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潮人纵横  >  正文

王卫:了不起的骑士精神

评论

王卫.jpg

文 / 林琼斯

王卫,齐天下创始人。这个30岁出头的潮汕小伙,“来头”不小。他是第一个完成单车环行中国的大学生,创了吉尼斯纪录;是首部广州亚运会志愿者宣传片主角;还是2008北京奥运会和2010广州亚运会的火炬手。然而,他非明星,亦无“背景”,就一民间“草根”,一“新广州人”。2008年秋季,他与几名热衷于行万里路游学的同伴探讨了公益创业之路,受《西游记》和《礼记•大学》(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启迪,团队取名为“齐天下”,即“修身,齐家,治企,游天下”。齐天下创造了一个个无法被复制的里程碑。

骑行旅程一步步走开,似乎从王卫接奥运圣火那一刻开始,他的骑士精神就一发不可收拾。

看过《练习曲》的人,多数会被男主角阿明那句“有些事现在不做,以后都不会去做了”这句话深深打动。第一次知道王卫,我就想到了阿明,那个干净明媚的少年,和他的单车和吉他。电影里的阿明在有风的季节一个人旅行,他骑上单车,一路上遇到了很多人,比如想借助影像制造梦想的工作者,执着于将太平洋的风捕捉入镜;比如来自立陶宛的女模特,在花莲的海边告诉他她的国家没有山;比如即将退休的女教师,向他讲述自己恋恋不舍的心情;还有导游兼司机的陌生人,一边和他分享盒饭,一边告诉他眼前那群下岗女工的生活……

王卫的故事,就像这部《练习曲》的主题一样:人生是一次充满未知的旅行,人生是一首需要不断练习的曲子。

骑行里的生活美学

从2004年开始,王卫每年都会去骑车、徒步。王卫说,骑行是一种生活方式,“当成工作的话,也许是蛮辛苦的,但这对我来说就像别人游泳养花一样,是能够痴迷其中的生活乐趣,既不是负担,也不用担心玩物丧志,对我而言是很好的人生状态。”

单车在中国是很传统的交通工具,跟大多数80后的孩子一样,王卫对单车的记忆,也来自父母的启蒙,上学后,他和小伙伴培养了骑车上学的友情,后来,他爱上一个人在单车上在城市里穿梭的感觉,再后来,就有了“为爱南北大穿越”的壮举。

在这个汽车才是王道的时代里,单车似乎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很多人宁愿躲进钢铁制成的车厢里,也不愿在雾霾的空气中抛头露面。“坦率来说,在广州市区我比较少骑单车,一般骑行我会选在郊外,一周一次。”在开始“为爱南北大穿越”之前,王卫这种每周一次的郊外骑行,就像是为这次壮举的完美铺垫。骑单车是一项要靠体力来支撑的活动,选择它来完成两千多公里的旅程,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用爱好来解释,很难再找到更好的理由,“走路太慢,开车太快,骑车刚刚好,我不想错过太多沿途的景色”。王卫骑川藏线的时候,电影《转山》还没有出街,滑坡、泥石流、狼群、高原反应等电影中可以看到的情节,还只是停留在想象阶段,但王卫坦言,“现实骑行所遭遇的危险,远远超过那些电影情节”,他在梅里客栈遇到完成环球骑行回来的陈守忠,一位来自台湾的车友,“之前我在杂志上看到关于他的报导,没想到他会突然间出现在我眼前,晚上我们在酒吧一起喝酒,他是我骑行路上的启蒙老师,是他让我觉得骑行也可以是一份守候一生的事业,那时候我就暗下决心,毕业之后也要骑行世界”,话语之间带着一种信念,“出发,只需要上路的决心和热情。”王卫说。

走过东南亚

2009年9月20日至12月12日,王卫作为8名广州亚运志愿信使之一,在没有资金资助的情况下,自愿以民间公益的形式,骑行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柬埔寨、老挝、越南,在这六个国家开展亚运的宣传。在这之前,王卫已经参加过一个由广州电视台跟韩国光州KBC电视台合作拍摄的纪录片《on the road》,“那时候我们3个来自中国的车友去韩国参与节目录制,由于语言不同,跟韩国车友的交流显得很陌生,但是对单车的共同爱好很快拉近了我们的距离,”节目录制很顺利,“那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充实感,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我们花三个月的时间骑行东南亚,每个人带着不到3000元”,年轻时候的满腔热血,更像是一场和自己的较量,新加坡是王卫一行出境后到达的第一站,当时就因为资金不足而陷入困境,王卫试图联系之前认识的一位美籍华人马创南先生,“他知道我们的情况后,就介绍马来西亚的华侨马汉坤拿督等给我们认识,有了这个成功的开始,后来在马来西亚、泰国等行程的吃住,都是沿途的华侨帮助我们解决的。”王卫在马来西亚当地一所小学演讲的时候,陆川导演帮他们拍了一个短片,“我没想到我有机会可以到大学演讲,到小学演讲”,旅途的不可预知就是这样给了王卫很多的感动和惊叹,初出社会的他也很好奇这些素不相识的人为什么愿意这样帮助他们,马来西亚华侨张宝顺告诉他,自己十二三岁的时候一个人从福建来到马来西亚,当地的华侨也给了他很多帮助,现在他已经六七十岁了,“我希望这种爱心能一直传递下去。”

六个国家,三个月的骑行,为王卫后来的“为爱南北大穿越”埋下了伏笔,积攒了经验。“也为我将来要做的事业找到了支撑点”,王卫说,“现在回想起来,能够以一名志愿者的身份通过骑单车的方式宣传低碳环保,宣传北京奥运,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事实上,在经常骑车的车手里,能像王卫这样感受和理解骑行的人并不多,王卫已然把骑行变成了一种后现代的行为艺术。

