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廖德明沉“淫祠”神像

来源:潮州日报 2014年08月08日 15:33:06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南宋宁宗庆元(1195-1200)年间,南剑州(今福建南平市)人廖德明(字子晦,号槎溪)来潮州任通判(州的副长官),《潮州府志》载其在职期间,“民奉淫祠,沉其像于江”,说明他移风易俗,曾做了一件颇有惊世骇俗意味的事。

“淫”,有过度、无节制、泛滥等义。凡不合礼义而设置的祠庙,就称为“淫祠”、“ 邪祠”。而不合礼制,不当祭的妄滥祭祀,就称为“淫祀”。《礼记·曲礼下》曰:“非其所祭而祭之,名曰‘淫祀’。”孙希旦集解:“淫,过也。或其神不在祀典……皆淫祀也。”对“淫祠”、“淫祀”,封建社会的各级执政者皆视为异端陋俗并力加毁禁。《宋书·武帝纪下》:“淫祠惑民费财,前典所绝,可並下在所除诸房庙(意为:可下令给各级政府机构,把淫祠建筑清除掉)。”

那么,什么才是合礼制,礼义的祠庙呢?原来,历代朝廷都制订了等级森严的《祀典》,什么对象可以建祭祀,级别如何?都有明确规定。如社稷坛为大祀;先农坛、神祗坛(含云雨风雷、山川、城隍)为中祀;厉坛、火神庙、风神庙、雷神庙、龙神庙、城隍庙、后土庙、文昌庙、关帝庙、北极庙、天后宫、药王庙、双忠庙等为群祀……凡非《祀典》确认的祠庙及祭祀仪典,都属“淫祠”、“淫祀”。

廖德明小时候即喜读理学家杨时的书并深有感悟,成年后则成为朱熹的及门弟子。考中进士后被授为浔州教授,常为当地士子讲解圣贤心学之要义。调任潮州通判后,仍以弘扬理学为己任。北宋理学宗师周敦颐任广东转运判官时,尝到潮州视察并作《题大颠堂(按,即今之叩齿庵)壁》诗,又将旧作《拙赋》刻于石。为扩大影响,廖德明将《拙赋》移刻金山石崖间,又请老师朱熹题“拙窝”二大字(此石刻今尚存金山上)。从这一细节,亦可见廖德明维护儒道正统的良苦用心。庆元五年(1199),州守沈杞辟建“(潮州)八贤堂”,廖特撰《八贤赞》,中有句曰:“盖今之为郡者,惟汲汲于财赋、狱讼、薄书之末,风化之本,鲜有经意。”“风俗之本,教化之原,自贤者出”,“由是而观,贤者之有益于风化,岂浅浅哉?”(上文意谓:当今那些主持州郡政事者,只知道热切关注财赋收入、牢狱诉讼、档案文书等枝末之事,而对民间的风俗教化这些关系根本的大事,却少有人去注意。风俗教化的本原,须由贤哲来带动,从这一点看,贤哲们推动社会风化的意义,难道是微不足道吗?)正因为廖德明始终把捍卫儒家正统、尊贤重教视为为官的首务,所以他对潮州民间无视先贤典范,却“见着老爷就磕”的泛神崇拜的风气才会深恶痛绝,并毅然决然地采取毁淫祠并将神像投入江中的严厉措施。

由于廖德明政声卓著,有关部门一致推荐,不久便升职为广东提点刑狱(按,宋代没有“省”的建制,“广东”系“广南东路”的简称),掌管本路狱讼、讯问囚徒、详覆案牍、巡察盗贼以及举刺官吏等事。他敢作敢为,弹劾不避权贵。当年恰逢朝廷下令荐举贤士,朝中权要多写信托他帮忙推荐,德明心知肚明,连信封都不开启。他有个担任主簿(县令副手)的同乡很能干,便上奏章举荐。后至该县巡察,那位主簿为感谢他,特设丰盛筵席酬答。德明获知宴会系富户“埋单”后,马上离开并追还推荐的奏章。时有盗贼攻陷桂阳,胁迫韶州,州民人心惶惶。德明遣将驰击,亲执小旗督战,大败寇盗。随后又分兵戍守,在周边建瞭望台,严明赏罚,广布威信。一番整治后,韶州遂趋安定。后转任广州知州,建“师悟堂”,刻印朱熹《家礼》及程氏(北宋理学家程颐、程颢兄弟)多种著述,公务之馀便请僚属及州学学生会集堂内,亲自为他们讲课。始终不忘弘扬正统儒学、推行教化的职责。

廖德明后来当上吏部左选郎官(大致相当于司局级),他曾经对人谈一生为官之要义,那就是“用三代直道而行。”(《论语·卫灵公》有一段话,大意是:孔子说过,对于别人,我诋毁了谁?称赞了谁?假如我有所称赞,必然是曾经考验过他的。夏、商、周三代的人都如此,所以三代能循直道而行。)

廖德明有文集行世,名为《槎溪集》。


相关新闻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