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潮讯 > 潮人杂志 > 时代潮人

对话李大西:科学与艺术结合可催生21世纪创新力

来源:时代潮人 2016-02-25 19:45:08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与李政道教授讨论

谈留学:

对国家来说,留学形成产业规模是一种进步

时代潮人:1980年您去美国留学时,中国刚刚打开改革开放的大门,有机会出国留学的人很少,但您已经成立了家庭,最终决定远赴海外深造的最大动力是什么?

李大西:年轻的时候,能有机会去国外学习是很幸福的事,更何况那是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李政道教授的项目。1978年我考上了中大的出国研究生,虽然国家有心培养人才,但因为刚改革开放,大家都不懂留学的程序,学生不知道怎么联系国外院校。而我因为之前做研究时,与一位麻省理工的教授建立了联系,便尝试着通过他能找到留学的门路,但由于那个年代的环境问题,外国学者对中国大学生的水平既不了解、也不信任,所以没有给予回音。

李政道教授了解中国大学生的情况,他想挑选一批优秀的年轻人出国留学,专门与邓小平同志说了这个事儿,所以后来制定了一个针对赴美物理学留学生的CUSPEA(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计划)专门考试,由美国资助奖学金。1979年,这个项目在国内17个重点大学里挑选100多人去参加考试,那情景相当于“上京赶考”,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刻。当时我考了全国第二名,媒体都纷纷报道了。1980年我就去了美国,李政道教授还亲自来面试了,心情很激动。

对研究生来说,能去美国接触更高级的学问,显然是很重要的事情,那时我们的求知欲望很强,这也是我们不辞万里求学的最大动力。这次考试改变了我的生活、我的家庭。留美的第二年,我的太太也到美国留学,所以说,李政道教授的项目,给改革开放的中国又开了一道赴美留学的大门。

时代潮人:到美国留学的前几年,遇到过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李大西: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是野心勃勃的。一开始去到美国,各方面的冲击、文化的震撼都很大。因为被挑出来赴美进修的留学生成绩都很厉害,所以在学业上的压力并不大,主要是观念上的冲击。

留美的第三年,我感觉左耳听力下降了,后来一检查,发现听觉神经上长了一颗肿瘤。刚开始时,因为不想中断研究,我一直坚持先完成博士论文,再做治疗,但家人、导师和同学都劝我尽早做手术,以除后患,几番考虑和劝解后,我同意了,因为内心其实更希望能够把研究长久做下去。所以在写博士论文之前,我把肿瘤摘除了。幸运的是,当时美国的医疗条件比较先进,降低了死亡风险,医生告诉我,如果在中国做这样的肿瘤手术,死亡率高达25%,但也因为摘除肿瘤,最终动到了听觉神经,所以我现在左耳听力不再像常人一样。所幸捡回了一条命,没留下什么大的后遗症,这件事也让我切身体会到,科技强大对个人、社会的重要性。

时代潮人:上世纪80年代能去美国留学的,都是从精英中再挑选拔尖的人才;而今天,出国留学的数量上升了,走向了产业化、规模化,其中也有一些资质较差的留学生,应该怎样看待这种新的留学形势?

李大西:因为我们那时候留学的机会很少,门槛也很高,资源宝贵,因此在人才选拔方面会比较严格,更需要综合考察,千挑万选出来的学生必须要优质。但我觉得,学生当中永远存在水平高低的问题,世界那么大,出去看看终归是好事,现在中国输送了大量的留学生,也是祖国的一种整体进步,毕竟当时全国就只有几百人拥有机会出国进修,现在有了产业支持,个人发展、改变人生的机会就变得更加平等了。而对留学生自身来说,无论以前个人水平如何,出去走走总会有收获,因为有些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没办法用现实的因素去考量他们的进步,也不应该再用往日的眼光去评价当前的形势。

时代潮人:您对现在的留学生有何建议?

