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潮讯 > 潮人杂志 > 潮人纵横

吴泽霞:舞台上的潮剧情缘

来源:潮人在线 2013-09-17 12:04:58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文 / 本刊记者 陈运佳

人物名片:

吴泽霞,潮安县沙溪镇人,潮剧女小生,先后饰演折子戏《杀庙》中的韩琦、《常青指路》中的洪常青、《钗头凤》中的陆游、《十八相送》中的梁山伯、《吴汉杀妻》中的吴汉、在长连戏《告亲夫》中主演饰盖良才、《春草闯堂》中饰薛文廷、《救风尘》中的周舍,《断桥会》的许仙等角色。2004年获得第八届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金花奖,2004年获得潮汕星河奖文艺类一等奖,2008年获得第十二届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金奖,2011年获广东省第七届戏剧演艺大赛银奖,2011年获上海市国家京昆艺术传承专项奖学金。执导的节目《花园会》、《梅亭雪》送选第十四届、十七届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荣获金奖。

“莫夸骑鹤下扬州,渴慕潮汕几十秋,得句驰书傲子女,春宵听曲在汕头。”“姚黄魏紫费评章,潮剧春花色色香。听得汕头一夕曲,青山碧海莫相忘。”这是老舍先生上世纪六十年代来到潮汕地区时写下的关于潮剧的两首诗,讲的就是他对潮剧的喜爱,如今遗墨尚存。

潮剧也称南国奇葩,承载着四百多年来潮汕人的悲欢离合,这种古老的剧种得到政府和文艺界的重视,在中国戏剧界百花园中,绚丽多彩地绽放着。而如今,又还有多少人在听,在唱这项古老的艺术。在揭阳市炮台镇小梅花艺术团里,还有一大班孩子们利用休息时间在那里唱念做打,用自己的方式延续着潮剧梦。在这个艺术团里,走出了一位优秀的潮剧小生,她以独特的气质和不俗的唱功赢得两届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金奖,她的成长与小梅花艺术培训中心紧密相连,她是吴泽霞,一位潮剧女小生。

她与小梅花

吴泽霞是潮安县沙溪镇人,如今还是一位在校的大学生,自小妈妈和家中的老人喜爱潮剧,也让这个九十年代出生的小女孩有许多机会看到潮剧,平时也跟着哼唱几句,看着潮剧的演员穿着漂亮的古装,浓艳的装容,慢慢地被吸引,对他们的这种生活感到好奇,从而喜欢上了潮剧。她告诉记者一个很有趣的家庭故事,她的妈妈喜欢潮剧,爸爸却热爱流行元素,唱流行歌,跳流行舞,与妈妈相比,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但是当爸爸看到女儿钟情于潮剧时,他便从市面上搜罗来潮剧的唱片给女儿看,自己也在一旁跟着一起哼唱,后来爸爸比泽霞还更加痴迷潮剧。家里人对于小泽霞唱潮剧一直都十分的支持,一旦有关于潮剧的比赛,就会支持她去参赛,希望借这些比赛能够锻炼她的胆识,也满足她登台的愿望。

2003年,吴泽霞参加了潮州市第二届潮剧卡拉OK广播大赛,以一曲《松涛松涛我的亲人》赢得了评委的赞赏以及观众的喝彩,决赛中更一举获得了少儿组的第三名。这次比赛让她结识了潮剧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个人,他就是小梅花艺术团的创办者陈江哲。陈老师看了这次比赛的录像,通过朋友的牵线找到了小泽霞,问她是否有兴趣来学潮剧,因为他觉得泽霞的外形,声线各方面都不错,希望能够培育这棵小苗子。从未受过老师专业训练的泽霞,用四个字总结了当时接到这个电话的心情——欣喜若狂,她也把握住了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在陈老师那里接触到她人生的第一节潮剧课。之后便利用周末的时间从潮安县跑到陈老师汕头的家里学唱潮剧,近一年的时间里,父母的苦心,泽霞的勤奋刻苦与进步让陈老师感到十分欣慰,他也尽心尽力对泽霞进行悉心指导,经过一年时间的精雕细琢,泽霞进步飞速,唱功也上升到一个全新的台阶。2004年,她带着潮剧曲目《家住安源》,在陈老师的陪同下一起来到江苏昆山市参加“中国第八届戏曲小梅花大赛”,这是泽霞第一次出远门,这一次比赛,她淋漓尽致地发挥了自己的才能,在舞台上大放异彩,一举夺得了大赛少儿业余组的“金花奖”,带着欣喜的情感和荣耀回到家乡。

2005年,揭阳小梅花艺术团成立,小泽霞也来到艺术团,一边在学校读书,一边利用周末时间在艺术团学潮剧,得到了潮剧名师王瑞芬、林舜卿、陈重志,以及福建芗剧著名导演吴兹明的指导。此时的小梅花艺术团已屡获殊荣,成为揭阳市的一个文化品牌,兼有演出、非学历培训及音像制作三种业务。艺术团也先后培养出十八位获得“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金花奖的潮剧新星,泽霞就是其中一位,她在艺术团里练出了一身扎实的功夫,并在2008年第十二届“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斩获业余组金花奖,喜悦是不言而喻的,心情从欣喜若狂到平和,两次获奖也见证了这个小女孩的成熟与蜕变。#p#分页标题#e#

