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潮讯 > 全球潮讯

潮州半年清理垃圾47万吨 让城乡不再“蓬头垢面”

来源:南方日报 2015-08-27 15:32:01 责任编辑:黄东妮 人气:

 

从东门街到太平路,是潮州古城的“中央大街”。每天凌晨4时,65岁的黄来生就会准时出现在大街上,开始他的“工作”——巡视街道的卫生状况。他要确保经过一夜小憩的古城,在第一缕阳光投来之时,依然能以最整洁的妆容向市民问好。

老人的自发行动,只是潮州环境卫生整治的一个缩影。自今年3月份以来,潮州在全市范围内启动了一场为期3年的“治水、治气、治脏”行动(以下简称“三治”行动)。半年来,依托基层治理机制的创新以及整治力度的加大,政府和民间都被充分调动了起来,城市的市容市貌得到了极大改善,粤东农村“垃圾靠风吹、污水靠蒸发”的老大难问题正在逐步缓解。

 

溪水中找回童年记忆

河流从村庄穿过,清澈的河水倒映着两岸,一边是青山,一边是村居。全村的生活污水经过三级处理后,通过排污管道汇入排水涵,最终排入河道。这是骑行笔者在饶平新丰镇三中村的所见所闻。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粤东地区的环境卫生问题是出了名的糟糕:尤其在农村地区,道路边、河岸旁堆积而成的垃圾山。在几年前,这样的现象在三中村还为村民司空见惯,但现在,脏乱旧状已不复返。

三中村并不富裕,每年村集体收入仅4万元。然而,三中村通过村干部的以身作则,在全村逐步形成了整治环境的氛围和合力,成功发动了村民、乡贤以及在外的同乡会等民间力量,仅去年一年就筹集了15万元的环境整治资金。

新丰镇镇长游文明介绍,在该镇14个行政村,“政府补助+农户卫生费+乡贤捐助”的资金筹措方式已全面推开,去年全镇在环境卫生方面的投入共达到200万元。投入的资金,主要用于清理积存垃圾,包括村庄垃圾、水面漂浮物等,同时完善环卫基础设施,建立起了“户收集、村转运、镇压缩、镇填埋”和“户收集、村集中、村转运、村填埋”两种垃圾处理模式,通过明确“垃圾去哪儿”的问题,保障了全镇日常垃圾的日产日清。

2014年12月,新丰镇通过考核,成为了潮州乃至整个粤东地区的第一个“广东省卫生镇”。从今年3月份以来,潮州在全市启动了治水、治气、治脏的“三治”行动。从城市马路到村庄巷陌,一场“美丽潮州,环卫先行”的活动在全市铺开。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6月,全市各级共投入财政资金超过1.6亿元(不包括企业、乡贤投入的大量社会资金),投入清洁劳动力量超过42万人次,清理路边1.4万余公里、河边2513公里、池塘3242个,清理公共区域15470处,清理各类积存垃圾470711吨,全市城乡环境卫生的整体面貌有了较大改观。

当地群众告诉记者,如今溪水又可以嬉戏、冲洗衣服,人们找回了童年的记忆。

 

环境“三治”改变村庄

堆积如山的垃圾让整个村子生活环境变得糟糕。由于鸿南村地势低洼,加上河道堵塞,每次暴雨来临,排不出去的雨水都会将村庄淹成“水村”。去年台风“天兔”来袭,鸿南村村内积水超过1米,不少村民至今仍心有余悸。

饶平县所城镇靠海吃海,水产养殖是所城镇多数村庄最主要的产业形态。

鸿南村是所城镇最大的村庄,绝大部分人以养蚝为生。随着市场需求的增长,伴随生蚝产量提高,产生了大量的蚝壳垃圾无处处理,快速增长的蚝壳数量很快超出了环境的承载能力。

“在我的印象中,此前的十几年里,鸿南村渐渐成了一个被蚝壳掩埋的村庄,村道、屋口随处可见乱扔的蚝壳,海腥味变质后的恶臭四处飘荡。”鸿南村村委书记杨学群告诉记者。日积月累,全村的水渠尽数堵塞。村里直通入海的南溪,便被两岸不断堆积的蚝壳填埋,最终硬是“合龙”填出了一段平地。

今年3月份,随着潮州全市“三治”行动的开展,鸿南村下定决心解决“蚝壳成灾”的问题。杨学群介绍,仅南溪的蚝壳清理,就花掉了近两个月时间,最终3公里的河道清理出了5万吨的垃圾,大货车装了4000多车才清运干净。

记者在鸿南村看到,如今该村已经不复蚝壳随处堆放的场景,祠堂门口的空地原本也是蚝壳的主要堆放地之一,如今已尽数清理干净。村里准备修建一个村民活动广场,这在一年前还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蚝壳垃圾的处理问题,所城镇最近刚引进了一家蚝壳回收加工企业,鸿南村里已经设置了专门的蚝壳堆放收集场所,并有人专门负责清运。鸿南的蚝壳将真正“变废为宝”了。