为爱南北大穿越

2013年9月30日,王卫准时从广州出发,正式开始“为爱南北大穿越”的极限挑战,从广州到北京共两千五百多公里,王卫花了七天半的时间顺利完成。“正常从广州骑到北京要二三十天的时间”,王卫每天平均骑行365公里,这意味着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4小时左右。与2006年大二暑假的第一次长途骑行相比,此时的王卫已经是个老资历的骑行者,单人骑行总行程五万多公里,相当于绕地球一周有余,即便如此,把两千多公里的路途限定在7天完成,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除了完成自我的超越之外,我还希望能够给山区的孩子做点好事”,王卫把这次极限挑战定义为“为爱远骑”,“我骑五千里,你捐五块钱,任何人都可以参加捐助,五块钱就够孩子们吃两顿午饭了”。公益是王卫的另一个人生理想,他希望能通过公益的方式,帮助更多的孩子走出贫困,走向更好的生活,关于这一点,他自己深有体会,“有一年冬天,我带着200块钱从广州骑到北京,想要挑战最寒冷的骑行方式,我带着睡袋和饭盒,准备以露宿街头的义工旅行方式完成这趟旅程,骑到三水的时候我经过一家路边的饭店,当时我已经饿坏了,我在饭店门口徘徊了好久,在想怎么开口蹭饭,就在我很紧张很焦虑的时候,老板娘走出来了,她看见我一身装备和单车,就问我是不是吃饭啊,我跟老板娘说,我要骑去北京,可不可以给我一份米饭加酱油,吃完我帮你洗碗洗一小时。”王卫的骑行梦想和勇气打动了老板娘,老板娘不但没有跟王卫收钱,也不用王卫帮忙洗碗,她帮他加满了热水,并支持他继续前行,“老板娘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如果她当时拒绝我,我可能就放弃了,可能就往回骑了,这也是我后来为什么要做公益,人要常怀一颗感恩之心。”

“网上经常有人在讨论中国到底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我认为只有自己出去走一遭才会知道,我的经历告诉我,社会上还是好人多,特别是那些小地方,他们更淳朴。”这次“为爱南北大穿越”,王卫共帮“免费午餐”筹到了三万多块的资金,回想起一路艰辛,王卫觉得很满足。两千多公里的路,对于汽车旅行来说,可能就是十几个小时,但因为选择单车,而成为了一场耗时7天半的旅程。在这7天半里,王卫经历了快乐,憧憬,恐惧,疲劳。

在王卫的骑行故事里,单车是他生命的一部份,他以这种长距离苦行的方式,扩宽自己的生命界限。如今,王卫在广州的游学馆除了代理销售自行车和户外装备之外,还经常举办游学会、茶话会、夜游骑及周末休闲骑游等活动,分享骑行经历 ,“对一个有勇气在路上的人来说,创业遭遇困难的时候,想想路上的艰辛,内心会更容易看得开。”

对话王卫

潮人纵横:什么时候开始了第一次骑行,那时候对野外生存已经有概念了吗?路上遭遇过什么困难?

王卫:真正意义的骑行应该是在高三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到揭东一中参加考试,我突发奇想,骑车去,三十多公里,再骑回来,之后就慢慢对骑行得更远产生憧憬,再后来就在想着大学要骑得更远。那时候对野外生存没有太多的概念,就是觉得好玩,有挑战性,这似乎和咱们潮汕人敢于去闯荡有一定的相关联,当时路上也没有太多的困难,就是屁股特别的痛,只能强忍住。

潮人纵横:骑车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王卫:很多很多。一路上看到的都会去想。比如骑出去了,会不会在路上挂了;比如想着我可以比同龄人更有勇气走出来,内心觉得挺自豪感的;比如看到穷困的山区的孩子,内心有种想帮助他们,但又帮不了的一种忧伤的感觉;比如我在西藏那数十仅是的上坡,匍匐气喘息息地骑行,在想为啥出来找这活受罪?但当我到了山顶,准备下坡的时候,内心突然觉得,这坡上的太值了……比如在路上因为骑行的关系,旅游景区给我免门票,饭馆的老板请我吃饭,途径的司机对我竖起大拇指,这些都会让我感到温暖;比如在路上阅人无数,寻师访友,也得到名师指路,这是信仰之旅的启蒙。

潮人纵横:运动难免会受伤,你目前的身体状况如何?

王卫:我的安全意识比较强,而且出发之前都会做充分的准备,身体目前没什么问题。其实,骑行本身是一种健身养生的生活方式。

潮人纵横:你对饮食有没有什么讲究?

王卫:骑行中国以前会有,现在不会了,只要不过期,都能啃到肚子里。我的纪录是07年大三寒假,带两百元从广州骑到北京,过年期间在陕西,山西一带,啃馒头将近一周,也是这样过来的。

潮人纵横:喜欢你现在的生活吗?说说你的规划。

王卫:超级喜欢现在的生活,虽然是忙了些,累了些,但为自己的内心喜欢的事业而奋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儿。未来的日子,如果是说事业的话,那我首先是要实现骑行七大洲的梦想,作为创始人,这种经历很重要;其次是将齐天下的社会企业模式做好,并在全国推广,这包括办一所关于行万里路游学的实体大学。家庭方面,我希望今年可以找到合适的对象,会顾家的,给爸妈有个交待。奋斗久了,有时候还是挺想有一个小家,这样生活的幸福指数会更高些。

2.jpg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