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潮讯 > 全球潮讯

揭阳89岁抗战老兵:当年我主动要求下连队

来源:汕头都市报 2013-10-12 11:50:29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前言

汕头往揭阳潮汕机场的机场大道旁,是一个叫登岗的地方,这里有一个溪边村。村里住着一位89岁的抗战老兵黄明。这个深秋中午,我们在关爱老兵志愿者林先生的带路下,转入幽静的乡间小道,穿过古色古香的潮汕民居,来到一棵数百年高龄的大榕树下。树旁是一座老宅子,门前的空地上,一位佝偻着腰背的老人拄着拐杖手搭凉棚正在眺望,林先生说,这位就是我们要寻访的老兵黄明老伯。

黄老伯热情招呼我们进门,在天井旁坐着,他笑呵呵拉开了话匣子。岁月的磨难留在他脸上是那些刀刻般的褶皱与沧桑。而他的话里却带着笑意,平静地讲述着过往的抗战经历,只是到了激越处,方轻轻感慨一声:“几十年就这么过去了,人生也就这样子,没什么,当年参军抗日,也是我必然的选择。”

人物

黄明

1924年生。揭阳登岗镇沟边大队溪边村人。1938年加入地方挺进队。1943年3月加入独立20旅兵站,后被调往独20旅团政治部,之后主动申请下连队,被调往独20旅2团特务连。抗战胜利后,所在部队改编入186师,随部队前往北京。1948年10月转而加入解放军。1955年从青海转业回老家揭阳。

“在潮州参加地方自卫队”

我是登岗镇沟边大队溪边村人,在家中排行老幺,上头还有兄长和姐姐。家境在当时算贫农,并不富有。因此我和兄长两人都没机会读太多的书。日本仔来侵略的时候,我兄长曾参加国民党的便衣队,一心想打日本鬼子。可是,进入便衣队后才知道,便衣队里军纪不严,除了一部分跟我兄长一样真心想保家卫国的外,还有一些人是不守规律乱来的,比如乱拿乱抢老百姓的东西,却无心抗日。看到那样的情形,兄长很失望,后来便退出便衣队,过番到南洋谋生去了。

小时候,家旁边的宗祠还是书斋,我就在那里头读了3年书,识得一些字。14、15岁的时候,参加了潮安那边组织的挺进队,类似地方自卫队这样的队伍,当时整支队伍有3千多人,大家一心想着打日本鬼子。可是,2个月后,挺进队就解散了,我便返回了揭阳老家。

一直到1943年3月,19岁的我才再次加入抗战的行列。

当时前方战事正紧,乡里来了要招兵的,保长拉我们去当兵,按人头领钱,每个新兵能换得2、3个银元,不过钱都给保长独吞了,我不愿意。但即使这样,想着日寇在我们的土地上胡作非为,心中仍是十分痛恨,一个从小跟我很要好的同学叫黄维中,在独立20旅的兵站当干事,叫我去参军。我心想,只要能打日本鬼子,去哪里当兵都一样,便主动报名进入了独20旅,被分配在兵站训练。当时的旅长是张寿。虽然主动参军没有钱领,我在部队里仍然表现积极,因此,后来才会被调往团的政治部。

“给牺牲的战友收拾尸体”

当时日军已经入侵到了揭阳大窖一带。每次日军飞机一来轰炸,村里的小孩都吓得躲起来,连门都不敢出。期间我方守军多次与日军发生激战。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打溪尾、新溪寮一带的时候,由于汉奸出卖,我军遭遇日军猛烈进攻,战况激烈,从那天早上一直打到下午3点多,机枪连的连长带着4门机枪冲上前去准备加入战斗,却不幸被打中头部,打掉了半边头颅,当场牺牲。还有2连一位姓曾的排长,战斗到最后时刻已处于不利一方,日军四面围堵准备活捉他,可是他宁死也不当俘虏,趁机打死了2个日本兵后,也被日军当场击毙了。那次的战况十分激烈,我们的战友有32人牺牲了。

当时我们兵站的任务是去给战友们收尸。我们用门板充当担架,一块门板需两个人抬着,一次仅能抬一个人,抬去护沟栏那边交给团部,再由团部统一处理。可是兵站里总共才3个人,站长唐文生,一个干事,还有我这一个小兵。单靠我们三个人速度太慢,于是,我们便到村里发动村民帮忙,很多村民一听牺牲的是守卫他们的将士,二话不说就把门板拆下来,帮忙抬运。

