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大师与古桥——饶宗颐教授与广济桥的因缘(上)

来源:潮州广济桥公众号 2015年07月27日 10:09:07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当广济桥旧仪再现,新颜更生,你漫步于巍峨壮观的梁桥、精巧奇丽的浮桥上,观赏那摩云迢峻的层阁飞楼、油栏画槛;当你距步引领、徘徊瞻眺,欣赏亭台中那行云流水般的楹联书法、巧夺天工的檐牙装饰,以及荡漾于江水中的垂虹倩影;当“潮州湘桥好风流,十八梭船廿四洲,廿四楼台廿四样,二只鉎牛一只溜”的歌谣被重新唱响,流播于乡村田野和市井街巷的时候,你是否知道,有一个人为这座千年古桥的重光,为这清丽的山水,添上浓墨重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这个人不是别人,他,就是潮人的翘楚、国际汉学大师饶宗颐先生。

 

 

一、望重德高 受聘顾问

广济桥,俗称湘子桥,在潮州古城东门外,横跨浩瀚的韩江,向为闽粤交通要津。它既是潮州名城的地标,更是维系海内外潮人的根。因其深具历史、科学、艺术价值,1988年3月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从根本上对这座千年古桥实施有效的保护,潮州市政府于1989年在其下游一公里处,新建韩江大桥,从此结束了广济桥作为交通纽带的历史使命。

1990年,国家文物局在潮州主持召开了广济桥修复论证会,初步确定了修复古桥的原则和思路。

2001年,随着韩江水利枢纽工程的上马,修复广济桥的问题终于被正式提上议事日程。

全面修复广济桥是一项浩大工程,为切实把这座蜚声海内外的古桥修好,2002年4月潮州市郑重其事地成立了维修广济桥委员会,并聘请一批德高望重的专家学者担任修桥顾问,饶宗颐教授便是众望所归的人选。 

饶宗颐教授与广济桥可谓因缘契合。早在1936年,年仅19岁的饶先生便考证广济桥史料,辑成《广济桥志》,并刊于中山大学文科研究所《语言文学》专刊上。《广济桥志》的内容包括名称、沿革、建筑、石刻、文征、杂志六大方面,“附录”部分还遍搜史志及诸家碑刻,寻文扪石,勾稽鳞爪,撰述建桥过程、沿革及风格特色。它是一部研究潮州文化史乃至中国造桥史的不朽文献,遂使一州之乡献,弘扬于省内外。1992年《广济桥志》与张树人先生的《湘子桥考》汇集成《广济桥史料汇编》。饶公在序言中说:“余自少留心乡邦文献,弱冠尝着手辑《韩山志》。访耆老,征遗文,连类及之。又为广济桥撰志,夫以一桥之细,勒成志书,其例罕觏。而广济桥以浮舟作‘活动桥’,成为桥梁史上之特例。经茅以升品评,列为全国五大古桥之一,尤见特色。”又称“他日欲考是桥史迹,舍此书无从下手。于地方文献或不无小补也。”的确如是,饶公的《广济桥志》史料翔实,内容丰富,为重修广济桥提供了重要的文献依据。

1993年春,饶宗颐教授作为香港潮州同乡会的顾问,回家乡参加元宵庆典活动。我有幸陪同参观,遂向他老人家介绍了1990年国家文物局在潮州主持召开“修复广济桥论证会”的情况:当时出席论证会的专家近三十位,既有文物界、桥梁界的专家,也有清华、北大的顶尖学者,阵容强大。与会者畅所欲言,各抒己见。概括起来意见有三,其一是文物界专家提出来的,他们主张要“按十八梭船廿四洲”的历史风貌来维修;其二是桥梁界专家提出来的,他们强调要充分发挥桥须行车的交通功能;第三种意见也赞同按原状修复,但建议等待各种条件具备后再修。市文物部门综合各方面的意见后,向国家文物局作了申报。方案即:按明代广济桥的风貌修复。步骤是一次规划,分期实施。饶公听后当即表示:“好哇,我支持文物派的意见,广济桥是潮州的标志,不按原貌修复就没有意义了。”

