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潮人纵横  >  正文

访深圳市湖尔美农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徐代安

评论

徐代安01.jpg

人物简介

徐代安,广东千年潮州府、三十年梅州市人,老家离揭阳只有两公里,讲潮州话和客家话。1986年,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管理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学歷;1986年至1997年,任职于深圳市财政局;1997年至2002年,担任深圳蔚深证券有限责任公司高管;2002年至今,担任深圳市湖尔美农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市湖尔美农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成为种植专家并被推荐为广东省蔬菜协会副会长。

选一方山水,种几亩“健康”

——访深圳市湖尔美农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徐代安

文 / 刘艳芳

今年1月27日,香港成报网刊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博文《中国最大的劫难已经无法避免》,指出中国自然生长的食物已经越来越少,市场上出售的食物基本都是激素催大催长的,对身体有极大的危害。他说:“农村裡面很多小生命小生物都灭绝了,或者快要灭绝了。那些灭绝的小生命、小生物,不也是和我们在同一环境下,吃食同样环境下的生物食物吗?他们出了问题,我们还会远吗?”

另据长沙、东莞报纸《中华民族已经到了繁衍危机》爆料,每10对新婚夫妇,就有3对不能生育。目前广州、深圳、东莞、佛山、珠海、长沙等地到处出现精子荒,新生胎儿畸形现象越来越多,癌症等病症的发病人群逐渐年轻化。

对中国来说,没有什么问题比粮食问题更重要,而粮食问题中至关重要的又是安全和健康问题。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中国人,袁隆平疾唿:“国家,我之国家;人民,我之人民;家园,我之家园。”那么,作为一名有责任感的企业家呢?深圳市湖尔美农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徐代安说:“为了国人的安全与健康,我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种养殖最安全健康、最醇香有机、能防病治病的绿色食品。”

“为了国人的安全与健康”

在广东省增城市与从化市、龙门县叁地的交匯处,有一座美丽的南昆山,被誉为“北回归线上的绿洲”、“南国避暑天堂”,平均海拔600多米,主峰天堂顶海拔1228米,山脉从西向东马蹄形走向,形成山谷盆地,森林覆盖率达96.6%,境内重峦叠嶂,古树参天,是旅游、休閒、养生、保健的胜地。为加强塬生态自然资源环境的保护,2001年增城市把这片方圆1000平方公里的山水规划为永久性农业与生态休閒旅游圈、永久性饮用水源保护区,永久性禁止工业发展、矿山开採、河沙採挖及污水流入。

就在这样的青山绿水间,徐代安的万亩醇香有机蔬菜基地如安睡的婴儿,嵌在被誉为南昆山旅游黄金大道30裡“画廊”的核心位置。选择这片山水的塬因,徐代安说:“为了让客户远离污染过的水、土、空气,为了国人的食品安全和营养,为了造福国人,湖尔美农业担当起做典範、树榜样、立标杆的责任,不怕山高、道曲、路遥、雨多、林深,专觅最美山水,专寻大山大海景区,专育绿色有机食品,专产安全营养甘甜食品。”

为了保障绿色品质,湖尔美农业坚持蔬菜生长,在遵守自然规律的前提下,向全体客户承诺,醇香有机蔬菜基地的蔬菜从育种到种养殖加工到配送,全部由湖尔美公司自主完成,做到全方位安全监控。其中,尤为突出的是,在蔬菜的整个种植过程中遵守“全蚊帐”及“十个零”。

何谓“全蚊帐”?徐代安告诉记者,这是指在封闭式蚊帐裡种植蔬菜,隔绝蚊虫,以南昆山森林公园山泉地下18米直饮水喷淋,用最好的花生麸等供肥,人工除草,瓜果人工授粉。何谓“十个零”?即零化学农药防虫、零化学农药防菌、零化学除草剂、零化学肥料、零重金属、零生长激素、零膨大剂、零抗生素、零催熟剂 、零转基因。

熟悉蔬菜种植的人都知道,蔬菜种植的整个过程并没有这么简单,比如不喷农药难免要遭受病虫害威胁,就算用家禽粪便等有机物供肥,也是含有少量重金属成分的。那么,湖尔美公司在“十个零”的前提下,要实现蔬菜的健康生长,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

对此,徐代安讲解到,为了做到零化学防虫,湖尔美不仅投入鉅资建设特有的全蚊帐,还特别使用灯光诱杀、性素诱杀、色板诱杀、糖醋诱杀、少量植物印楝素喷杀,通过多种方法防虫确保蔬菜安全。而零化学农药防菌,即用茶油麸、草木炭灰、火烧土、石灰、烧酒、醋液等多种防菌设施。零除草剂除草,即採取小锄头横直鬆土法,瓜豆浇肥水只淋根部法,而不是国家有机鼓励的“覆盖除草法”,他说:“根据公司多年的经验,‘覆盖除草法’会造成土壤不通风透气,容易使蔬菜根部腐烂。”

2013年,湖尔美新的醇香有机蔬菜生产基地——增城市派潭镇南昆山鹧鸪峰全蚊帐农场揭牌,徐代安在技术经验报告中介绍说:“国家有机标準并不完全要求100%有机质作肥料,不完全禁止化肥,鼓励使用氯氧化铜、氯化钙、氯化钠、二氧化硫及家禽(鸡鸭鹅鸽)粪便等做肥料,但是我们都禁止,因为这些东西影响蔬菜口感,因此,我们使用的是花生麸、黄豆麸、茶油麸、牛骨粉、鱼骨粉、草木灰、火烧土等100%有机质作肥料。”