李大西:根据自身经验,我有几点建议,希望对他们有所帮助。首先是兴趣,你想要学什么就去学;第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去到外面可以学习别人的长处,吸取他们的教训、取长补短。作为大学生来说,我认为学习不应该局限于自己的学科,除了学习专业知识和技能,还要多学学科学、艺术、人文等方面的知识,全面发展当然更好。

1985-05得博士学位与章义朋教授一起

谈事业:

“科学家”“金融家”“社会活动家”都是虚的

时代潮人:您将自己的人生、事业经历划分成几个11年,这其中有什么关键因素影响了您的人生?

李大西:我在美国的第一个11年,主要研究高能物理理论,特别是超弦理论,想完成爱因斯坦一生努力的目标,把万有引力和电磁力、弱力、强力统一起来。我所研究的超弦理论,不仅需要在超导超级对撞机上完成实验(注:美国曾耗资数十亿美元建造的实验项目,但由于花费太大,被美国国会在1993年中止研究),而且至少需要50年才有一定的结论。这是一个令人失望的结果,我觉得需要适时做出改变。于是第二个11年进入了华尔街,主要研究金融模型,希望把探索科学规律的方法运用于金融市场,而且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急需引进国外先进的金融经验,也许转型后我能在金融领域帮助到祖国。9·11事件再次影响了我的人生轨迹,我目睹了恐怖袭击,我的同事、朋友不幸遇难,之后我开始重新思考人生方向,我要抓住时间去实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2002年从雷曼兄弟辞职后,第三个11年,我便开始专注打造平台,通过国际华人科技工商协会,推动科技与商业融合发展。

时代潮人:第四个11年是延续第三个11年的方向,还是有新的突破?

李大西:实际上,第三、第四个11年之间是属于一个比较平稳的过渡,因为我想做影响更长远的事情,现在,我一方面推动国际华人科技工商协会发展,做风险投资,这是把国外先进科技引进中国,把中国市场推向国际。另一方面,我觉得想要提高中国的创新能力,教育和人才是最重要的,教育对中国而言是百年大计,是可以留下一个百年的基业,带着这个心愿,我接受了美国哥伦比亚国际大学校长的聘请,力推创新创业教育。第四个11年,基本上是我前面经历的一个自然延续。

时代潮人:2015年6月接任美国哥伦比亚国际大学校长后,您当下主要的任务是什么?

李大西:哥伦比亚国际大学的目标是成为世界一流的创新创业杰出大学,我们希望打造自己的创新创业教育品牌,办出自己的特色。比如我们聘请了很多交叉学科背景的大师任教,他们当中有美国州长、音乐家、科学家,透过科学、艺术和其他领域的结合,催生出更多的创新,培养出更多的maker(创客)。而我最主要的任务是找人才、找大师,把先进的科技引进中国来,虽然目前暂时只招收美国的学生,但我们已经计划在中国吸收优秀的人才,教育是中国提高创新能力的重要途径。

时代潮人:您最近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建校五十周年讲座上做了“科学·艺术·创客”的演讲,分享这个主题的意义是什么?

李大西:爱因斯坦说过,伟大的科学家也是艺术家。在研究超弦理论时,我发现,艺术和最前沿的科学其实是紧密不分的,像我致力研究的超弦理论,弦作为物质组成的最基本单元,所有的基本粒子如电子、光子、夸克都是弦的不同振动态,就如一根小提琴的弦,可以拉出不同的调子。整个世界,就如同一支浩大无比的宇宙交响乐。科学和艺术共同的基础都源于人类的创造力,追求人类社会的深刻性和普遍性,这又与创新创业有关系。而今天,21世纪的竞争是创新能力的竞争,中国要实现崛起的中国梦,需要大力加强培育创新能力,所以做了这样一个主题分享。

时代潮人:您在很多场合都鼓励大家去做创客,这是基于目前大众创业的时代背景下提出来的理念吗?

