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功夫茶 > 功夫茗茶

千年文化一炷香

来源:大华网 2013年12月04日 10:50:32 责任编辑:谭天 人气:

茶为国饮,茶何以为国饮?茶又何以成为国饮?弄清了这些问题,也就大体弄清了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思想内涵和历经沧桑而生生不息的精神气象。释家的慈悲、道家的逍遥、儒家的仁爱都在那“竹炉汤沸火初红”的煎煮中升华成为中国人独有的圆融的人文情怀。

追忆历史,高唱着《义勇军进行曲》而热血沸腾的是正义的中国人;慢咽一杯苦茶,进行一次深刻的文化内省而能“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才是真正的大国民风范!中国可以说不!中国当然还可以不高兴!但真正的中国品格一定是圆融世界、和平崛起!这是由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传统习惯所决定的文化态度。

一杯清茶,可以消浊解乏。众饮,则克己复礼、尽显君子风度;独饮,可俭以养德,宁静致远,积小善为大善,何乐而不为?是故,复兴国粹、倡导国饮、传播中华茶文化,意义何其深远。

茶艺,纤纤十指,神韵交融

茶艺,萌芽于唐,发扬于宋,改革于明,极盛于清,相当的历史渊源,自成一系统。

中国的民族性,自然谦和,不重形式。所以不管是唐代的《茶经》,宋代的《大观茶论》,或明代的《茶疏》,文中所谈仅是通论,一般人民将饮茶融成生活一部分,没有什么仪式,没有任何宗教色彩,茶是生活必需品,高兴怎么喝,就怎么喝。饮茶所讲究的是情趣,如“披咏疲倦”、“夜深共语”、“小桥画舫”、“小院焚香”,都是品茗的最佳环境和时机,“寒夜客来茶当酒”的境界,不但表露出宾主之间的和谐欢愉,而且蕴含着一种高雅的情致。

茶艺室包括茶叶品评技法和艺术操作手段的鉴赏以及品茗美好环境的领略等整个品茶过程的美好意境,其过程体现形式和精神的相互统一,是饮茶活动过程中形成的文化现象。它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与宗教结缘。茶艺包括:选茗、择水、烹茶技术、茶具艺术、环境的选择创造等一系列内容。茶艺背景是衬托主题思想的重要手段,它渲染茶性清纯、幽雅、质朴的气质,增强艺术感染力。不同的风格的茶艺有不同的背景要求,只有选对了背景才能更好地领会茶的滋味。

一盏香茗墨蕴香

书画家一般都嗜茶,茶不仅能壮身健体,更能提神助思,有助于书画创作。绍兴是书画之乡,历来书画名家层见叠出,书画名作花团簇锦,其中有很多画茶的丹青高手和长卷精品。

中国茶业兴于唐,中国茶文化起于唐,而作为第一幅反映茶事活动的《萧翼赚兰亭图》画面共五人,中为80高龄老僧辩才,慈眉善目,仙骨道风,手执佛尘,端坐禅榻藤椅。右侧为萧翼,面蓄长须,身子微倾,坐于长方凳之上,正与辩才倾心交谈。中立一年轻侍者。可注意者,却为左边的烹茶图,但见一老者坐蒲团之上,手持火箸,边挑火,边注意谈吐正浓的宾主,对面一少者,正躬身手执茶托茶碗,欲得茶烹好敬献主人与客人,风炉上铁锅汤水沸腾,可谓炉火正红、茶香正浓,加这旁边置一方形茶桌,放着茶罐、茶碗之类,这真是一幅惟妙惟肖的烹茶图。

《萧翼赚兰亭图》,被称为“一件最早的反映唐代饮茶生活的绘画作品,其形象的具体、生动,被誉为唐代茶文化之瑰宝实不为过。此画既然画了”赚兰亭图“时的烹茶情景,则也是真实地反映了唐时越州高僧与儒士的茗事活动,描述了越州地方茶炉、茶托、茶碗、茶桌和烹茶,敬茶等茶具、茶事情状,是茶事绘画的开山与奠基之作。

