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旅游 > 潮汕胜地 > 揭阳

游葵潭将军第

来源:揭阳日报 2014年01月08日 15:30:15 责任编辑:谭天 人气:

1.jpg

在惠来县葵潭镇墟内,有一座将军第,上世纪四十年代抗战胜利后,抗日名将翁照垣将军不愿卷入国内的政治纷争中,解甲归田,将军第就是他的寓所。

葵潭镇乃粤东知名商埠,为珠三角及惠州地区进入潮汕门户,地灵人杰,自古以来英才辈出,翁照垣将军就是其中之一。1932年,在淞沪战役中,他率领中国第十九路军一五六旅守上海吴淞要塞,奋勇抗击入侵日军,重创日寇,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嚣张气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迫使日军停战,最终退回“一。二八”事件前的区域。在上世纪三十、四十年代,翁照垣将军的抗日事迹被全国人民纷纷传颂。宋庆龄女士赞扬翁将军说:“旅长守吴淞之功极伟!”中国近代思想家、国学大师章炳麟赠翁将军一联:“李广从来先将士,卫青未肯学孙武。”章炳麟用西汉两位抵御匈奴保家卫国的名将来赞誉翁照垣将军在淞沪战役中的历史功勋。在海外,翁照垣被西方人尊称为“勇敢的中国人”。

沿着汪汪流淌的龙溪水,进入车流如梭的324国道,在葵潭镇政府旁边拐入镇墟,历经了几条大街小巷的集市繁华,我们来到玄武村的一条小街,名曰布街。它长不过100米,宽不过8米,左右均为骑楼,每间民居前,清一色的门前柱,明清风韵尚存。街角边残留的石块上,依稀可见昔时布街的影像:街道由石块铺成,拉着布匹的马车发出的阵阵马蹄声、布匹交易讨价还价的喧哗声以及木屐敲击着石道的脆响声,在布街日复一日地传唱着,就在这悠扬的传唱声中,1945年,名扬四海的翁照垣将军,解甲归田来到位于布街中间的将军第,打算在此安度晚年。

将军第是1934年由知名建筑学家郭青记主持兴建的,历时三年完工。它坐西北向东南,走旁门,门向西北,门上有匾,匾上有朱笔楷书“将军第”三个大字,是清末举人许宛如的手笔。二楼左侧有门,门外是一个大阳台,门额有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照庐”,这是翁照垣为自己的新宅起的名字,但人们却喜欢称它为“将军第”。将军第为四点金迭楼,或称“下山虎叠楼”,仅两层,下层之南围厝包,前筑后座,有厅、次间、套间、厨房、硬山顶,贝灰梁架结构,上、下层共25间,面积一千多平方米。既有潮汕的雕花镂鸟传统,又有西方的建筑风格,中西合璧,质朴厚重,在葵潭镇的民居中显得十分突出。

历史总是风云变幻,本想在葵潭老家安度晚年的翁照垣将军,于1949年秋移居香港,于1972年10月8日在香港逝世,享年80岁。同月17日,香港各界人士为翁将军举行公祭,蒋介石赠挽联“绩着旗常”,香港政、商、学各界人士两千余人出席,盛况空前。翁将军遗体葬于香港粉岭丙岗。

解放后,将军第先是用作区公所,后成为葵潭人民公社办公楼,接着成为小学校舍,最后成为县罐头厂职工宿舍。“文革”期间,翁照垣在葵潭的亲人受到不平等对待,有的甚至被批斗而亡。历经风雨,历经岁月飘摇,将军第最后归还了翁照垣后裔。如今,尽管将军第门窗破损,墙灰剥落,门楣残缺……但却依然泰然挺立,仰着头颅,向着天空诉说岁月沧桑。近日,惠来县人民政府将“翁照垣将军第”牌匾高高悬挂在将军第的门楼上,将军第成为惠来县文物保护单位。牌匾上鲜红的大布花,为冷冷清清的将军第带来了一丝靓丽的色彩,同时也点燃了后人对翁照垣将军那段抗击倭寇光辉历史的回顾与思考。

在将军第宅院里,有一口老井,是翁照垣将军亲手钻探修筑的,80年过去了,这口老井依然涌泉淙淙,清凉甘甜,取而不竭。据翁照垣将军的后人介绍,翁将军在此居住期间,每天都要在此井亲自打水浇花。当年,宅院里的花卉多着呢,浇一次水要花费将军近一个钟头的时间。我在井口俯下身去,在摇晃的水波下,仿佛看见翁将军在另一个世界中反思他的一生一世,他的浅浅的微笑,恍若天上的星星,在长长的历史长河中闪耀。我情不自禁地想起我国的一句古语:饮水思源。抗日战争的胜利,就是通过无数的“勇敢的中国人”抛头颅洒热血而换来的,像翁照垣将军这样捍卫国家领土完整和民族尊严的爱国志士,炎黄子孙永远不会忘记。

我想,历史就是历史,历史在时间车轮的驱动下,永远沿着人类社会的轨道运行,每一个历史事件,最终会露出它的本来面目。比方翁照垣将军,他的生命轨迹与他所处的时代紧密相连,反映着昔时苦难中国艰辛的发展历程;他的命运与他的秉性休戚相关,他刚直、威武不屈、不喜逢迎、不善迁就;他在上海“一。二八”日本侵华事件中,浴血奋战,粉碎了日寇妄图侵占我国领土的阴谋,长我中华民族志气,是真真正正的抗日民族英雄!他的英魂,永远长留在中华民族的史册上!

本文出自潮人在线,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原文链接,如对本文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