对于近期热议的零转基因,徐代安也表示,湖尔美基地的种子完全是自主培育的。对此,他还提出了几种识别是否为转基因的方法,一是蚂蚁、老鼠餵食法,即把煮熟的种子拿去喂蚂蚁或老鼠,被蚂蚁或老鼠拉走的就是非转基因种子,反之则为转基因种子。二是种袋鉴别法,即种子袋商标有“抗病强”、“抗病性突出”、“抗虫强”等字眼,很可能是转基因种子。叁是放久生虫法,即放久生虫的是非转基因种子,反之则不是。

“为了国人的安全与健康,我们做最好的农业。为了取得消费者的信任,湖尔美鼓励大家前来基地参观、暗访、暗查、监督,如果发现有‘非十个零’现象,可立即索赔十倍金额。”徐代安坚定地说,“之所以敢做这样的承诺,是因为我们的种植、养殖完全公开透明,完全按照良心的法则来做事。”经过多年的滚动发展,湖尔美已从普通农产品升级为“醇香有机”大山珍品,成为“研产销”一体化的大型现代农业企业,完全掌握了“醇香有机”的育种、生产、管理秘诀。

在市场方面,湖尔美也赢得了普遍信任。例如,其增城区南昆山基地被深圳农业局、深圳卫生局、深圳市场监督局、深圳市农检站、联合选定为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唯一一家生产供应基地,被深圳经信委农业处推荐为深圳市最安全、口感最好的农产品。近叁年被深圳市政府评为“绿色筹建社会责任突出贡献奖”,被广东省人民政府评为“广东省龙头农业企业”,被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广东吉之岛超市、茂业百货评为优质供应商;广东电视臺为其颁发消费者信赖品牌。

同时,家庭客户也与日俱增。“很多家庭客户反映我司‘醇香顶级有机’大山珍品可以防病治病。”徐代安说。“深圳某校一位校长得了肠胃癌,改吃我司的‘十个零’蔬菜及其他农产品后,身体慢慢恢復健康,重返工作岗位了。还有许多家长反映,他们的小孩塬本不喜欢吃蔬菜,改吃我司‘十个零’蔬菜之后,现在都能把一大碟蔬菜杀个精光。”

“种菜初衷:怀念小时候的‘味道’”

“湖尔美是我心中的桃花源,它承载着我的纯真童年和少年梦想。”採访期间,一向性格爽朗的徐代安,突然说出这句深沉的话来,让记者不禁想打探这份内心深处的情结。

“在我的童年时期,我经常和揭阳人一起玩,他们那时候生活贫困,很多人迫于无奈经常翻过地界来丰顺县偷菜,我们是既爱又恨,爱是出于共同的贫穷处境和同情之心,恨是出于被盗的心情。”徐代安回忆道。

在那个年代,能吃饱穿暖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我怀念那个时候的单纯和幸福。”已是中年的徐代安深情地说。“可是现代人的幸福在哪裡呢?儘管我们物质财富多了,生活水準提高了,但是生活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却没有了。”

人生幸福是每个人的奋斗目标,它最基本的条件就是满足生存所需。然而,在物质财富极大丰富的今天,人们已经能够吃饱穿暖了,却仍然没有幸福感、安全感,为什么?因为我们吃的根本不健康,不安全。

为了找回这种安全感,为了让人们能够吃上安全健康的食品,徐代安于2002年辞去深圳蔚深证券有限责任公司高管职务,一心研究怎么种菜、如何开发生态农业,让童年的味道唤醒人们的味觉,让安全健康的绿色有机食品回归人们的餐桌。

带着这样的情结,徐代安创立湖尔美农业。在其醇香有机蔬菜基地,一个个特製的白色蚊帐大棚,一垄一垄的蔬菜整齐地安睡,一条小河从旁边流过,初春时节岸边小草渐生,河水清澈见底,几隻鸭子在觅食。每天下午2点鐘,叁五成群的“农夫们”便会按时来到这裡,他们挑着装满了由豆粕、花生粕、草木灰、发酵好的合成有机肥料给蔬菜施肥。

在大棚的边上支架上,一个个形状特别的“吊灯”、透明镂空的塑胶瓶及粘蚊子的小板子,安然地悬挂着。徐代安介绍说:“因为这裡的蔬菜是不用化肥的,也不喷农药,不仅如此,就连土地也不能沾到农药、化肥,因此只能通过这些东西来诱虫、杀虫。此外,也不用除草剂,帐篷外的野草都只能通过割除。这在整个过程都是这样的。”

为了让蔬菜保鲜及安全运输,湖尔美的工人们在每天下午3点至7点之间採收蔬菜,并按基地、按菜垄分别贴好标籤,之后进行安全检测(如发现有问题则整垄的蔬菜都将进行报废处理)、装车等程式。大约至晚上10点,带有冷藏保鲜功能的蔬菜运输车便从基地出发驶向深圳宝安蔬菜分装配送中心。第二天早上6点左右,蔬菜被送往各超市销售或各直供的企业、单位食堂,这些长在山间的蔬菜24小时内就能走进市民的餐桌。

怀念小时候的“味道”,不仅仅是那时候的绿色蔬菜的味道,更是绿色食物所代表的饮食安全感和幸福感。那时候,简单的幸福简单易得,而如今,最基本的安全感却易失。于是,他决定放弃高薪职位,选一方山水,种几亩“健康”,并希望更多的人能安全、健康。他就是徐代安。

徐代安02.jpg

徐代安03.jpg

田园.jpg

田园

蕃茄田园.jpg

蕃茄田园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