古往今来,不少茶人本身就是著名书画家,他们的书画作品名震当世,誉传后人。如陆游,是大诗人,也是大书法家,他常在作诗时品茗,又在啜茶时挥毫,茶与诗书紧接在一起。“墨试小螺看斗砚,茶分细蕊现毫杯”。“下岩紫笔临章草,正焙苍龙试贡茶”。“嫩白半瓯尝日铸,硬黄一卷学兰亭”。这些诗句神情毕现地写出了他自己的茗事和书法是那么和谐地结合在一起,他尝提“日铸茶”,学的是“兰亭帖”,两者相得益彰,统一在这位杰出的诗人兼茶人兼书手的身上。

唐代尚意书风,皆与佛和茶有密切关联。从盛唐张旭、中唐怀素、晚唐高闲的草书中可见端倪。他们作书、饮酒、品茶,特别是怀素用飞动园转、笔意奔放的“狂草”饱蘸对茶的感情,留下了传世名迹《苦笋贴》:“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径来,怀素上。”虽两行十四字却与得锋正字园笔墨飞舞,尤其“茗”字更气韵生动,简洁的点划间,充满对茶的炽热情感,登九华的古今书法家均在茗饮之际挥笔写下了许多稀世珍宝,佛茶之功充实了九华文物馆藏。

中国绘画发展到唐代,与佛茶的关系也水乳交融。王维首创泼墨山水,为文人画的开创者。其家世代信佛,其人开元进士,入宦后,公余辄至僧舍论道,他参拜当时高僧,听取心要,如法修持,故其诗章淡远空灵,禅机悟境,流露于字里行间,所存世之山水画变勾勒为渲谈,著《山水诀》一篇,中有“妙悟者不再多言,善学者还从规矩”之悟。苏东坡评之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所谓画中有诗实为禅境,这一画派经五代至宋元随禅学之盛而日益兴旺发达,出现了荆、关、董、巨四大家以及南宋梁楷,牧溪等人善画佛事,笔法简逸,皆成妙境当受禅理启发。米元章父子所创的米氏云山正式悟其禅理写其胸中意境而获得成功。倪云林的萧疏简淡的画法更寄寓禅心,给人以画外的深沉享受。画家们从禅机启发灵感,以品茶激发兴致为中国文明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茶叶科技

要改变传统茶叶、管理、加工方式,提高茶叶产量和品质,就必须大力推广现代茶叶生产、管理、加工技术。随着茶叶的发展,规模的扩大,近年来,饶平结合实现农业标准化示范县和创建国家第二批茶叶生产示范县基地这一契机,通过“走进去,请进来”等措施,先后与国家、省市等科研单位开展技术交流与合作,建立了无公害茶园示范基地、无公害茶叶示范区。为了改变传统茶园生产、管理中农残超标问题,县还专门成立了茶叶质量管理领导小组,举办无公害生产技术培训,发展生态茶园,使生态茶园既符合有机食品的安全需要,又可最大限度地控制环境污染。通过生物农药、有机肥的推广与应用,全面消除了茶园使用化学农药和化肥,不仅提高了茶叶品质,同时由于茶园生态环境得到改善,天敌数量明显增多,减少茶农投入,茶叶的经济效益明显提高。同时,该县还先后立项及实施了名茶岭头单丛综合技术开发、岭头单丛茶可持续高效栽培示范和品牌创建、喷施高美施提质提级、推广使用采摘机和修剪机、热风焙茶橱等12个茶叶科研项目。单丛茶可持续高效栽培示范区品牌创建被列入2000年国家级星火计划。连年来,该县已嫁接、新种了茶叶优良品种有八仙茶、桂花香单丛茶、玉兰香单丛茶、黄枝香单丛茶、芝兰香单丛茶、台湾翠玉茶、金萱茶等10多个品种。

在搞好技术服务的同时,饶平县在茶叶生产和加工环节上,制订了“岭头单丛茶综合标准”,规范茶叶生产各个环节,确保茶叶的安全性。从2002年开始,每年在3家茶叶企业中抽取两个茶样参加国家统一检测。经国家农业部茶叶质量中心检测,全部符合无公害茶叶标准要求。特别是改变了传统的制茶模式,以广东国宾集团为龙头的茶叶加工企业,他们引进揉茶机、杀青机、磐茶机等现代设备,实行精制加工,使茶叶产品的色、香、味更上一个台阶,成为市场的畅销品。

