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潮讯  >  正文

汕尾市陆河县高速盲区 苦盼通路带动脱贫

评论

没有高速公路,陆河人去哪儿都远——向南到汕尾要1.5个小时,向东往揭阳超过2个小时,西北往邻县紫金超过2个小时,东北往邻县五华超过2个小时,东南往汕头接近3个小时,西南往深圳、惠州要3个小时,到广州需要近5个小时!

陆河县内没有高速公路,只有一条省道穿过。

当昔日的贫困县正逐渐成为承接珠三角产业转移的“新洼地”时,同属贫困山区阵营的汕尾市陆河县只能投以焦灼而渴望的目光。由于高速公路尚未开通,期待中的“承接双转移项目”进展缓慢。

在广东的高速公路版图中,陆河所处位置颇为尴尬。该县夹在汕尾、揭阳和汕头三市之间,揭惠、深汕等多条高速从旁掠过,但通向县城的“最后几十公里”却迟迟没有打通。

所谓“路通财通”,高速路网的建设对于提升偏远山区的区位价值、缩小地区间经济差距至关重要。“交通制约是陆河发展的死穴!”谈及高速公路的建设,陆河县副县长叶子美透露出几分无奈。

与其对比鲜明的是,珠三角核心区高速公路的密度已于“十一五”期末攀升至世界第二位,在全球仅次于纽约都市圈。作为改革开放先行地区和前沿阵地,广东的高速公路通车里程早已突破5000公里大关。

华丽的数据之下,陆河的尴尬亟须正视。

靠转移支付生活感觉很糟

既没有机场,也没有铁路,既没有国道,也没有高速。路不通,财怎么通?谁愿意总戴着贫困山区的帽子?

垂直相交的人民路和朝阳路,是陆河县城仅有的两条大道,用正常的步速一个小时内可以走完。“陆河的发展确实慢,除了本身位置条件不够好,交通也是个致命的问题。”这是南方日报记者在陆河调查走访时,最常听到的一句话。

省交通运输厅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在我省67个县(市)中,已有56个通达高速公路,尚未实现通达的11个县(市)主要分布在东西两翼和粤北山区,陆河位列其中。

“交通制约是陆河发展的死穴!”陆河县副县长叶子美说起交通问题时声音会下意识地提高:“陆河就是一座交通孤岛,我们既没有机场,也没有铁路,既没有国道,也没有高速。路不通财怎么通?谁愿意总戴着贫困山区的帽子?”

1988年,陆河设县,辖八镇一场脱离原来的陆丰。作为海陆丰地区的客家县,年轻的陆河时常有“被边缘”之感——汕尾在全省排位靠后,陆河在汕尾又排末端。2012年,该县预计生产总值43亿元,其中农业总产值15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7亿元,几乎没有工业。这样的数值在珠三角地区和一个普通乡镇的水平尚有差距。

多年下来,交通闭塞带来的制约明显。叶子美介绍,陆河把发展工业当做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但效果差强人意。“交通不便对工业的打击是致命的,这几年搞的几个工业园都比较艰难,高速公路没有通,进驻的企业老板都要计算成本。其实陆河的地理位置并不边缘,是交通使得我们被边缘。”叶子美说。

陆河县交通运输局局长朱昌赞感叹,因没有高等级的公路,陆河人去哪儿都远。“我们向南到汕尾要1.5个小时,向东往揭阳超过2个小时,西北往邻县紫金超过2个小时,东北往邻县五华超过2个小时,东南往汕头接近3个小时,西南往深圳、惠州要3个小时,到广州更需要近5个小时车程!”

陆河县一家高新工业园于2000年之后建成,但几年下来进驻的企业数量远未达到计划引进的数量。陆河县发展和改革局局长彭及才表示,办工业园、搞招商引资,陆河也下了很多力气,但交通不便的制约太大,路不通,企业很难请进来,就算来了也难留得住。

彭及才说,没有高速公路,别人前脚过来考察投资环境,后脚就去了附近通高速的县市。“陆河的交通太滞后,我们出去看了才发现,一个县不通高速公路是很少见的。高速不通,企业的运输成本太高,企业的品牌也难打响,资金、人才都难流进去。”

2011年底,揭阳潮汕机场启动,陆河人沮丧地发现,从机场到陆河县城只有上百公里,却不能高速直达。即将启用的厦深铁路也和陆河失之交臂,陆河至最近的高铁站仍需一小时的车程。现在,该县内仅有一条上等级的公路S335省道。逐渐被放大的“区位劣势”使得该县高速公路的需求更为紧迫。#p#分页标题#e#

汕尾市交通运输局表示,陆河的高速公路建设之所以落后,一个原因是省里规划该县“十一五”期间高速路网时相对滞后,另外汕尾属于经济落后的欠发达地区,无力完成建设高速的前期立项、可行性研究、审批等工作。而在财政充裕的地区,可以率先拿出资金完成这些工作,从而加速高速“落户”当地。

在叶子美看来,高速公路开通之日,就是陆河发展之时,对此他深信不疑。“省委省政府要扶持陆河,还得靠修路,就算每年给我们一两亿元也没有用,靠转移支付生活的感觉很糟糕,我们想自己发展!”