“为抗日主动要求下连队”

我在兵站待了七、八个月后,1943年底便被调往独20旅的政治部。政治部是机关部门,并不需要上前线与日军打仗。可是,前线的战事我们却能知道得很清楚。

#p#分页标题#e#

一幕幕战况从前方传来,我们痛心疾首,愤恨不已。回想我当初加入部队的初衷是为了抗击日寇,便按耐不住心中上前线杀敌的念头。于是,我主动跟我们梁政委提出申请:要下连队!当时政委跟我说,下连队要比在政治部艰苦多了,让我再考虑考虑,我说“我不怕”,坚持我的选择。那时候年轻,并不怕死,想着那么多战友都在前线扛枪狠狠打击日军,我也要跟他们一样,才算是当兵的。我就这样被安排在2团的特务连。

特务连主要负责守护团部的安全,而且我们连还配备了指导员,这是其它连队都没有的。当时的团部设在洪厝寮,那里驻守有大概一个排的兵力。在特务连的时候,我便开始学习使用轻机枪。当时每个连都配备有1门轻机枪,而我们连的轻机枪就是由我负责的。连长对我们要求很严格,我作为轻机枪手就更应时刻高标准要求自己,做好日常训练,才能在实战中克敌制胜。但是由于特务连的任务是守护团部,只要团部安全,我并没有机会拿枪朝着日军开射。

“江西马坝遭日军围困”

1944年底,随着战事的发展,我们随部队一路转战江西。在江西的时候,若遇上战事趋缓,我们便可以融入当地百姓的生活,帮他们干农活、搞卫生。而且因为我们军纪严明,不乱拿百姓的东西,连一颗鸡蛋都不会拿,更不会仗势欺人,所以大家就像亲人一样友好相待。

“江西马坝遭日军围困”

在江西最南端的定南县,我们原本打算对日军发起进攻,我们的团长刘永图已经让大家做好战斗的准备,而我们每个人也都希望能上战场多杀几个日本鬼子,当时大家参加战斗保家卫国的决心是很大的,誓言“即使只剩一兵一卒也要血战到底!”。为了对抗日军的飞机,我方部队已经架设好了两门高射炮,准备随时发起攻击。可是,军长余汉谋不同意与日军交战。我们团长为此气得哭了,大骂余汉谋是“汉奸卖国贼”。我们独20旅的抗战热情和不怕牺牲精神在那时候是很出名的。当时二团一营营长陈光辉叛国投敌,把大脊岭的地形图出卖给日军。他当汉奸还要拉上部属也去,可是他辖下的四个连连长全都严词拒绝,誓死与日寇血战到底!

后来,在江西马坝我们被日军围困在山顶,为了突围,只得绕山间小路撤退。但是之前长时间的行军战斗,已经消耗了大家很多的体力,山间行军难度更大,而且我们已经持续一个星期没好好吃没好好睡,一直是边走边睡,兜兜转转才绕下了山,走出敌人的包围圈。

抗战胜利后加入解放军

黄明老伯说,1945年抗战胜利后,独20旅被改编入186师,他随部队经河源、江西、湖南一路北上,前往北京。1948年10月13日,黄明老伯所在的部队被解放军解散,14日那天,解放军让他自己选择要留或回家。15日,他便决定加入解放军。在得知他以前是轻机枪手后,部队发了一挺机关枪给他,不久后,他便参加了三大战役中的淮海战役。在55师65团二连的时候,还因为千里行军表现优秀,立了三等功。1955年,从青海转业回揭阳,任村干部。后从社办企业退休。

如今,黄老伯每月依靠910元的补助金过生活,老伴已经瘫痪在床多年,他每天的任务除了料理自己和老伴的三餐,便无其它。当问起为何不申请多点的补助款时,黄老伯却乐观地说,这样挺好的,生活还能过下去就不错了。

寻人

为抢救即将逝去的民间记忆,普及抗日战争知识,重温历史,勿忘国耻,唤起读者的爱国情操。我们致力搜寻与抗战有关的人与事,并加以报道。

如果你身边有亲历抗战的老人,有亲身参与抗战的老兵,请与我们联系。提供线索一经采用,即可获得报料奖金。电话:13902723827,新浪微博:汕头林琳。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