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功夫茶 > 功夫茗茶

潮人待客茶当酒

来源:潮州日报 2013年12月23日 18:36:28 责任编辑:谭天 人气:

 文/朱希和

我在潮州所见,商铺、酒店、乃至家家户户都备有工夫茶具,每天必定要喝上几轮。据说侨居海外的潮人,也仍然保持着品工夫茶的风俗。可以说,有潮人的地方,便有工夫茶的影子。在这里,品茶已不是达官贵人、文人雅士的专利,它完全由贵族化转为平民化了,故潮州工夫茶已被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堪称中国茶文化一绝。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以茶“待君子,清心身”的习俗。自唐代韩愈被贬到潮州后,“邹鲁之风”开启,把诸多中原文化带入潮地,逐渐形成“工夫”茶俗,潮人更是以茶当酒,作为热忱待客的最佳礼仪并加以完善。

说来也巧,一潮州朋友请我去某大酒店晚宴,大包间里有个饮茶的套间,他们当场给我演示工夫茶泡制,并给我这个来自江南的远客详细讲解了一番潮州茶道。他说,所谓工夫茶,并非一种茶叶或茶类的名字,而是一种泡茶的技法。之所以叫工夫茶,是因为这种泡茶的方式极为讲究,操作起来需要一定的工夫。“工夫”一词,在潮汕话中是做事方法讲究、细致用心的意思,他们称带有一定技术含量工种的人叫“做工夫人”。“工夫”也作“功夫”,此工夫,乃为沏泡的学问,品饮的功夫。潮州工夫茶有一套极为讲究的茶具、茶叶、用水、冲法、品味的茶经。可见,加上“工夫”二字的潮州“工夫茶”,是潮人品评水平、礼仪习俗、闲情逸致的整体称谓,是一件很别致的茶事活动,是潮州先人留下的一份宝贵财富,也是中国古代工夫茶的活化石。

诚哉斯言。我在潮州宕留的两个月,发现潮州工夫茶确有一套极其精美细致的茶道,最考究的是茶具,包括烧开水的炉子,它之所以有别于其它喝茶方法也在于茶具。讲究的人家,常用红泥小炭炉,一般高一尺二寸,茶锅为细白泥所制,锅炉高二寸,底有碗口般大,冲罐如红柿般大,乃潮汕泥制陶壶;茶壶很小,只有拳头那么大,薄胎瓷,半透明;茶杯小如核桃,乃陶瓷制品,其壁极薄。茶叶大多选用色香味俱全的乌龙茶,或铁观音、大红袍、水仙和凤凰茶,以半发酵的为最佳。放茶叶时要把小茶壶塞满,并用手指压实,据说压得越实茶味越醇。水最好经过沉淀,沏茶时将刚烧沸的水立马灌进壶里,开头一两次要倒掉,这叫洗茶,还要洗杯,这主要是出于卫生的考虑。饮工夫茶一般以三人为宜,主人煮好茶后拿起茶壶,在成“品”字形的三个瓷杯上面作圆周运动,潮州人称为“关公巡城”。当然,多人饮茶也可以加杯,但不能一杯斟满再斟一杯,而要按杯数的多少、依顺序来回轮流斟,这样可使每杯香气四溢、浓淡均衡。工夫茶除了泡制费功夫外,饮茶也需有功夫,客人先要谦让一番,然后双手用三个指头端起茶杯,用舌头舔着慢慢地品,一边品茶一边谈天说地,分三次饮尽,这叫工夫,也显示对主人的尊重。我亲见他们这种优雅的烹制、品饮过程,简直是一种艺术享受。

“壶小乾坤大,茶薄人情深”。潮州工夫茶作为中国茶艺的古典流派,集中了中国茶道文化的精粹,真乃大俗大雅的完美体现,也是历史和传统文化的沉积。今日,工夫茶已渗透到潮汕人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遍及海内外,默默地起着沟通情谊的纽带作用,浓浓的茶香滋润和安抚着人们的心灵。工夫茶推崇“和、敬、精、乐”的精神,它必将超越地域局限,与更多的人群共享。

 

赴宴归来我概括良多,信口胡诌了两句话:有客临门茶当酒,半是凡人半成仙。客居潮州,我饮工夫茶已然成瘾,于是买了一套精致的工夫茶具带回芜湖,堪效茶君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