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郑大进兴利革弊

来源:潮州日报 2014年07月16日 15:25:30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郑大进生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十月,字誉捷,号谦基,又号退谷。潮州府揭阳县梅岗都山尾村(今属揭东县玉滘镇)人。父郑养性,积学笃行,博览群书,探究理学,潜心儒家经典,并“以文字教授乡里”。

郑大进幼承庭训,聪敏过人,时有“神童”之誉。15岁得“补博士弟子员”(考中秀才),于雍正十三年(1735年)中举,翌年(乾隆元年)登进士,但未授官,“无所遇而归”。但他并不灰心,继续读有用书,讲求经世致用之学。乾隆九年(1744年)始被召进京都谒选。初授直隶肥乡县令,不久调署大名府同知(府官副职)。后因父丧回家丁忧,直至十九年(1754年)才起用为河间府同知。越年调任北运河。二十二年(1757年)升迁为正定府知府。因政绩卓著,先后擢升山东济东道,两淮盐运使,湖南按察使兼布政使,贵州布政使,河南巡抚,湖北巡抚兼署湖广总督。四十六年( 1781年)任直隶总督,授太子少傅衔。翌年十月因病卒于任上,年74岁。

郑大进是清朝雍乾盛世中一位有才华、有经济头脑,而又很有改革精神的实干家。他“凡经七省,遭遇盛明”;“旌节所至,率多建白(建议)”,所以深得皇上倚重。如他任两淮盐运使时,淮南盐税欠收,大进经细致察访后,指出其症结是:淮盐质异而价同,盐商不肯抑价,故先售次盐。民知其价,则等上盐上市。 “售既不行,待又不得,商民因之交困”,导致“鹾课(盐税)屡缺”。针对这一弊端,郑大进亲自“为之审辨盐色差等”,明确了安盐、梁盐二种价格,奏请朝廷批准,使“商民便之”,从而促进了盐业的发展,朝廷的盐税也得以按额征收。

又如,在湖南按察使兼布政使任上,郑大进见上缴朝廷的黄、白蜡原来逐年上调,每年需8000多斤,此后合为数年一调,造成上调之年往往难以收足,而且一年内骤征,百姓也不堪其敛。故上疏奏称:黄白蜡产地仅有辰州、宝庆二府,宜分年收购存储。并下令二府提早一、二年购买,存贮于司库,每年定期调运。终于“得旨如所请”,既方便转运上调,也有利于发展黄白蜡生产。其时湖南有个弊端:各地官署经常要“维修”。因为公署有损坏,可借国库款项修缮,“官吏因以为利,前后相继,请修无时。”大进因上奏:“凡修署者,责令保固十年,不及限者自葺。”(不到十年的,修缮费由官员自负)部议批准执行,积弊顿革。

在贵州布政使任上,郑大进了解到贵州仓库多储米粮,又没有一套出陈易新的方法,而黔地多雨,仓中米多有霉变的。贵阳之称,正是阳光可贵之谓。陈米质差,新米又进不了仓,有关官吏竟长期不思解决。郑大进建言于青黄不接,各地缺粮之时,将历年仓库中的陈米,“平价借、粜”出去,然后于秋后“按一米二谷,购补还仓”。朝廷采纳他的建议,此后成为定例,使仓储多改为贮谷,减少霉坏之害。

在湖北巡抚兼署湖广总督任上,楚北宝武局铸铜出现的问题和困难引起他的关注。宝武铸铜的原料全靠云南供应。按原有铸法,需以40%的高质料配以60%的低质料进行鼓铸。而高质铜料越来越少,几至无法供应。采购者在云南有时守候经年,严重影响了铸铜生产。郑大进经一番考察、核算,认为低质铜料价格每百斤便宜二两多银子,若以大数量的低质料鼓铸,提纯去除杂质之后,其成品质量仍能符合要求,剔除出来的铜渣还可炼成黑铅以制作子弹。于是,他极力推行单纯采用低质料的新的铸铜法,使云南的低质铜料不致积压,又使宝武局节省了铸铜成本,还能充分利用副产品黑铅,增加了利润。

