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潮人纵横  >  正文

潮汕春天十年祭

评论

谢海生.jpg

作者介绍

谢海生,广东饶平人,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硕士,现居深圳。发表文章30多万字,论文被《法学杂志》、《中国刑事法》、《法人》、《中国社会科学文摘》等采用和转载,个人文集《掩卷集》。先后获全国检察机关精神文明“金鼎奖”和深圳市宝安区“十大杰出青年”等荣誉。2003年以“驿路风尘”网名发表网文《潮汕的春天还会到来吗?》,被《汕头特区晚报》刊载,引起潮汕各界讨论和反思。

潮汕春天十年祭

文 / 驿路风尘 图 / 资料整理

潮起潮落,春去春归。十载岁月,似水流年。

2003年,十年前的寒冷冬夜,笔者在江城武汉写下《潮汕的春天还会到来吗》。那些热切而随心的思虑和情感,不意竟得到了故乡的感知和响应。《汕头特区晚报》派出记者陈江,专程到了武汉寻找并采访笔者,邀请笔者到汕头访问。2004年初,那是一个木棉花盛开的春天季节,我应邀到了汕头,与各界进行了一系列的交流,接受汕头媒体联合采访,到汕头大学参加“新潮行动”论坛,与全市各界青年代表交流互动,做客《潮网》与网友交流互动,参加著名策划人王志纲先生受邀领衔主讲的“粤东高峰论坛”,参观访问了一批先进企业……短暂的汕头之行,各界在逆境中的团结和奋发,给我留下了深刻而强烈的印象。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了春天渐行渐近的足音。

十年过去了,故乡以及故乡的亲人,还好吗?

1.jpg

【一】十年回响:潮汕人民的坚守和奋斗

2003年应邀访汕后,笔者又多次应邀回到汕头参加各类座谈交流活动。2007年参加了汕头团市委举办的“关微行动”活动,并为全市中小学生做关于“关微精神”的演讲。2010年清明,我回家乡省亲祭祖扫间,《汕头特区晚报》记者王开颖采访了我,我谈了自己的思考和体会,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汕头的不少朋友到深圳来出差访问,也会相约大家相聚畅谈讨论,交流心得体会。更为难得的是,当年亲身参与其事的汕头各界精英和友人,不少已经获得新的发展,但仍然始终坚守在潮汕这方土地,保持着一种昂扬而坚韧的激情,并在自己的岗位上埋头苦干、艰苦奋斗,令人感动。他们有时候到深圳来,大家一起慷慨畅谈,或喜或忧,无不体现出一种热爱和坚持。还有许多在家乡工作的有心友人,时不时给我发送来有关家乡发展的信息,让我得以了解家乡的情况。可以说,这十年,笔者见证了潮汕各界不懈的努力,尤其是感受到从汕头政府到汕头媒体以及各界精英的持续坚守和他们的奋斗。十年前,关于春天的讨论和反思,由汕头而起,十年来,对春天的追问和追寻,从汕头而发。这个过程中,汕头作为“带头大哥”的胸怀和担当展露无遗。从这个角度讲,面临暂时困难的汕头和汕头人民是无需妄自菲薄的。知难不难,穷则思变 ,在持续默默的坚守和努力中,汕头终会迎来属于自己的绚烂春天。

转眼间,到了2013年。年初,好几个朋友对我说:你是否考虑下为这十年写点什么。是啊,不知不觉,就十年了。十年可以改变的东西太多了,十年间被改变的东西也太多了。可是,唯一始终不变的,是我对家乡无时无刻、愈发深沉的热爱和眷恋。十年前,笔者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说实话,当年写下的文字多少有些无知无畏的味道。可是,那正是一腔对家国和人民的热切,才写出的文字呀,不管多少的掌声和嘘声,多少的共鸣和误解,都如过眼烟云。可是故乡,却是始终无法从一个人的生命中抹去的啊。当年拍板刊登网文的《汕头特区晚报》总编蔡谦老师依然宝刀不老,如今更加闲庭信步。林琳记者调到了《汕头都市报》,好长时间在忙着四处寻觅抗战老兵,进行抢救式采访和救助……而当年参加“新潮行动”座谈会的汕头大学的同学们,那时大家青春年少,心怀梦想。你们也早已毕业,大家大多是而立之年了吧,你们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了吗?有没有迎来属于自己人生的春天,还是依旧在冬天的寒风中守望?

2013年初,我找到了蔡谦老先生,请教他对这十年的意见。老前辈说:和这个国家一样,汕头现在和十年前情况大不一样,要改变更难了,也更迫切了。老人家带我去吃汕头著名的牛肉火锅,给我提供了许多资料,也发表了自己的真知灼见。我见到潮州淡浮院砚峰山人李闻海先生,山人曾躬逢其盛,亲历并见证过汕头的夺目璀璨和瞬间陨落,正打造潮州著名人文胜地砚峰书院。春山雨夜中,山人为宾客吹奏中国千年古乐器尺八,清幽至朴的音符,浸透在在夜空中。激越之际,倾心文化,或许是一种更加久远坚固的坚守和追求?笔者遇到了许多在家乡的友人,他们或服务于政府,或从事商业,或研究文化,都堪称潮汕各界翘楚。我听到了他们同样热切的话语,甚感欣慰。笔者又征求了在深圳的多位潮籍乡贤的意见,他们反映的热烈程度,让我始料未及。不少业界大佬和精英不仅专门安排时间长谈,还说出了自己的很多切身体会,提出了很多自己的真知灼见。有一位成功企业家,长谈了一次还嫌不够,说还要再谈,希望笔者有机会将他的意见建议表达出来。那是怎样的一种对家乡的热切和眷恋!潮籍老前辈王宋大先生,热爱家国,眷恋乡土,多年来一直扶掖后辈,多次拨冗鼓励和指点,令人敬重和感动。在北京工作的潮籍青年才俊、法学博士后陈永华,听到笔者说要写《潮汕的春天十年祭》,十分支持,专程转道深圳长谈畅叙。这个艰苦奋斗中的年轻人,尽职勤奋工作之余,为了推动国际潮籍博士联谊会工作,经常以微薄的收入和宝贵的业余时间从事公益活动,包括积极组织博士团参加潮汕侨博会等各项活动。

英雄奥德修斯因为傲慢,受到神的惩罚,迷失在茫茫大海,漂流了十年才回到故乡。是的,事非经过不知难。坚守和放弃,漂泊和回归,都有太多的不易,都是多么的需要勇气。谁能理解,坚守者日复一日的坚韧和艰难?谁又知道,缔造者看见美好事物破碎的悲伤和绝望?可是,谁又能看见,漂泊者对乡土的热切和期待?在这个灵肉漂泊、故土渐远的年代,谁的家乡不美丽?美丽是因为情深。谁的家乡不沦陷?沦陷是因为迷失。可是,家国的兴衰,不管是坚守抑或远离,是没有人可以躲得过的啊!故乡——每一个的精神脐带,终将是引领我们回家的路。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