2002年8月,饶宗颐教授莅汕参加“饶宗颐从事潮学研究66周年暨85华诞庆贺大会”前夕,先回潮州。我作全程陪同接待,并遵李清市长之嘱,向饶公征求广济桥维修方案的意见。对广济桥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以明正统年间该桥形成“十八梭船廿四洲”的独特风格为修复的年代依据,并将其提高2.8米,以适应水利枢纽建成后的水位及两岸地平的高度等一系列问题,饶公深表赞许:“绝对同意此方案”。同时强调:“修桥时一定要认真研读文献,尤其是《三阳志》等地方志书的相关记载。要以历史为依据,以文物为依归。只有这样做修复后的广济桥定会成为我潮风光之最。”当我向饶公提出“将来桥、楼修成之后,还请您老人家赐题墨宝”时,饶公风趣地说:“写字我会,一定完成。”

2002年12月,对广济桥情有独钟的饶宗颐教授,愉快地从李清市长手中接过顾问的聘书,并就如何修复广济桥再次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尔后,在长达数年的修复过程中,饶公这本潮州文化的“活字典”,无数次为修复古桥释疑解惑,还不辞劳苦地回潮州参加维修方案的审定、设计图纸的评审等重要活动。饶公的积极参与和悉心指导,为全面修复广济桥起到了不可代替的特殊作用。

 

二、挥毫百斛 出奇制胜

在广济桥的维修过程中,碰到不少困难和问题,而使我记忆犹新的,莫过于第二期维修方案的“卡壳”。

“利众在易兴,谋众在易成”,这是千百年来广济桥“屡毁屡修,屡废屡兴”的绝佳写照。这次修桥海内外乡亲更是反应热烈,出钱出力,争先恐后。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第一期维修工程进展顺利,一个个硕大的桥墩被补强、加固、升高,七十多根(每根重达四五十吨)巨型石梁相继从福建运抵潮州,陆续架设上桥。与此同时,第二期的修复方案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第二期修复的项目,包括桥上的亭台楼阁和中段的浮桥。经认真研讨、反复修改,《广济桥二期维修工程设计方案》终于完成,并于2004年5月按程序上报国家文物局。可是上报材料如泥牛入海,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总不见批复。经了解,方知道是有关专家认为:“修复桥上的亭台楼阁缺乏实物依据,建议不予批准。”得知消息后,市政府分管领导随即会同相关部门,上京陈情,可得到的答复仍令人失望:“专家们的意见是这样,也符合《文物法》的要求,我们也难以处置。”

没有亭台楼阁的桥,还是广济桥吗?没了亭台楼阁,那脍炙人口的歌谣还能唱响吗?修桥的本意在于凝聚人心,搞不好会不会冷了海内外潮人的心?市政府主要领导十分焦急,他把我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说:“你长期在文物部门工作,情况熟悉,你要多想办法,不管如何,一定要把亭台楼阁修起来。不然,我们何以向历史交代!”我诚惶诚恐地接受任务,虽苦思冥想,也寻觅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又是一个不眠的长夜,我辗转反侧,顿时一位文化泰斗掠过我的脑际,眼前随之一亮。“看来,为了解决问题,也只好劳动他老人家的大驾了。”我心里盘思着,“因为这位世纪老人,不仅见证过广济桥的历史风貌,还编撰过《广济桥志》,在当今学术界更有‘北季南饶’之美誉,如肯出面襄助必能成事”。第二天早上,我将敦请饶宗颐教授出面玉成修桥之事向市领导讲述,立即得到赞同:“汇集资料,面晤饶教授。”

受市政府领导的指派,我即赴东莞长安,拜会正在那里度假的饶宗颐教授。饶公得知来意后,深情地说:“广济桥因‘十八梭船廿四洲’的独特风格而饮誉中外,没有亭台楼阁就失去特色,就不象广济桥了。”说罢,饶公即着女儿清芬姐给北京大学的李伯谦教授打电话,拟请他出面向他所熟悉的文物局相关领导陈情说理。不巧,李教授出差在外,联系不上。我轻轻叹了口气,饶公安慰道:“不要紧,我们再想办法。”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不久契机出现了。香港饶宗颐学术馆之友会,商定于是年7月1日在马会会所举行饶宗颐学术艺术成就展,并为饶公米寿举行大型祝寿活动。这是一次文化的盛会,香港各高校及文化艺术界的名人将出席活动,文化部副部长、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郑欣淼院长还将专程赴港,我也忝列其中。于是思忖着:“可否借此机会,邀请国家文物局相关领导一同赴港参加活动,让饶公在盛会期间与之理论修桥之事。”市领导当即采纳了我这个意见,并指派我专程赴港,敦请饶公从中斡旋。饶公不但同意了请求,还应允赠与墨宝。陈伟南会长得知此事,也予以大力支持,除立即要求筹委会正式发函邀请外,还包揽了客人的全部行程住宿费用。

