台。

在这一点上,陈伟南再次展现了他作为时代瞭望者的本色。随着“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实施,围绕海上丝绸之路的研究将会越来越多,而正是在这条古老的商路上,潮人们曾发挥了不可取代的作用,书写了可歌可泣的历史。著名历史学家冯承钧曾说:“南海诸国与中国交际有两千年之久,而近数百年来华侨之往来居留者,何止千万人。不惟经营实业,且有拥众自王者,此种殖民成绩,设无记述,其事迹终必湮灭而不彰。”由此观之,潮州学肩负着在历史长河中留下潮人乃至中华民族声音的重大责任,而陈伟南极具前瞻性的领头支持,利在长远,功在千秋。

“如果在商言商,只顾赚钱,那没什么意思。”陈伟南用极平实的话语表达了他对“大义”的推崇和秉行,也触及了人性深处的需要。“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是儒家的经典理念,不过陈伟南也许有着独特的理解。他认为,既然奉献并不限于金钱,那么奉献亦不只是富人的专利,各种条件下的人都能按自己的能力,为他人、为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

如果社会的进步总需要一些领头人,他愿意只做一剂良药的引子。

2016年3月9日,陈伟南先生在午餐期间与两位潮籍企业家讨论公益方案-

薪火相传:事业、家风从弘扬到创新

大树参天,离不开幼苗时期的浇灌。支撑陈伟南善行的内在精神很早就播下了种子。生于耕读世家的陈伟南从小就受父祖辈言传身教的熏陶。“老实终须在,作恶无久奈”,此类谚语从未让陈伟南产生逆反心理,相反,他用后来的人生经历证明了它们的正确。也许是受益于良好的家庭教育,陈伟南非常重视家风的传承。

陈伟南的儿子陈幼南回忆,父亲虽然比较严肃,但却极少训斥他人。陈伟南创业时期非常繁忙,仍经常抽出时间陪孩子们去沙滩玩耍。虽然相聚时间不多,但他的一言一行无不被孩子们看在眼里。

陈伟南常常对孩子们说:交朋友不要带有目的性,要对别人好,但不要图回报。这种信念在陈幼南的心中潜移默化。他说,自己一家人都很赞同父亲这种观念,因而都拥有许多朋友,“只要待人真诚,别人就会对我们好,便能交到朋友,这是很自然的事。我的孩子也很认可这些道理”。

陈幼南的成长经历中,陈伟南一直扮演着开明家长的角色。小到平时的兴趣爱好,大到国外留学、工作的选择,陈伟南对儿子的决定一直抱着支持鼓励的态度。

陈幼南现任屏山企业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当初选择回到父亲的企业,不能不说是一种情怀的传递。1985年,在国外工作的陈幼南回港探望父亲。陈伟南对儿子提及内地改革开放的巨大机遇,描述了在内地发展事业的美好蓝图,也表达了自己造福乡里的决心。陈幼南被父亲的想法深深打动,毅然辞去国外工作,回到香港帮助父亲。30年来,陈幼南将国外规范化的制度管理与家族企业人性化的“儒商”管理结合起来,为公司注入了新的风气。陈幼南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在他的领导下,屏山企业有限公司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追随父亲的脚步,陈幼南也积极投身到社团工作当中。1998年,陈幼南发起组织了国际潮青联谊年会和国际潮青联合会。2013年,他又发起组织了国际潮籍博士联合会,意在整合国际潮籍博士的优势资源,开展扶贫救灾、助学兴学等各项慈善事业。国际潮籍博士联合会以宗亲乡情为纽带,在推动潮汕地区与外界交流合作方面做了诸多有效的探索:邀请外国专家在潮州市中心医院做心脏手术示范,陈幼南亲自充当翻译;举办各类讲座,让附近医生都来听课;推动潮汕地区医院与上海、广州等地知名医院的交流培训,等等。

“父亲很多理念在无形中影响着我。社团的工作,我答应了就一定会尽力去做。我和太太现在经常过去父亲家里吃饭,很多问题我都会向他请教。”

对此陈伟南感到由衷的开心,自己的企业和慈善事业不但后继有人,更在发展中不断创新。

陈伟南与何厚铧

陈伟南在宝山中学“道德讲堂”上,与学生合影

职衔与荣誉

香港爱国实业家、潮人楷模陈伟南先生,1919年出生于潮州市潮安区沙溪镇,1936年毕业于省立韩山师范学校。1937年赴港谋生,艰苦创业,先后创办香港星洲胶业有限公司、香港星洲贸易有限公司、香港屏山企业有限公司,成为港澳工商界的佼佼者。曾受到江泽民、李瑞环、李岚清等中央领导人的接见。

如今,接近期颐之年的伟南先生除了担任屏山企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星洲贸易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广州穗屏企业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等企业职务,还在社会事务方面尽心尽力。

主要社会职务:

香港特别行政区首届推选委员会委员、香港潮属社团总会创会会长、香港潮州商会永远荣誉会长、香港饶宗颐学术馆之友创会会长、国际潮学研究会会长、国际潮团总会常设秘书处顾问,澳门潮州同乡会永远荣誉会长,广东省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香港区代表、广东省海外交流协会海外荣誉顾问、广东省归国华侨联合会顾问,广东省潮人海外联谊会名誉会长,广东金融高新区股权交易中心“华侨板”名誉理事长,政协汕头市委员会名誉主席、特聘委员,潮州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名誉会长,揭阳归国华侨联合会名誉会长,还在北京、上海、四川、泰国、新西兰等潮人社团担任职务。

主要荣誉与勋衔: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颁授铜紫荆星章;广州、汕头、潮州、揭阳四市“荣誉市民”称号;泰王御赐五级白象勋衔;第二届港澳与粤东北县经济投资论坛全球潮属商家典范;广东省政府颁授南粤慈善家;潮州市政府授予弘扬潮人精神特别贡献奖;北京第三届潮商大会颁发世界杰出潮商荣誉宝鼎;国际小行星中心和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将8126号小行星命名为陈伟南星;2008年华人慈善(南方)盛典颁发慈善人物奖;2008年度广东十大慈善人物奖;广东省侨务办公室、省海外交流协会授予“服务华社·真情奉献”荣誉人士称号等。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