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旅游 > 旅游资讯

潮州记忆——东门城楼

来源:潮州日报 2015年11月09日 11:45:32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有些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模糊。有些记忆,却在某个时候,会被重新唤起,重回某个时空。

周日清晨,喜爱摄影的女儿拉上我,一起到滨江长廊寻找光影。一转身,一个镜头瞬间定格:晨光斜斜地照广济门,石板路泛着青绿色的光,早起的小贩缓缓地叫卖,城墙像个时光老人静静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

熟悉、亲切的生活场景,美好而温暖。记忆却一下子拉回了那个泥泞的年代。

那时候,我们不称它为广济楼,而叫东门楼或城楼。曾经,那个区域是潮州人心头的痛。城门外破篷棚林立,道路破损崎岖,江边丛草高人一截,晃晃当当地骑自行车经过此路段,之后必是双手酸麻,屁股酸痛。

雨季一到,东门必告急,窘态毕现,苦不堪言。雨一大,湘桥水涨,漫上堤面,东门随之进水,下水门、上水门、竹木门也如是。于是,东门城脚一带的居民,家家备有木板、舀水勺、抽水机……准备着不知是昼或夜随时可能漫来的洪水。无奈,木板往往挡不住汹涌的洪水,浑黄的江水或许在几分钟间,就冲进家里,于是,全家出动: 堵门、抽水、搬东西、泼泥水……

东门那边的居民,回家的路更是艰难。他们卷起裤脚,佝偻着身子,推着单车,艰难前行。雨衣被吹起,雨伞被吹走,雨点重重地摔在脸上,头发早已湿透,满身湿漉,满腿泥泞,满心苦艰,一深一浅涉水经过风雨飘摇的湘子桥。

湘桥春涨,本是潮州一景。但因水患,我们实在无法愉悦、坦然地欣赏那一路狂奔而来的滔滔江水,心里始终担忧着“做大水”。“做大水了,又来了又来了……“风声一来,几乎全城每一个人都能想象东门楼一带居民的困窘与无奈。

所幸,我们修了美丽的滨江长廊,结束了那个缠绕潮人多年的痛点。

城外曾经的杂乱蓬棚种上了齐整的花木,铺上了绿草地,城楼更是修葺一新,石彻的圆拱城门每天迎接着进进出出乐呵呵的人们……清晨的滨江长廊,是全市最佳的晨练场所,江风、白云、绿草、靓花,还有那几棵保留下来的老榕树,这里的一切成了潮州人的骄傲。华灯初上,这里又是另番美妙,霓虹灯装饰了整条韩江,滨江长廊宛如一条璀璨的腰带装饰着质朴的潮州古城,熠熠生辉。站在城楼上,能目睹三桥的不同丰姿。正对面的湘子桥秀美地记载着潮州悠长的文化历史,右边的韩江大桥是省道必经之处,车水马龙,左边的金山大桥盘活了北片区域,现代大气。

东门楼正式叫名为广济楼。广济城楼成了到潮必到的一景,成了潮州的一个符号,我们深以为豪。

记忆,是美好的。承载着潮州历史印记的东门楼虽然曾经泥泞,但在我们潮州人心中依然是一段珍贵的记忆,每每念起,亲切而和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