为抓落实,活动的前一天,我随市政府分管领导先期赴港作必要的安排。抵港后,我匆忙登门拜访饶公,讨教相关事宜。不意饶公微笑着说:“不用急,字我已写好了,你来看。”清芬姐拿出一副八尺对开的巨幅对联,我展开一看,上联是“古桥还旧貌”,下联是“薄海同讴歌”。我吟赏着:“‘薄海’,就是天下,也即是‘四海之内’。”我喜不自禁地拍了一下手掌:“妙,太妙了。当古桥再现宋明的风貌,海内外一定会同唱颂歌!这不正是海内外潮人的心声吗?”再看书体,均为一笔挥就,气贯长虹。我禁不住赞叹道:“若非神助笔,砚水恐藏龙。”又见那上下联的两侧,密密麻麻地写满边款,细细读来,原来是极言广济桥的历史沿革、桥史地位、文化影响乃至海内外潮人对修桥之企盼。饶公指着长联语带双关地说:“我都不用再讲了,一切尽在这不言中!”我凝视着这副气势磅礴、指向清晰的长联,紧紧地握住饶公的手,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岂止是一副对联,这无疑是凝聚饶公心血的杰作,是攻坚克难的制胜法宝!

回酒店后,我关起门来,先将这副深具艺术价值和历史意义的对联拍摄并记录下来。然后仔细地折叠,小心翼翼地放进牛皮大信封,带着兴奋的心情去见抵港不久的国家文物局领导。当我将长联展开,呈献在这位领导面前的时候,这位久居京城,鉴赏过无数精品的大家赞不绝口地惊呼“太漂亮了!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精品啊!”高兴之余,他又仔细地品读起对联的边款:“湘桥肇建于南宋乾道,诸知州前后历建桥墩并起楼阁,《永乐大典·三阳志》备载其事。元时桥墩毁于兵火。明正统宣德知府王源重修旧观。桥久废坠。今兹重建,恢复宋明旧貌,诚一时之盛事也。”读罢,又频频点头,若有所思……。

心中有事眠不得。翌日清晨,我起得较早,站在窗前眺望,天空翻腾着的紫红色朝霞半掩在远处高楼的后面,向着刚醒来的大地,投射出万紫千红的霞光。我从房间漫无目的地走出来,却在酒店的大堂与文物局的领导不期而遇,他握着我的手关切地说:“广济桥的二期方案你们可以大胆去做准备,我们再开一次论证会,请专家做更充分的论证。饶先生也是赞同全面修复的嘛!”他的话音刚落,压在我心头上的大石也终于落地了。真是“全仗神仙妙手,传向画图夸。”

这天上午,在陈伟南会长和枫林兄的陪同下,文物局领导等一行专程登门拜访饶宗颐教授,大家向饶公赠寿礼、颂康宁,谈笑言欢,合照留念,饶府客厅充满愉悦、欢快气氛。 

经过周密部署,2004年9月1日由国家文物局主持的“广济桥复原项目专家论证会”在潮州召开。这次来的专家是国家文物局专家组组长罗哲文先生,建设部老专家郑孝燮先生和桥梁专家杨玉柱先生等一批德高望重的大家。记得十年前的“广济桥修复论证会”,罗、郑两位专家还有国务院学部委员、清华大学建筑系的吴良镛教授都一致赞成全面修复广济桥,当时罗老还挥毫为广济桥题下“重睹风华”的条幅,并慷慨陈辞:“什么时候广济桥重修,我也捐点款,聊表心意。”是晚,专家们在一起聊天,话题自然离不开“广济桥”,当我将往事重提时,罗哲文先生随即掏出腰包连连说:“我捐,我同杨工一起捐……。”次日,论证会开始之前,与会专家的桌上都摆放一份《潮州日报》,该报在头版的重要位置上,刊登着国家文物局专家组组长罗哲文和专家杨玉柱两位先生带头捐款修复广济桥的消息。

为期两天的论证会,卓有成效地进行着,专家们再次实地考察、阅读文本、审查图纸,认真研讨。最后通过“纪要”的形式,完全同意依照修旧如旧的原则,以明代建筑风格全面修复广济桥。我第一时间将喜讯禀告饶公,并致以深深的谢意。饶公欣喜地说:“那就好,那就好,我们终于如愿以偿。能为家乡尽点微力,我很高兴。”

作者系潮州市政协副主席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