路不畅通“双转移”难转移

珠三角产业向粤北山区和东西两翼转移步伐明显加快,看着昔日的“兄弟”县发展越来越快,陆河也坐不住了

统计数据显示,广东省高速公路建设,在1992年产生的价值是21.8亿元,相应的GDP贡献值为0.98%;2007年,这两个数值分别是318亿元和1%,2010年又上升为970亿元和2.11%,“路通”和“财通”呈现出“水涨船高”之势。

对高速公路的渴望,陆河盼了很多年。陆河连续多年由县内的省、市、县、镇人大代表提出加强陆河交通建设的提案,但总是无功而返。今年省“两会”上,又有来自陆河的人大代表提到当地交通发展问题。

无论是产业转移还是国内市场的开拓,高速公路这个开路“急先锋”必不可少。

2012年,广东省委、省政府提出至2015年,全省基本实现高速公路“县县通”,这是促进全省经济社会均衡发展的重要举措。在广河高速建成后,珠三角已经率先实现了高速公路“县县通”。

可能出于投资效益的考量,交通部门似乎对在粤东投资的兴趣并不大。朱昌赞介绍,贫困山区人少车也少,通行率自然比不上珠三角,考虑到收益问题,很少高速公司愿意过来投资。“要是省政府和高速公路公司不给力,我们当地没有任何办法。”

汕尾市交通运输局规划基建科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汕尾境内只有一条沈海高速经过,全境内高速公路长度为110公里,而珠三角、潮汕揭两处的高速路网都很发达,高速公路在汕尾境内形成了一道“肠梗阻”,逢年过节都堵车。

随着粤东西北地区高速公路的建成通车,珠三角产业向山区和东西两翼转移步伐明显加快,“环珠三角产业转移带”正在加速形成,看着昔日的“兄弟”县发展越来越快,陆河也坐不住了。

叶子美表示,陆河现在已经在规划工业园基地,借着“双转移”的东风承接更多的企业,“以后财政的发展要靠工业。但规划工业要靠高速公路来拉动,我们正在规划几个工业园,目的是承接来自珠三角的企业。高速公路一旦接通,对陆河将是质的改变。”

陆河有近30万人口,主要依靠劳动力输出的经济模式,其中有10多万人分布在珠三角地区,陆河又有承接双转移的“洼地优势”,这些人的回乡动力是非常强烈的。彭及才说,陆河已经筑好工业园的“巢”,只待企业前来孵化。但投资不等于扶贫,企业要计算收益,高速公路就是企业发展的血脉。

以当地给予厚望的装饰企业为例,建筑装饰工程和建筑装饰材料的生产都是该行业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产业链不完整,对企业的吸引力将大打折扣。而要形成完整的产业链,高速公路是必不可少的条件。

彭及才表示,陆河也想按规划引进一些低能耗、低污染的项目进来,但因为运输门槛限制了一些配套产业的进入,难以形成产业集群,因此大的企业也不愿进来。

“比如,你想找个包装厂都没有,企业怎么愿意过来?但如果和周边大的经济圈距离拉近,哪怕没有这样的产业集群,原料和配套服务也可以通过快速的运输解决。

按照汕尾市“十二五”规划纲要,到2015年底,汕尾将有4条、长度共计174.1公里的高速公路贯穿全境。“粤东三市(潮州、汕头、揭阳)已初步具备一体化高速公路网,汕尾要想融入粤东经济圈,高速公路建设还需加快。”汕尾交通局规划基建科负责人表示。

一条高速振奋一个贫困县

虽然陆河境内高速公路尚在建设当中,但各方的积极性已经被调动起来,一位当地老板早早在高速规划路线旁立起了广告牌

2011年底,潮州至惠州高速公路陆河段开工仪式在陆河县水唇镇举行,潮惠高速公路项目终于进入了全面建设的阶段。与此同时,经过陆河的另一条高速公路天汕高速也已经立项。叶子美就此感叹,“陆河从改革开放开始就盼,现在终于盼来了高速公路。”#p#分页标题#e#