饶平县借科技手段,打造岭头单丛茶高品位,岭头单丛名茶呈现出经久不衰的魅力。特别是在众多的评比中屡获殊茶,先后荣获“中国名茶”、“国家文化名茶”、“中国国际名优新产品金奖”、“全国农业博览会金奖”、“中国(国际)名茶博览会金奖“等殊荣。全国许多大多城市都设有岭头单丛茶专卖店或分销店,产品还远销东南亚、欧美、日本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

茶具文化

茶具的生产,始于奴隶社会,当时主要茶具为煮茶的锅、饮茶用的碗和贮茶用的罐等。随着时代的演变,茶叶消费日广,因消费的茶类不同,习俗不同,消费对象不同,不论茶具的形式、茶具的配套或茶具的用料等,都不断发生变化。

到来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饮茶已有简单的专用器皿。从秦汉到唐代,随着饮茶区域和习俗传播的扩大,人们对茶叶功用认识的提高,促使陶器业飞跃发展,瓷器也已出现,茶具越来越考究,越来越精巧。

茶具又称茶器。最初都称为茶具,如王褒《僮约》的“烹茶尽具”、指烹茶前要将各种茶具洗净备用。到晋代以后则称为茶器了。到了唐代,陆羽《茶经》中把采制所用的工具称为茶具,把烧茶泡茶的器具称为茶器,以区别它们的用途。宋代又合二而一,把茶具、茶器合称为茶具。现在也大都统称为茶具。

唐朝中叶。北方消费茶增多,引起了各地瓷窑的兴起,尤以烧制茶具为中心。据陆羽《茶经》记载,当时产瓷茶器的主要地点有:越州、岳州、鼎州、婺州、寿州、洪州等,其中以浙江越瓷最为著名。此外,四川、福建等处均有若名的瓷窑,如四川大邑生产的茶碗,杜甫有诗称赞:“大邑烧瓷轻且坚,扣如哀玉锦城传。君家白碗胜霜雪,急送茅斋也可怜。”

据陆羽《茶经》“四之器”中所列,连同附件统计、煮茶、饮茶、炙茶和贮茶用且共有29件,可见唐朝时茶具的发展已很可观。现分述如下:

(1)风炉:铜或铁铸成,也有泥烧成的。形状像鼎,下有三脚。炉壁厚3分,上口有9分厚的边,边的6分宽部分在炉壁内方,比便用泥墁于膛壁。炉下方的三只脚,共有21个古字:一脚是“坎上巽下离于中”,另一脚是“体均五行去百疾”,第三脚是“圣唐灭胡明年铸”。在3只脚间各开一窗洞、底下的一个洞用以通风漏灰。3个窗口上并排有6个古字,一是“伊公”,一是“羹陆”,一是“氏茶”,意为“伊公羹,陆氏茶”。内设“带(原字左有“土”旁)埠(原字右下为“木”),有3格,一格有长尾野鸣的图形,这是火禽,画有离卦,一格有彪,是风兽,画巽卦;另一格有鱼,是水虫,画坎卦。巽表示风,离表示火,坎表示水。风能助火,火能把水烧沸,所以要有这三卦。另有花木、山水等图案作为装饰。据说此炉陆羽设计。

(2)灰承:接受灰烬的用具,由有三只脚的铁盘构成。

(3)炭挝:六棱的铁棒,一头尖,稍下较粗,长1足。细的一头系上一小展(原字左有“金”旁)。作为装饰。

(4)火夹:别名筋,就是火钳。铁或熟铜制,长1.3尺。

(5)竹夹:小青竹制成,长1.2尺,一头的1寸处有节,其余部分剖开,用其夹茶在火上烤时,白竹出汗,利用它的香气以增加茶的香味。纸囊:即纸袋。用质地白厚的上等剡藤纸,做成双层纸袋。贮放烤好的茶,使不致失去香气。