结识了陈江哲,这位亦师亦父的前辈带她找寻到人生目标,来到了小梅花艺术团,两次斩获“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金花奖,吴泽霞的名字似乎已经与“小梅花”这三个字紧紧地捆在一起,密不可分。

她与潮剧

2006年,潮剧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然而,与其他类别的传统文化一样,“靠民俗吃饭”的潮剧,在城市化速度加快的今天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潮剧的故事一般以传统农业社会的土壤为基础,例如著名潮剧《苏六娘》里的“婚姻须有父母主宰”,还有“在家从父,嫁出从夫,夫死从子”。这样的内容,在当代青少年的眼里,这或许是一种难以理解的思维。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吴泽霞也很无奈地告诉记者,当他们在上海戏剧学院的时候,周围都是爱好戏剧的青年人,大家并不觉得唱念做打这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但是一踏出校门回归到普通人的生活当中时,周围人会很诧异,为什么小小年纪的你们会接受京剧、昆剧、潮剧这种慢节奏的东西,她却说,这就是传统文化的魅力所在。“潮剧或许故事情节不像如今的电影或者电视剧那般接地气,让人容易接受,但是它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种特殊的情感,我们从小接触,生活、学习、工作与潮剧都密不可分,我们本身隐藏着的表演欲望也促使我们喜欢这种表演形式,喜欢这种站在舞台上的感觉。”这是吴泽霞被潮剧所折服,从而融入这项表演艺术的初衷。

2011年,吴泽霞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专修京剧、昆剧。同时,小梅花艺术团也有其他25位学员在上海进修,吴泽霞和团长谢紫榆则是他们这一群求学者的“小管家”,小到生活中的琐事,大到艺术团的演出、比赛,都被她们安排得井井有条。每到周末,便向学校申请一间教室,然后把艺术团的学生都聚集在一起,大家一起练潮剧,即使离开潮汕地区来到外地求学,也依旧不忘记自身的老行当。

京剧与昆剧是吴泽霞在大学中接触最多的课程,这两者在其表现手法、音乐曲调、唱腔、化妆、服饰上都与潮剧有着相当大的差距。当中让吴泽霞最受用的,除了发声与气息运用的提高,在表演上也有了全新的突破。虽然在学校对这两个剧种进行了专业的学习,但是要将其融入潮剧当中,难度还是非常大。“外来的剧种如果完全融入到潮剧中,潮剧就不再是潮剧了,潮剧的表现手法是完全不能断的,只能从中加入新的元素,尽量的自然化。”如何从海量元素当中挑选最合适的,最能融入潮剧中的,是她在学习中遇到的最大难题。

潮剧行当齐全,生、旦、净、丑各有应工的首本戏,表演细腻生动,身段做工既有严谨的程序规范,又富于写意性,注重技巧的发挥。各个行当所呈现的表现手法和装束都是各不相同的,所呈现的人物个性也不尽相同,闺门旦温柔乖巧,小生温文儒雅,丑角妙趣横生、灵活自如。潮剧已有四百多年历史,但是对于吴泽霞来说,潮剧在她生活中只存在了十几年的时间,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她经历了传统潮剧的教学,也经历了外来剧种的冲击,这让她对于潮剧有了跨度性的思考。“老潮剧在其表演手法上还是比较传统,比较含蓄,规范动作也比较严格。现代的潮剧,从演员人数,场面编排,舞台调度这些都扩大了规模,舞美方面也加入了新的元素,无论其加入了多少新元素,潮剧的本质是不能改变的。”

吴泽霞是大大咧咧的个性,开朗而稳重,心性沉稳不张扬,透露出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清秀的长相,高挑的身材,唱腔情绪饱满,声音宽厚,其表演大方、富有气质。在表现现代戏、古代戏的不同英雄人物时,需要她去用心揣摩这些英雄人物的性格特征,并将这些正义凛然的气质带上舞台。她说自己最欣赏的是自己读中专时候的老师,昆曲著名表演艺术家岳美缇,她的表演精湛细腻,唱腔富有情感与特色,并且道德与文化修养非常高,可谓是德艺双馨,她将人物诠释得有血有肉,让观众没有距离感。对于陈江哲,她说除了“感恩”二字,已经无法用其他言语去表达对这位长辈的尊敬和谢意,是陈老师让她找寻到自己的生活目标,也是他,教会了她人事物之间的相处之道,也教会了她如何去经营自己的人生。

旧年戏事,水袖乾坤。潮剧在吴泽霞的心中有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情结,在传统剧目日渐式微的今天,她对潮剧依然有炙热的情感和狂热的梦想,她也会继续在这个舞台上延续她的潮剧情缘。#p#分页标题#e#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