潮安县枫溪区湖厦村是潮州卫浴陶瓷产业的发源地,村内大道小巷上到处堆积着废弃的陶瓷垃圾。陶瓷产业的垃圾和污染主要是废土、废瓷和灰尘。去过湖厦村的人,对其村口的垃圾山都会有深刻的印象。而如今,在“三治”工作的推动下,湖厦村专门建起了一个废料集中存放点,并准备建起一个废土回收厂,将废弃的瓷土重新处理利用。

同时,为了除尘,村庄拿出了100万元,补贴鼓励村内的工厂改造除尘设备。以前的灰尘是直接从工厂里直排出来,如今会先集中排放存储到一个箱子里,等沉积下来后再进行填埋,减少排放到大气中的灰尘。在“三治”的倒逼下,原本高污染的粗放产业,也渐渐获得了环保升级的契机和动力。

位于城乡接合部地带的湘桥区桥东街道的整治工作,尤其在水环境整治方面逐步探索建立了一套“雨污分流”连片整治系统。“由于结合新城建设,不能再一个村一个村单独搞,而要按城市的模式来整体规划。”桥东街道办事处书记陈宣泽告诉记者,受益于专项资金,目前桥东街道在水环境整治方面累计投入已超过300万元。

 

与政府互动保行动长效

所城镇委书记陈绍辉表示,政府单方面的村容改造,很难得到村民的理解,积极性也无法调动,一旦涉及到征地、拆违等敏感问题,更容易引发村民的反弹。而有了老人的支持后,来自村民的阻力明显减少了。

从城市到乡村整体面貌的改变,并不只是政府一力推动的结果,来自民间的支持力量在发挥着不可替代的补充作用。

在所城镇鸿南村一组,一张告示上名为“老一片建设委员会”的落款吸引了骑行记者的注意。委员会由五六名村中德高望重的老人组成,专门监督、跟进村庄环境整治工程的进度。

“老一片建设委员会”成员杨基青告诉记者,事实上,每个村民都希望自己的村庄干净美丽起来。

鸿南村采取的办法是由各个村小组自己申报改建项目,凡是通过审核的,就由村委会和镇政府补贴八成资金,另外两成由村民自筹,至于工程,也全部由各组村民自己组织实施。

大部分村民的积极性被调动了起来,一组的道路改造和广场建设预计需要10万元的资金,村委会承诺了八成之后,村民仅需自筹2万元,在建设委员会的动员组织之下,很快就动工了。负责工程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如果是以往层层转包的形式找外面的施工队伍来干,所需资金起码要翻两番,而现在由村民自己组织实施,成本降了下来,政府又补贴了大头,村民自然乐意了。

在新丰镇三中村的“三治”行动中,基层政府则更要“省心”得多。该村乡贤经济实力较强,更有同乡会等村庄民间组织。乡贤成了村庄建设的“中流砥柱”。在2014年开展的环境卫生专项整治工作当中,村民自筹3万元,而乡贤就捐助5万元,同乡会又捐助了7万元,基本解决了全部所需的费用,政府负担大大减轻。

民间力量在城市环境治理中也得以激发。古城湘桥区太平街道因为巷子众多,于是首创了“巷长”制,由各巷有威望也有足够时间精力的人员担任。黄来生便是首位巷长,如今他是整个太平街道家喻户晓的“黄伯”,有事先找巷长,慢慢成了太平街道居民的习惯。居民遇到大小事都首先找“巷长”。由他和另外10余名老人组成的“秋晖文明劝导队”,已成为潮州古城最重要的一支环保卫士。

 

■特写

“巷长”的一天

凌晨4时,黄伯给自己安排的“工作”正式开始。

凌晨4时是清洁工按规定打扫街道的时间。黄伯每条巷道地巡查,确保清洁工已经如期到岗,否则就“催工”。

吃过早饭的黄伯,戴上红袖标,精神矍铄地开始了一天的巡查。太平街道从头到尾,长约1.7公里,连同10条长长短短的巷道,黄伯每天都要走上6个来回。邻居笑称,黄伯如果玩运动手环,每天可以秒杀朋友圈里99.99%的人。

黄伯的任务之一是督查卫生,由于古城属于旅游区,对街容街貌的要求尤为高。在黄伯的努力下慢慢地,街面的摊档不再占用店门口的道路并堆放垃圾,巷子里居民的生活垃圾也不再随意堆放在门口,整个街道的卫生整洁了起来。

除了卫生督导,黄伯还是街道的“接线员”,他的手机号,在太平街道已经成了最管用的报料、求助号码。树倒了,车撞了……无论大小事,接到消息的黄伯立即赶到,协调不了的就向各部门求助。

就这样从日出到日落,黄伯一直忙到21时,古城渐渐进入梦乡他才回到家中。

躺到床上,时针指向零点。

3个小时后,黄伯又将起床。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