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潮企 > 潮商之道

深度剖析“超人”李嘉诚的20年并购逻辑

来源:和讯 2016-05-24 12:39:13 责任编辑: 人气:

一句话点评

5月11日,亚洲超人李嘉诚遭遇了罕见的滑铁卢,150亿美元的英国并购计划遭到欧盟监管机构否决。过去20多年,李超人的企业做了400宗交易,处理了至少2200亿美元的资产。李超人的并购动作表明有必要观察整个帝国,而不仅仅是简单的交易。

5月11日,欧盟委员会宣布否决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CK Hutchison Holdings Ltd.)收购英国无线运营商O2的计划。欧盟监管机构称,若这一150亿美元交易达成,将导致价格上升,并减少英国客户的选择,同时阻碍英国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创新和发展。(关于此交易被否决,本站昨天已经有详细解读)

李超人的并购动作表明有必要观察整个帝国,而不仅仅是简单的交易。

一句话总结超人20多年的全球并购逻辑:长线投资+低买高卖

-1- 感谢并购之神赐予我们李嘉诚

感谢并购之神赐予我们李嘉诚——在伦敦金融城、华尔街、和香港,无论是在大型投行高耸的办公大楼里,还是在它们的精品投行对手那里,并购交易撮合者在领取他们高额的年终奖时候,至少应该这样感谢。

2015年亚洲地区总值1万多亿美元的并购交易中,其中至少1030亿美元都来自于这位亚洲最知名的并购者。更重要的是,李嘉诚承认银行家的功劳,并支付他们佣金——尽管这两种做法在亚洲并未得到广泛接受。

李嘉诚的并购交易占2015年汇丰(HSBC)全球并购咨询业务的70%。就连高盛(Goldman Sachs)全球业务的14%也来自于李嘉诚。全球范围内,高盛提供咨询的并购交易的数量是汇丰的5倍。

2015年1月,在李嘉诚宣布进行大规模企业重组和黄和长江实业后一周,高盛作为顾问低调参与其中,这使高盛提供咨询的交易金额又添了450亿美元。如果没有这笔业务,高盛全球第一投行的宝座很可能就拱手让给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了。

在很多方面,李嘉诚都是一个理想的并购交易客户。他的交易通常包含重复的元素,这让参与其中一部分工作的银行更容易获得更多业务。比如,去年李嘉诚旗下的企业重组包含3笔单独的交易,而斥资150亿美元从西班牙电信(Telefónica)手中收购O2又是两笔。

李嘉诚手下的高管们也倾向于求助于关系密切的银行。因此,对这些银行来说,投入时间会有回报。汇丰、高盛和美银美林是他们常用的顾问。

1979年汇丰将其持有的和记黄埔(Hutchison Whampoa)股份以极低的价格卖给李嘉诚,此后汇丰和李嘉诚的联系尤为紧密。这笔交易让李嘉诚跃升为大亨,让他在房地产之外快速扩张。

-2- FT: 复星134亿美元并购 不愿为咨询付费

据FT报道,在这些方面,李嘉诚与另一个令人瞩目的亚洲并购者大相径庭:复星(Fosun)。去年,这家业务包括保险业的企业集团积极收购,包括从太阳马戏团(Cirque du Soleil)股份到一家百慕大特殊险公司等众多不同资产。

复星134亿美元的交易额远远不及李嘉诚2015年的交易金额。但对银行来说,更糟糕的是复星对顾问的回避:复星最近的14笔交易中,只有3笔对外来者的建议予以承认。

中国的并购活动预计将在接下来的数年中保持强劲,因此银行家们正竞相与复星这样的收购者建立联系——尽管中国企业以不信任咨询和不愿意为咨询付费著称。

银行家们只得盼望这种状况发生改变。银行不能永远依赖李嘉诚这样的八旬老人提高它们的并购业绩排名。

在很多方面,这一次的投入也是不同的。与21世纪头十年中期的并购热潮相比,全球经济现在更为疲弱,利率处于历史低位,许多企业拥有大量现金。8年过去了,不变的是银行家推高估值的能力——银行家的这种能力如此高超,以至于去年成为继2007年的顶峰后并购势头最为强劲的一年。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李超人办公室悬挂的对联

-3- 和黄的的并购经 | 收购欧洲3G 从亏180亿美元到值240亿

10多年前,李嘉诚(Li Ka-shing)对欧洲3G电信业的投资得到的估值极低,里昂证券(CLSA)的分析师甚至将其戏称为“免费G”(free G)。

他们揣测,如果这笔180亿美元的投资被一笔勾销,李嘉诚的旗舰企业和记黄埔(Hutchison Whampoa)会遭到多么严重的打击。

然而,现名为长江和记实业(CK Hutchison Holdings)的和黄将其在意大利的移动业务与VimpelCom的意大利移动业务合并,交易价值达218亿欧元(合240亿美元)。

这起并购已经酝酿了两年多。它是一个最新的迹象,表明一度危及被称为“李超人”的这位香港大亨名望的电信业,现在看起来像是一笔正在结出硕果的长期投资。

过去,和黄的欧洲电信业务看起来并非前景光明。早年公司的现金流失十分严重:在终于实现盈利之前,该公司计入了186亿美元的资本支出,179亿美元的运营亏损。

那时在很多人看来,该业务就像是和黄不忍叫停的糟糕赌注。

对于一家以理性对待资产组合著称的蓝筹全球运营企业而言,这一点本身就不同寻常。

而且,和黄的电信品牌“3”(Three)基本上在进入的每一个电信市场都是最小的。投资者不习惯将和黄,乃至李嘉诚,想成规模较小、努力挣扎的弱势竞争者。

“整合花了这么长时间,一个原因是大家都以为和黄是卖家,而不是买家,”和黄的一名顾问解释道,“实际上他们谈论收购其它企业已有很久了。”

