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旅游 > 潮汕胜地 > 揭阳

云蒸霞蔚古福村

来源: 2012年05月03日 14:53:26 责任编辑:admin 人气:

揭西县东园镇有一古福村,居住着林姓一族,约4000多人,是明朝泰昌年间(1620-1621)创村的。村的原名为“狗肚”,因为此地形状活像一只大狗,村庄建于肚子上,故称“狗肚”。但村民认为:狗是低贱动物,改为“九肚”。但还是不雅。后改为古福。取“古”与“狗”近音,肚乃福之所聚(如称老人发胖大肚子为“发福”),但远近乡村,都称之为“狗肚村”。

古福村建于地势较高的土阜上,依着地势,层层建屋,远远望去,好像高楼层层。古福村居民建房,昔时似有规划,巷道井然,房屋有序,可见其先人都属殷实之家。古福村前是一片平原,边界榕江南河,村后一列山岭,葱翠如屏,正所谓“前有照,后有靠。”是风水好地,秀丽山村。村民常夸村庄:“住山厝,耕洋田,烧山柴,吃江鱼。”是“得天独厚,福祉之乡”!

古福村后层层山岭,乃是卅岭山余脉,山不甚高,也无知名的名胜古迹,但却常有轻烟缭绕,白云出岫。若于每年三、九月间的清晨登山,行至山腰,便觉云蒸霞蔚,时浓时淡,人在其中,有似腾云驾雾,飘然欲仙。若至山顶,俯视下面,但见一片茫茫,白云如海,阵风吹来,波涛起伏,真有点黄山云海的感觉。直至朝阳东升,云消雾散,群山才现原来面目,为何此地有如此奇观呢?因为这里地理特殊,群山朝南,面对榕江,西南风吹来的水蒸气,被山岭挡住,水汽停留于此,夜间天气凉冷,便形成了云雾,锁住群山,造成如此奇特景观。

古福村还有一场面壮大,充满惊险的景观,这就是夜间的防洪守堤。

榕江南河,河面本来广阔,但自棉湖经东桥园至狗肚河段,有了很大变化。因为榕江中下游是受潮汐控制的,潮水经常到达三洲,所以,狗肚河段受到海潮顶托,流水变慢,造成泥沙淤积,在溪中渐渐出现许多小洲,年长月久,渐积渐大,连成溪中大洲。狗肚河段,溪洲不少,最大的是“狗肚大洲”,把南河分割成二条小溪。平时还不觉得什么,一遇上游洪水泛滥,洪峰到此,受大洲阻挡,水位骤升,水势汹涌,对南北两岸堤围,增加了很大的压力,因此,固守堤防,保护稻田、鱼池,成了古福村民一项特别艰巨的任务。

古福河段的堤围,本来修得特别高、厚,其高约10多米,堤面宽4米,基宽1.5米,平时看似坚固长城,庞然大物,但洪峰一到,有时涨至距堤面不满一尺,大堤变成矮子,好像在发抖,摇摇欲坠,须靠村民保护。

人心最齐,莫如防洪守堤。紧急锣声一响,全村除老弱病残和少儿孕妇外,人人上堤待命。不管白天黑夜,刮风暴雨,村民披戴笠,手执火把,大堤上灯火通明,人声吼喊,好像一条长长火龙,正在与洪水酣斗。青年们抬来防洪杉木、织草袋,堤上平时准备了一堆堆的防洪沙,体弱者及女人们,把沙装进稻草织成的草袋,准备出险时应用。十多个有防洪经验的年壮农民,提着大火把,派在堤边来回巡视,若有险情发现,大声一呼,村民云集,应急材料即时运到,同心戮力把险处修好。

出险有两种情况:一是大堤中有鼠洞、蚁穴,堤外的洪水便偷偷渗透。有防洪经验的农民,在巡视中发现堤内水色有异,带洪水色,便知此处有险情,立即召来杉木打成一排木桩,沙包压下,把洞填死。若是稍慢,漏洞扩至碗口粗,堤外洪水压力巨大,洞里的水冲出成水柱,喷起两三米高,带着泥沙,大堤便会垮了下去。决堤时,人和杉木,一冲便是几十米远,人若不撞碰到硬物,便可平安游走。

一是大堤经过久浸,吸饱了水,堤面便出现裂缝,这条堤便要软化下去。当发现裂缝时,村民们同心协力,不顾自己危险,在堤的两边打下许多木桩,在堤边砍来青竹,破成两半作为竹索,把木桩编成排,内外夹住。一面不断于堤面裂缝处填沙袋。若洪水已打开缺口,青年们跳下去,手挽手接成人墙,强挡住洪水,让沙袋填 实,不被水冲走。说也奇怪,有些人平时十分软弱无力,但在危急中,却能把百斤重的沙包,抬到险地上来。这时无分敌友,不论阶级,都同心协力守好堤围,保障家园安全。但有一不足之处,就是若听到对岸的惊叫声,猪狗鸣叫声,火把散乱,知是崩了堤,这边无压力了,便都松了一口气,相呼回家睡觉去。

笔者于1958年曾在古福村工作,参加过守堤战斗,目睹那万众一心的情景,也见到惊心动魄的场面,便把它记下来。据闻,后来狗肚洲铲去,疏通了水道,河堤改用内沙外泥,杜绝鼠洞蚁穴,险情大为减少。

本文出自潮人在线,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原文链接,如对本文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