郑大进的治绩,还表现在他十分重视水利建设。任湖广总督时,恰遇钟祥、潜江、荆门、江陵等县河堤溃决。他当即查清灾情,据实上奏,陈明安陆、荆州二府,以湘江大堤为卫,堤防必须十分坚固。其中钟祥县一带江逼浪冲;潜江县一带,地洼沙积。此两处尤须重点加固,应根据地势高低,改筑月堤,以求永固。朝廷见其建议具体可行,即予准奏。后任直隶总督,还查勘了永定河。他见望都县的九龙河流经清苑、安州、新安,然后汇入大清河,直达天津海河,为京津之重要水道。但因久年失修,河床淤浅,水坝又不够高大,因而时有水患。乾隆年间虽曾疏浚,但不得法,“旋挑旋淤”。郑大进经多方征求士庶、水利专家的见解,了解到“坝闸不修,则水无所蓄、泄”之道理,遂上疏提出:“宜分段开挑,增筑闸座,以时启闭”的措施,获朝廷批准,并拨给建闸经费7万余金。郑大进“相度兴筑”,终于使蓄、泄得宜,而且还可通舟楫,便民往来。

郑大进还十分体察民情,关切民瘼。他所施行的诸多善举,诸如“边徼(边界)积习疲敝”,他“加意抚恤”;“丁徭缺额”,他允许“通融顶补”;“轸念农人,俾使平民耕种,皆有所籍”;以至“为民请命,祈雨应时”;每遇灾害,辄采取措施,“赈恤之政,酌诸至当”……可谓举不胜举。尤其难得的是,他从政时所采取的措施极具前瞻性。

他到河南任巡抚时,恰逢白莲教首领黄光三传教湖北,延及河南,一时教匪活动十分猖獗。他认为,要彻底解决这一问题,必须区别对待。对为首分子,应严惩不贷,“痛惩其始”;而对入教普通百姓,应视作受骗,属“愚民之无知,可恕”。所以及时严令缉捕为首者,依法究办,并向朝廷奏称教匪贻害风俗,应饬牧令及时处置,深得皇上嘉许。至嘉庆初,“教匪事起,祸延川陕七年”,独河南不受其害,所以朝野都佩服郑大进有“先事之勇”。与此同时,他十分重视“教化”。他认为,“古者王道之行,成于教化;而风俗之厚肇自师儒”。为此,他在“所官之地,育爱士子”。任正定知府时,亲自主持编修《正定府志》凡50卷,并“建书院,立碑训学。”他还在家乡倡建了梅岗书院,井亲为撰写了《梅岗书院记》。

由于郑大进在近四十年的仕途中勤谨清廉,绩勋卓著,所以深得乾隆赏识,自知府至封疆大吏(巡抚、总督),皆由特旨。晚年任直隶总督,乾隆不时召见召对、赐坐赐宴,以至诗赋唱和,褒宠有加。但大进昔年常日夜亲修堤工地,足患湿症,气常喘,后疾发,不数日即谢世。乾隆痛惜之馀,赐祭葬,亲制墓碑文,赐谥“勤恪”,御赐于原籍郡治建坊旌表。

乾隆五十年(1785),四柱三间五楼的石坊建成。因属潮州太平路最后建成的牌坊,故潮人皆称为“新亭”。坊正中通雕“圣旨”牌一面,南面坊文为“圣朝使相”(唐宋节度使如加宰相衔者,称“使相”。至清代,总督兼大学士或“三太”、“三少”衔〈师、傅、保〉者亦沿此故称。古人多指本朝为“圣朝”),北面坊文为“覃恩赐”,“覃恩”,意为帝王对臣下广施恩泽。大进的曾祖郑德闻、祖郑连城、父郑养性均被貤(同“移”)赠为大夫。孙荣祖贵,极尽哀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