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有千年池厝渡 无百年郑大进

来源:潮州日报 2014年07月09日 14:33:22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郑大进从仕近四十年,从县令升迁至总督(管理两个省),官越做越大,但他为政务持大体,而“视吏民如子弟”。他秀眉长目,两颧高耸有山岳形,平时不苟言笑,与人接触、交谈,却和蔼可亲。哪怕是对地位甚低的下属,亦无严颜厉色。到辖区内巡视,农夫、走卒可到他面前直接反映情况。他不讲究繁文缛节,对属员不苛求,但不怒自威,下属、士卒都不敢欺瞒他。郑大进由道台升为两淮盐运使,成为方面大员以后,太夫人每年都要亲织“絺布数笥以贻之,使毋忘俭约时事。”(絺,细葛布,潮郡特产。笥,盛衣物或食物的竹器。上二句意为:托人带给他几竹箱亲织的细葛布,使他不要忘记从前俭朴简约的日子)郑太夫人不愧为识大体的真正慈母。

相传郑家在大进发达以后,要扩建祖屋,但与毗邻因墙基问题争执不下,悬而未决,故赶紧写信给大进,希望借助他的权位给对方施加压力,使事情得以顺利解决。大进却做了四句诗作为回信:

鱼雁驰书只为墙,

让他三尺又何妨!

长城万里今犹在,

谁见当年秦始皇?

鱼雁,是古人对书信的代称。上诗意为:你们急急忙忙写信给我,仅仅是为了一堵墙的小事。既然邻居有争议,就让给他三尺地又能咋样?秦始皇够厉害了吧,他修的万里长城至今仍屹立着,可谁还记得当年这个皇帝呢?权位是不足凭借的,谦让睦邻才是本分。

据志书所载:大进家在玉滘山尾乡,邻村池厝渡,屡欺凌郑氏,两村结怨日深,郑衣锦回乡时,有乡亲请求报复,郑说:“强弱之不敌,父老所知也,有千年池厝渡,无百年郑大进。奈何修怨以累子孙。”又请两村父老共商增进和睦的事,池姓叹服,至今传为美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