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郑松涛:不应被忘却的抗日志士

来源:汕头都市报 2014年07月02日 17:44:05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战士.jpg

澄海青抗会发起人之一、韩纵老战士杨君勉已是96岁高龄,基本失聪。在他记忆的库存中,他最为难忘的就是战友郑松涛。我们由此知道了一个尘封已久的故事,但是由于老人家年事已高,谈到的多是梗概而少细节。不过因为故事的惨烈,让听者记住了这个名字。

随后,通过史料的搜寻,通过寻访青抗会其他老同志,一个活生生的郑松涛形象逐渐浮现。抗战胜利已将近70年,像他这样当年名闻潮汕大地的抗日志士,我们不该忘却,我们应该记住:在民族遭遇最危难的时刻,正是像郑松涛这样的仁人志士义无反顾地挺起腰杆抗击日寇,给国家带来了和平与自由,他们是中华民族当之无愧的脊梁。

家庭富裕自小受良好教育

1918年,郑松涛出生于澄海上中区(今上华区)冠山乡一个华侨家庭。祖父郑寄云,旅居暹罗(后称泰国),是暹罗潮州商会第三届会长。父亲郑肃恭是留学德国的医学博士,同情革命,曾与周恩来、朱德等人有过接触,对他们的学识和革命精神甚为敬佩,学成后在泰国开办“南国”药房。母亲卢淑华,毕业于广州助产学校,后在家里操持家务。郑松涛是家中5个兄弟中的长兄,因其大伯早逝,无嗣,被过继给大伯为子。在澄海,家庭收入靠侨汇,比较富裕,也使得他从小就能受到良好的学校教育。

1930年,郑松涛往曼谷的暹京新民学校读书,毕业后回到汕头市礐光中学读书。此期间日本侵略者的魔爪正逐步伸向中国腹地,激发起他抗日救国的热情,他决心投身于社会的政治斗争。于是随后与李平同赴上海,他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西洋画系。在党团组织的直接领导下,一面学习绘画一面投身轰轰烈烈的学生抗日救亡运动,与美专的潮汕同学陈英道、郑勉、高永侯、许汝舟及李平、陈谦等党、团员和进步青年学生,一起参加抗日游行集会和散传单、贴标语等活动,积极宣传抗日救亡的革命道理。

不去暹罗坚守在澄海抗战

“七·七”事变后,郑松涛于当年8月回到了潮汕参加抗日救亡活动。父亲来函要他往暹罗转欧美深造,他立即去函谢绝。家人和朋友劝他结婚成家,他用“匈奴不灭,何以家为”之语,以明其志。不久,他联系了王慕真、陈锐志、柳润、杨君勉等澄海青抗会骨干,参加了澄海青抗会的筹备工作。他常说“青抗会就是我的家!”青抗会活动经费很困难,郑松涛经常慷慨解囊支持青抗会开展工作。

随着抗日形势的发展,澄海青抗会的工作逐渐由城镇深入到农村。郑松涛组织的冠山青抗、妇抗、少工队的活动搞得相当出色。其胞弟松芝、松楠和堂弟郑柏秋也学习哥哥榜样,积极参加少工队活动。他们通过开展教唱抗日歌曲、张贴标语和街头演出等形式宣传抗日,也为革命培养了一批骨干力量,如罗列、许杰等少工队员后来都走上了革命道路。1938年7月下旬,157师战地服务团成立,郑松涛等10人由澄海青抗会派往该团,活动于澄城坝头、上中、隆都等地。这一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9年5月,潮汕沦陷已迫在眉睫,郑松涛的父亲为家人安全计,专程回家乡带他们母子到暹罗去,松涛留守潮汕抗战的决心已定,再次婉言谢绝。父亲为之感动,终于同意他一个人留在家乡参加抗战。

热爱同胞危急关头护战友

1939年6月21日日军占领汕头时,被派往抗日儿童流动剧团当队长的郑松涛,正与剧团驻扎在庵埠一个小乡村里,为安全起见,他们连夜撤往潮安县城。是晚大雨倾盆,路滑坎坷,有的小队员心里很害怕。郑松涛一边协同剧团政治指导员吴南生做好队员思想工作,一边主动背负行动困难小队员前进,使全体团员安全抵达目的地。

生性率直爽朗、待人真诚的郑松涛敢于向党交心,直抒己见。那时候正值国共合作抗日高潮,他认为“现在是抗日高于一切”,“既然是国共合作,就不需要有党派活动”。为此受到党内批评和撤销其宣传队长职务的处分。这时,在泰国的母亲担忧儿子的安全,托人购买双程船票回潮汕,要松涛到泰国。郑松涛趁机向组织建议让他赴泰募捐抗日经费。组织认为他的建议是动摇的表现,不同意他赴泰国,同时内部决定给其党内除名(但没有向他本人宣布)。松涛服从组织的决定,打消了赴泰念头,仍在冠山一带活动。

1939年底,日寇汉奸郑菊人获知郑松涛在家乡活动,密谋逮捕他。此事为少工队员许杰获悉,迅速转告松涛。郑松涛立即离开冠山赶到澄海战工队驻地莲阳北李。1940年4月27日凌晨3时许,日寇与伪军300多人分三路进犯苏南、樟东,突袭苏南北李,包围县战工队驻地李氏宗祠及乡公所。危急关头,郑松涛与其他男同志协助帮助多数队员越墙转移。这时候,日寇已进入战工队驻地搜索,杨君勉在墙上要拉郑松涛越墙,郑见另有4名女队员还没离开,便留了下来,让她们踏着自己的肩膀越墙,可惜她们临急慌乱,耽误了时间,5个人全部被日寇逮捕。

狼狗撕咬仍高呼“中国好”

敌人连夜将他们押解到庵埠的日寇警备司令部驻地。警备司令企图在郑松涛身上大做文章,先是用高官厚禄、金钱美女诱惑他,但郑松涛不为所动,一笑置之。软的不行,敌人就采用硬的一套。从5月4日至6日,一连三天对他施加各种酷刑,抽皮鞭、坐老虎凳……平素西装革履貌似文弱书生的他,这时候表现出了爱国抗日的坚强意志,他对敌人的酷刑回应是破口大骂。

最后,日寇把郑松涛的衣服剥光,问他:“日本好,还是中国好?”“和平建设好,还是抗战建国好?”郑松涛铿锵地回答:“中国好!”“抗战建国好!”他每答一句,敌人就让狼狗撕咬下他身上一片肉,如此反复几次,郑松涛虽被惨绝人圜的酷刑折磨得血肉模糊,死去活来,但他仍不改口。敌人恼羞成怒,最后残忍地将他押到庵埠赐茶渡亭附近斩首,碎尸为八段。临刑前,郑松涛已面目全非,极度虚弱,他仍以最大气力呼出“打倒日本侵略者!”“中国抗战必定胜利!”的口号。牺牲时,年仅22岁。

郑松涛牺牲后,中共潮澄饶中心县委撤销了原来的处分,恢复他中国共产党党员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