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旅游 > 潮汕胜地 > 揭阳

【文化潮旅】普宁市咸寮村“红色石洞”

来源:揭阳日报 2014年05月06日 10:34:54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隐藏在大南山深处的革命丰碑

位于大南山脚的普宁咸寮村,是革命老苏区,在咸寮村南边的打石垭上,有一个石洞,被称为“红色石洞”:就是这个石洞,在1928年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低潮之时,保留和收藏了革命的火种;就是这个石洞,当年郭沫若等老一辈革命家得以逃脱反革命军阀的追捕,在翻越绵延的大南山后虎口脱险,继续走上革命征途。

走过平坦的水泥村道,穿过一条条小巷,我们来到村背后的山脚下。带路的咸寮村老人理事会负责人陈汉利说,眼前就是大南山麓的一处山脉,名叫打石垭,“红色石洞”就在打石垭山顶上。我们抬头远眺,远处山峦叠翠,松青柏坚,白云缥缈,偶尔有几声鸟叫声传来,悠悠然在山谷里回响。沿着弯曲盘旋的山路徐徐前行,小车在半山腰的伯公庙前停靠,弃车而行,跋山涉水,翻过几道山埂,转过几道弯,在接近山岭处,眼前是一个山坑,山坑三面石壁环抱,一面豁然开朗。一条山涧,从山岭顶顺流而下,山涧周围怪石嶙峋,或站或伸,或耸或蹲,千奇百态。山泉水流也十分调皮,时而在石上从高处飞流而下,溅起层层浪花,时而玩捉迷藏般钻入石缝中,隐藏得无影无踪,当我们以为水流已经消失的时候,却突然在不远处的石缝中悄悄流出来……“这个山坑结构奇特,石头多,石洞也多,你瞧,‘红色石洞’就在山坑的半山壁上。”随着陈汉利手指的方向望去,一个约有一平方米阔的石洞口呈现在眼前。走过一段羊肠小路,我们来到洞口面前,“这就是当年老一辈革命家郭沫若、安琳、傅君藏身的地方。”陈汉利说。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后,郭沫若随起义军来到普宁流沙,被敌人包围后在突围时与部队分散,在普宁地下党组织负责人方家悟的帮助下,在时任普宁县农会主席陈开仪的二儿子陈文木的引带下,郭沫若一行来到咸寮村后的一片乌橄榄园里。时值深秋,橄榄树上挂满乌绿色的果子,郭沫若等一行十分干渴,以为树上挂的果子是青橄榄,一品尝,却青涩得蹙眉咧嘴。误吃青涩乌橄榄,郭沫若等开怀大笑,仿佛忘记了身处艰难险境。不久,陈开仪挑来烧开的茶水,让郭沫若一行解渴。当晚郭沫若一行被秘密安排在陈开仪的家里过夜,几天后,郭沫若被转移至村后山埔寮,2天后继续转移至打石垭的“红色石洞”里隐藏起来,由陈开仪的二儿子陈文木以上山砍柴割草为名,捎带粮食上山。

大南山脉峰峦叠嶂,山势险峻,山洞、古树木星罗棋布,岩洞幽深,正是隐藏的好地方。“红色石洞”洞口狭窄,洞口周边林木茂盛,难于被发现。洞里干燥宽阔,可以容纳几十人,而且,石洞里有一狭长通道,可以通往几百米外的山涧口。方家悟、陈开仪把郭沫若等安排在“红色石洞”隐藏后,马不停蹄地秘密联系惠来的地下党组织,确立了护送郭沫若等翻越大南山脉,前往惠来神泉乘船赴香港的转移策略。

然而,在转移郭沫若一行的前夕,却走漏了风声。当陈文木悄悄带着扁担、镰刀和粮食上山时,没有料到敌人偷偷跟随,当来到打石垭的山坑顶上的时候,陈文木猛然发现偷偷跟随的敌人,他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奋不顾身高呼起来,被一拥而上的敌人抓捕了。石洞内的郭沫若等听到呼叫声,知道敌人发现石洞了,在方家悟的带领下迅速穿越洞内密道向山涧摸去。为了转移敌人的注意力,陈开仪带领另一位游击队员,迅速冲出洞口,爬上山坑顶狙击敌人,吸引敌人火力和注意力,当敌人猛然大悟发觉上当受骗时,郭沫若等已经走出山坑口,隐没于被云雾缭绕的莽莽群山之中。

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瞻仰着眼前的石洞口,在经历了86年沧桑岁月后,洞里已大部分被泥沙填塞,洞里秘道已基本被沙石填塞了,只有洞口风光依然如故。距洞口约40米处,有一棵参天橄榄树,据说已有500多年树龄,枝繁叶茂,在正午的阳光照射下,碎影婆娑。当年,郭沫若或许曾在树下吟诗作对,抒发自己的革命情怀。

在陈开仪孙儿陈束民的家里,我们见到了1956年郭沫若给陈开仪的来信。“陈开仪老大哥:你三月十四日的信收到了。看到你的照片和几十年前的样子差不多,我感谢你,祝你活到一百岁。”郭沫若在信中深情写道:“二十几年前,你帮助我们好几位同志逃出虎口,我是经常留在记忆里的……”此后,郭沫若的夫人于立群也曾代郭沫若给陈文木寄来书信及郭沫若的照片2张。陈束民将郭沫若及其夫人来信的影印件扩大,装裱在镜框里,高高挂在居家的客厅上。陈束民说:“咸寮村是革命老区,上一辈咸寮乡亲为新中国的诞生抛头颅洒热血,我们要弘扬先烈的精神,建设美丽新咸寮。”

端详着郭沫若那苍劲有力的书笔,我们仿佛重新回到“红色石洞”口,陈开仪等老一辈咸寮人勇救郭沫若逃离虎口的传奇故事,永远停留在我们脑海里……

——文/黄健新

本文出自潮人在线,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原文链接,如对本文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