(6)碾:由碾轮和碾槽构成。最好用桔木,其次是梨、桑、梧桐、柘木。碾槽形状内圆外方,内圆以便运转,外方防止倾倒。内可放进碾轮,圆盘状,直径3小,中心部厚1寸,边缘厚0.5寸。盘中心有轴,中方外圆,长9寸,宽1.7寸。

清茶一杯喉吻润,文思泉涌

古往今来,不少文人与茶接下不解之缘,或状之以文,或借茶抒怀,或以茶寄寓,或倾之以情,或以茶会友,茶似乎专为文人所生,茶与文人融为一体。总之,中国的文人士大夫对茶饮都有着强烈的偏好、执着的热爱。

然而茶,并不仅仅是用来品尝把玩的。浩渺的历史烟云,更赋予了茶特殊的意义。

“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白居易的诗可以说篇篇不离茶字。品茶对于他来说,可以说是一种“会有”的方式,透过茶去品人。即便是现在已经没有理由去喝茶,他也持一碗“寄与”。充分说明了他不管是对茶还是对朋友的渴望。茶在这里就成了友谊的象征。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苏轼则不同于以上,将茶视为了一种蓬勃的象征。当思念旧人,回望故乡之际,苏轼惊醒了。过去的都过去了,现在还是现在。他用了“新火新茶”比喻了眼前可盼望的事情。想趁着年华好好享受。它赋予了茶欣欣向荣之感,充分体现了他对茶的爱。茶在这里成了希望。

“今日鬓丝禅榻畔,茶烟轻扬落花风。”杜牧在这里充分地写出了时光的易逝。茶烟上浮,散去;落花纷飞,坠落。一上一下强烈的反差,却指向同一种命运,这使得意境又变得凄凉苦楚。再加上自己发白的头发,此时的茶代表了一种必然的“消逝”。甚至说为一种超脱。

“老去逢春如病酒。唯有,茶瓯香篆小帘栊。”辛弃疾,一代豪放诗人,“栏杆拍遍”的苦闷不再,竟有如此觉悟,让我眼前一亮。当一切都是那么不顺的时候,只有茶才能安慰自己。也只有茶,才能安抚一个如此野心勃勃的政治家,该是怎样一种境界啊!在这里,茶就像是一个人的“知心伴侣”。

茶已经伴随文人走过千年。在这样的岁月考量中,茶究竟展现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性格呢?唯有“淡定”、“逍遥”、“包容”。

还是淡茶多一点吧。不管怎样,越是淡的茶,越能品出香味儿。不是吗?当浓烈的世俗嘈杂,给予了你太多的愁绪,你不也正追求着这样及其简朴淡定的感觉么?生活的五味俱全,很难让一个人真正懂得生活。即使某种滋味格外刺鼻,却始终对于人有着错觉。何不让生活简单下来,淡淡地,只留一点袅袅茶香,静静地坐下,去联想,去品味。淡给予人的那样似有似无,时隐时现的感觉,不正是生活的衣襟吗?

历史上有个人尤为爱茶,白居易。这是位“隐于朝”的田园诗人。看来是挣脱了尘世的喧嚣,置身“士”外了。我们不能否认,茶对于他的态度影响之大,不亚于直接给予他冲击的官场。他始终追求的是“逍遥”。怎样得来呢?首先我想,茶就是由自然中来,收万物之精华,着大千之灵气。这样一来,就直接给人了一种“乘万物以遨游”的境界感。亲近了自然,吐纳了山水的润气,这不就是逍遥吗?无拘无束,随心所欲。这是历代文人直接追求的崇高境界啊。

茶还让我们学会了宽容。“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茶吸纳众生之精髓,呈现一瓢之中,静等闻者一啜。它经受了曝晒,油炼,水烫,却仍然能吐露醇香,这本身就是一种伟大。于是它教会了人去宽容,去谅解。茶用它独有的“色味”魅力,感染着一代又一代人。它们前仆后继地从茶那里学会了荣辱不惊,包容万物。不会让一个文人,为鸡毛蒜皮斤斤计较,也不会让自己困扰在凡世的狗苟蝇营。这就让茶提升了一个境界。

总的来说,“茶”便是“道”。茶教会了人怎样做人,怎样处事,怎样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