现在,随着每个电信市场上的竞争对手的数量都减少了,那些尚存的运营商会发现,自己受到了更高进入门槛的保护。就算它们难以抬高价格,营销支出减少和其他协同效应也会提高它们的盈利能力。

意大利是发生这种情况的又一个市场(目前合并还有待监管部门批准)。德国、爱尔兰和奥地利已经经历了这种转变,英国也可能紧随其后。

除了德国以外,和黄是上述每一个市场中的催化剂。考虑到更早之前,和黄如何沉着自信地驾驭着欧洲电信业的转变并斩获利润,其在3G电信业初期的经历显得更为惨痛。

1999年,和黄将英国子公司Orange出售给德国的曼内斯曼(Mannesmann),获得了双份的收购溢价,因为曼内斯曼本身又被沃达丰(Vodafone)收购。后来,沃达丰被迫将Orange出售给法国电信(France Telecom),让和黄又赚了一笔。

这几宗交易加在一起,为和黄带来了逾210亿美元利润——接着,这笔钱被和黄投资3G的成本(以极高价格获得牌照,加上随后的网络建设)消耗掉了。

突显李嘉诚交易撮合本领的是,他支付38.5亿英镑在英国取得了一个3G牌照,随即把35%股权出售给日本的NTT DoCoMo与荷兰的KPN,从中获利15%。不到两年后,上述两家公司都把各自的投资减记了80%,但和黄没有减记一分一毫。

和黄接着撮合了更多全球交易。它买入一些股份,卖出另一些股份,找到合作伙伴,并剥离一些部门,以便为一项直到2010年才实现营业利润(比计划晚了5年)的业务提供资金。

只要看一看和黄年报的小标题,就能看出电信业务对这家公司的影响有多大。和黄的业务遍布50个国家,范围非常广泛,从港口、房地产,到世界最大美容连锁店之一。

2006年,和黄使用的口号是极其乐观的“塑造未来增长”,尽管又一次未能在欧洲实现盈利目标。2008年,在每用户营收大幅下降之际,和黄选用的小标题是“坚实的基础”。

到2010年,和黄大声宣告“达到里程碑”,两年后,和黄谈的是“强劲增长”。

和黄高管在一件事上出名:他们不喜欢关于该公司应当被视为精明的资产交易商还是企业创建者的长期辩论。

当然,李嘉诚的声誉建立在某些精明的抄底上——从在1967年的政治骚动期买入香港房产,到1979年以跳楼价买下和黄本身。

但需要考虑的另一点是,除了一家亚洲的多数股权公司,还有什么公司能够忍受困境这么久?很可能没有。这些最新的交易至少表明,和黄正在利用自己的交易撮合能力打造自己的企业。

-4- 李嘉诚的并购逻辑:长线投资+低买高卖

2014年8月,李嘉诚(Li Ka-shing)的长江实业(Cheung Kong Holdings)披露,该公司正在进行谈判,拟收购Awas出售的一支价值50亿美元的机队,该机队有100架飞机。

Awas是私人股本集团泰丰资本(Terra Firma)拥有的一家欧洲租赁公司。

若长江实业收购成功,这个业务已然涵盖港口、电信、地产、垃圾处理、石油、水务与电力、制药、超市和其他权益的商业帝国中,将出现飞机租赁业务的身影。

李嘉诚凭借传奇般的投资本领成为亚洲首富,但飞机租赁市场已经历多年的繁荣,此时出手收购与李嘉诚“低买高卖”的盛名不符。

随着亚洲旅行人次不断增长,该地区拥有了全球发展最快的机队之一,但有些分析师怀疑,鉴于该地区新飞机订单量巨大,飞机租赁业务的短期盈利可能会出问题。如果增长达不到预期,就存在可租用飞机供应过剩的风险。

李嘉诚是一位长线投资者,偏爱在拥有稳定监管制度和普通法系的国家投资基础设施。增添一项若某地区出问题便可移到别处运营的业务,能对其主要业务构成补充。

飞机租赁业务一度是由规模决定的业务,拥有大型机队可确保稳定的回报,但自本次金融危机以来,这项业务已经历了一次结构变革。

李嘉诚的基础设施资产是通过长江基建(Cheung Kong Infrastructure)、和记黄埔(Hutchison Whampoa)和长江实业持有的。长江实业是一家控股公司,李嘉诚通过它来控制长江基建与和记黄埔。

标普资本智商(S&P Capital IQ)的数据显示,这三家公司的净债务合计为205亿美元,是它们过去12个月息税折旧及摊销前盈利(EBITDA)的3.3倍。

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对和记黄埔和长江基建都给出了稳定的A-评级。长江实业未被评级。

李嘉诚有能力长期持有资产,这一点在他对欧洲移动网络的投资中得到充分体现——在多年大举投资后,这块业务直到现在才开始产生回报。飞机租赁业务可能很适合一位有耐心的交易人。


(扫一扫,关注潮人在线官方微信)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