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潮人在线 > 潮汕文化 > 旅游 > 潮汕胜地 > 潮州

潮州古城的“古” 已成城市的气质和修养

来源:潮州日报 2015年06月29日 16:22:10 责任编辑:黄东妮 人气:

 

其实觉得,潮州古城的“古”,起初是一种态度,是一种坚韧不拔的意志,是一款风轻云淡的从容。后来,她已成为这座城市的气质和修养。

潮州古城的“古”,是一种光亮。像是一件老红木家具被重新擦磨后绽放的光泽,是时光的返照。“古”是光阴的积淀,是淡定的底气,是厚积薄发的收放自如。喜欢这样的古城,喜欢她的休闲和厚实,喜欢她的淳朴和典雅,喜欢她的精致和安静。

漫步潮州古城,就像翻开一本线装书,纸扉温柔,墨香弥逸,唯有用心,才能读懂。

初春的细雨清洗古城的尘埃,一抹春光,便掀开了笼罩古城多日的薄纱。走在老城区的交错的巷道,石阶明亮,苔痕浅印,探寻一段古老的幽静。巷道深入,岁月的留声机里放着潮州细乐,依依袅袅缠绕着这百年老屋,似是谁在与谁窃窃私语,又怕惊醒了时光。庭院花篱前的老妇,发鬓如霜,面容舒安,如屋檐上怒放的不死鸟,是否在等待越洋红头船的音讯,完整一份落地生根的缘分。

三月的滨江,红棉怒放,连绵几里,热烈似火,像半滴朱唇,亲吻着天空。又有花倒映在江面,水澄如鉴,花红如火,清风徐来,花影摇曳,便也水火交融。到了飞絮时节,棉絮纷飞,似烟似云,落于游人肩上,缠缠绵绵,款款情深,似是挽留;泊于淼淼韩水之间,絮中种子也随着漂洋过海,承载着当初出发的愿望,赋于殷殷韩水。从此,有一种信心支撑着古城人们的守候。

潮州古城用一带韩水,孕育着一方的潮人。这方人儿,有自己的方言,有自己的音乐,有自己的戏剧,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态度和方式。从“潮州小吃”、“潮州厝,皇宫起”到“潮州人,种田如绣花”再到“潮州工夫茶”,无不淋漓尽致地体现了潮州人的生活态度和情趣。

街角展卖的潮州小吃咸水粿,小小一粒,玲珑精巧,黄白相间,摆放有序,俨然成了手工艺品。单是雪白的小粿体,是用大米经过浸泡、研磨、过滤,加以模具,再沸水蒸炊而成;而中间点缀着金黄的萝卜脯丁,更是用萝卜干,百刀成丝,千刀成丁,再以油慢火细煎,其中火候掌控,自是学问。一黄一白,一咸一淡,一热一冷,入口嚼匀,味趣十足。小小的点心,潮州人竟花下如此的心思去完成。

移步转入古城人家,伴随笑脸而来的,必定是潮州工夫茶。工夫茶,是潮州人欢迎客人的第二张笑脸。四座落定,羽扇慢摇,听炉火噼啪,松涛飕飕;看岁月之手,于小小茶船之上,穿云破雾,演绎“关公巡城”、“韩信点兵”的娴熟;闻一缕茗香,识得凤凰乌岽,山之氤氲;啜一口香茗,芳香溢颊,甘泽润喉。整个程式细腻周密,有条不紊,氛围和谐,这是一种和美的油然流露,是古城人独有儒气的呈现,生活本来固有的意趣。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