李大西:创客是我们一直在倡导的事情,创客和创业当然有关联的,有的创客可以变成创业者,但也有的创客只是在坚持自己的爱好。我鼓励他们做创客,不等于鼓吹他们一定要去创业。如果这变成全民创业的社会,我认为这是不对的,并不是所有人都应该来创业的,有的人适合,有的人不适合。而且创业的失败率还是挺高的,重要的是要做好准备。年轻人通过创业经得起考验,得到提高才是好事。

时代潮人:作为全国政协海外特邀代表,您在建言献策方面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广为人知的是为“十一五计划”精心准备了100多页建议,也为广东省及家乡潮汕地区的发展提供了视野非常开阔的战略建议。可以说您是以“智库”“外脑”的形式为祖国和家乡服务。在那些建言中,哪些已经得到采纳并落地执行?

李大西:当时提了十条建议,中国政府都给了我们很大的认可。当然,并不能说我的提议直接带来了政策的落地,但起码证明,我们和决策层形成一致观念,达到共识,认同这样做是有利于祖国发展、符合人民利益的。比如我建议减轻农民负担、鼓励留学生回国、千年计划调整年龄、建立千人计划创业基地……如今都看到很多相关政策,鼓励人才回国创业的举措,也让更多人感受到祖国是求贤若渴的。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我曾考察了很多亚洲国家,察觉到那种投资过热、股市泡沫的危险气息,再加上华尔街流传的各种金融小道消息,危机似乎已经磨刀霍霍向亚洲而去。回美国后,我就发起国际华人工商协会向中国政府提交了一个建议书,里面分析到亚洲金融危机会形成怎样的路径,提议一旦风暴来临人民币不能随之贬值,让香港在回归的关键点上应提前做好准备等等,这些建议对稳住国家经济是起到帮助的,所以朱镕基总理很感谢外面的建议,事实证明我们的提议是符合形势的。

不得不说,中国的大部分决策都具备了长远目光。在离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的更早之前,人民币外汇储备并不高,中央有几次让人民币大幅度贬值,这其实是做好了一个抵御金融风暴的准备,让人民币不必在风暴来临前再贬。这对大陆、香港和国际经济都有好处,因此亚洲金融危机对中国直接的冲击不是很大,尽管当时面临了进出口的压力,但这是一个长远大计。

时代潮人:现在大家在介绍您时,提到您不仅是“科学家”“金融家”,还是“社会活动家”,您认同这个身份界定吗?

李大西:人总是要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总要做些对这个社会、对这个世界有意义的事情,我只是尽自己的能力去做。这些头衔都是虚的,做事情的时候,谁会去想自己是什么“家”?

2008年10月和全国政协副主席李金华在深圳高交会谈金融危机

谈潮汕文化:

宝贵的文化艺术不能在这一代毁了

时代潮人:现在事业蒸蒸日上,您还有时间常回潮汕老家吗?

李大西:我出生在普宁,对家乡有很深的感情。我的父亲当过普宁师范学校校长,也算是桃李满天下,我的一个弟弟也留在家乡,另一个弟弟、姐姐和妹妹分布在广汕深,只有我离家最远,我和太太、孩子都在美国生活,但即使时间很紧张,每逢重要的传统节日,如春节、清明,我都会尽量回家乡,只是叙叙亲情,不去惊动其他亲朋好友。

时代潮人:作为潮汕人,您认为潮汕文化如何才能更加发扬光大?

李大西:潮汕文化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群策群力才有更大的发展。至于做法,我认为第一是要重视教育,延续传统。我们潮汕地区历来重视家学、重视育人,从潮汕古人尊崇韩愈以及培养了一批大师级的当代人物等迹象可以看出,潮汕人从骨子里是尊重知识的,但现在潮汕的教育优势不明显了,所以还要加大力度提高教育水平,保证教育质量。第二是要重视文化艺术的发掘与发扬,比如潮州音乐、潮州戏、潮州菜等,我正在帮助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合作引入一个关于中国民族音乐室内演奏的项目,将来有机会也要把潮州音乐引入美国。这些宝贵的文化艺术必须发扬光大,不能在我们这一代的手里毁了。

2009CASBmeeting欧元之父蒙代尔教授,彭克玉大使参加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