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陈衍虞与郑茂蕙的诗谊

来源:汕头特区晚报 2014年10月23日 10:03:30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古瀛诗苑》所收辑的清代诗作,列前两位的诗人是陈衍虞与郑茂蕙。这当然是按盛名的时间顺序排列的,但凑巧的是两人的遭遇极其相似,而且有深厚的友谊。

陈衍虞,字伯宗,号园公,海阳县秋溪人,登明崇祯壬午(1642)科举人。入清后,他历官番禺县教谕、广西平乐县知县,著有《莲山诗集》。曾编辑《潮州诗萃》的温廷敬对他有极高的评价:“昔人称杜少陵为天宝诗史。若园公,亦吾潮明季清初之诗史也。”

郑茂蕙,字日旸,又字百崖,号沙石,饶平县大澳人,登崇祯壬午(1642)科举人。入清后,他出任广东开建县教谕,因遭诬陷入狱,后虽澄清,但觉官场险恶而辞归。此后,他广授生徒,诗文甚丰,著有《雪净斋诗文集》。

他俩同是潮郡人,同科考取举人,同上京欲参会试,因“流寇犯京师”,会试延期而辗转回归,同往饶平坪溪避战乱,同在清廷稳定全国大局后被当地官民荐贤而于顺治乙未年(1655)分别赴任番禺教谕与开建教谕,最后都愤于官场不公而归隐。人生遭遇如此相同,实属罕见。更可贵者,他俩志趣相同,才华横溢,在交流诗艺,弘扬中华文化的过程中结下深厚的诗谊。在陈衍虞的诗作中,多首诗言及百崖、日旸、沙石,在郑茂蕙赴任时,还特写《送郑百崖同年之任开建》一诗相赠,其中有句云:“赖有英绝人,不教菁华竭。”意谓有茂蕙这样极精英之人,定会使优秀的中华文化川流不息。郑茂蕙有关陈衍虞的诗,都收入《雪净斋诗文集》,可惜此书已佚,散见于各文献的,只有两首唱和诗,但这一次的唱和,最能体现他们的深厚诗谊。

郑茂蕙在开建县任教谕时,“讲艺授徒,待诸生都有恩”,受众崇敬。当时开建县令贪谗,诸生的官助银两被他克扣,愤而向上司告发。县令无计脱身,自刎而亡。他死前疑茂蕙主导此事,写遗书诬其捏造事端迫害。茂蕙含冤入狱。衍虞闻讯,不惧涉嫌,寄诗慰藉。

寄怀郑沙石年丈狱中二首(录一)

鹰鹓一日付寒芒,

皋比炎云竟坠霜。

敢向咎繇羞酒脯,

徒闻弟子併衣粮。

人情只类狼月荒嗅,

客路空怜绣虎殃。

不道戴盆天望隔,

浓云开处是曦阳。

年丈:对同科考取功名者的尊称。皋比:即虎皮,古人坐虎皮讲学,后人借代讲席。咎繇:传说中虞舜时的执法官,后世尊为司法之神。併衣粮:指县令克扣诸生之官助银两的事件。狼月荒:古代部族名,其人夜市时以鼻嗅金辨真假。绣虎:称有文才之人。

此诗首联是惊叹郑茂蕙在教谕任上突遭祸害;颔联表示深信他在“併衣粮”案中无罪,敢于面向司法之神;颈联痛斥官场多有嗅金习惯,办案不公,致使贤者遭殃;末联鼓励他不要气馁,冤案自有云开见日之时。全诗充满信任、关怀与鼓励之情,读之令人感动。

茂蕙接读来诗,无限欣慰,深受鼓舞,以诗答复。

陈园公以二律见慰依韵答之

(二首录一)

青蝇荧听铲锋芒,

媒蘖深文比烈霜。

已见豺狼当大道,

悔从雁鹜觅余粮。

楚弓归后原同梦,

塞马失时未是殃。

黯淡寒云终欲散,

几回搔首盼曦光。

媒蘖深文:指县令的诬陷遗书所起的恶劣影响。楚弓归后:传说春秋时期楚共王丢失宝弓,随从要寻,但他说楚人失弓,楚人所得,不必寻找。意谓从全国大局着眼。

此诗首联是诉说自己受开建县令的遗书所陷害而遭祸殃;颔联指出官场上豺狼当道,后悔出仕;颈联述说彼此都从大局出发,有为国为民传承中华文化的意望,但自己都落得祸福难料;末联表达相信冤案终会澄清及急切盼望重见天日的心情。诗中坦诚地向知友诉说遭遇及表示对未来充满自信,意在请挚友放心。

中国古代有“文人相轻”之说,但这只是小部分胸怀狭窄的文人所产生的现象。大部分有真才实学的人,则是“惺惺相惜”,互相切磋学问,共同提高,珍惜友谊,甚至是忘年之交。陈衍虞与郑茂蕙的诗谊,是我潮“文人相重”的典范。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