潮惠高速起于潮州市古巷镇,终于惠东县大岭镇。“一旦高速开通,珠三角对陆河经济的辐射能力一下子被打通,这对改变陆河交通落后,提升区位优势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朱昌赞说。

虽然高速公路尚在建设,但各方的积极性已经被调动起来。潮惠高速将在陆河境内的新田、水唇、河田三镇设立互通口。据陆河县发改局介绍,已经在互通口附近规划好工业园区,“只待高速公路的早日开通”。

与此同时,生态旅游业也是陆河极力打造的品牌。叶子美表示,陆河境内群峰叠翠,8个镇中有5个镇都有丰富的温泉资源。对于即将开通的高速公路,当地温泉行业已经摩拳擦掌做好准备。

陆河县伟能食品有限公司是当地加工青梅的龙头食品企业,总经理钟炜雄告诉记者,听说高速要开通,他已早早在规划的路线旁立起一道企业广告牌,“我特意去县交通局查了规划,后来一打听,在高速公路上打这样的广告年费用得几十万元。”钟炜雄得意地说。

新建的高速公路让他憧憬不已,“高速开通后,我们往浙江等外省运货,时间成本将减少两到三个小时,运输成本也在减少。而短途的运费节省更多,估计每趟要省下20%到25%。”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运一吨青梅的成本是280元,企业每年外输1000吨左右,光运费就能省20多万元。

然而,陆河的需求并未止步于此。按照全省“十二五”期间实现县县通高速的目标,潮惠高速陆河通往揭阳、潮州方向段将于2015年率先通车,但与陆河联系紧密的惠州方向段的通车时间却仍是未知数。为此,陆河建议省里有关部门加快该项目的建设进度。

此外,天汕高速公路江西寻乌至五华段已进入实质性的施工阶段,而五华经揭西至汕尾段的前期工作仍未筹备。对这一段,陆河同样寄予厚望,希望能够加快天汕高速公路五华经揭西至汕尾段前期工作进度,促使该路早日全面建成通车。

对于陆河在建的潮惠高速,各方表现出极大的关注。汕尾市交通局表示,潮惠高速的通车将是陆河历史性的改变,汕尾已经成立领导机构全力以赴支持陆河县的高速公路建设。“以前群众有需求,但苦于没条件。通车之后陆河可以抓住机遇好好发展了!”

曾戏称陆河为“高速盲区”的当地一物流企业老板朱亮骏感叹说,陆河人寄长途的小件货物,宁愿开车到陆丰寄也不愿在本地寄,因为从陆丰一上高速,很快就送到了。现在终于陆河也要有高速了!

记者手记

消除贫困地区的“末梢”劣势

翻开广东省地图,汕尾市陆河县处于一个既中心又边缘的位置。中心是因为它夹在珠三角和潮汕揭经济圈之间,边缘是因为它既不属于珠三角,又远离潮汕揭,两头不靠。

因此,陆河尴尬地发现,无论是向西对接珠三角,还是向东联系潮汕揭,自己都处于区位的末梢,劣势显而易见。

打破“末梢”劣势,跨越空间距离,建设高速公路成为有效的解决之道。构筑以高速公路为支撑的公路网络,是把陆河拉入经济快车道的重要条件,在珠三角企业向欠发达地区“转移”进展之际,更是如此。

对陆河本地人而言,这种拉近的感受更为直接。“高速公路修好之后,去汕尾1个小时,去揭阳1个小时,去惠州2个小时,感受完全不一样。不要跟我说物理距离,距离是由速度决定的。”当地一位货运司机如是说。

用陆河县副县长叶子美的话来说,这种拉近将转换成高速效应——高速公路对陆河招商引资、工业经济发展、旅游资源开发产生强大的推动作用,既拉动其经济总量的扩张,又将增强其规模实力。

可以想象,按照现行的高速公路经营机制,偏远地区高速公路的效益并不乐观,陆河也认为这是其迟迟未通高速的主要原因。一旦高速建成,后期的维护和保养不能忽视,相关部门对此更要加强监管。

路通则财通,修建高速的目的在于拉动地方经济发展。政府除了鼓励投资商修建偏远山区的高速公路外,还要将这种红利惠及高速公路的使用者,可以考虑通过降低通行费用,借以提高车辆通行率。只有当企业物流成本降低、企业转移负担减轻之后,陆河才可依靠政策优势吸引更多的企业进来。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web@chaoren.com

联系我们|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