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张竞生博士乡村禁赌

来源:潮州日报 2014年06月12日 10:46:04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张京生.jpg

张竞生是广东饶平县人,民国初年首批稽勋官费留法博士,为民国三大博士之一。张竞生先生一生数度赴法,或求学或译著,为追求科学与新思想,孜孜不倦。

1933年初,张竞生被任命为广东实业督办,主编《广东经济建设月刊》,并兼广州《群声报》编辑,倡导发展实业,振兴经济。1935年后,张竞生又一次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饶平县。1938年举家住浮滨大榕铺村“旧寨园”,身体力行,开展“复兴农村实验”活动(或称‘乡村建设运动’)。倡文明,启民智,修公路,办学校,育苗圃,垦山造林种果种茶,发展山区农村经济。著有《饥饿的潮州》、《山的面面观》等。还创办“饶平县初级农业职业学校”,推广农业新技术,培养农村科技人才。“复兴农村实验”活动影响深远,时有“南张北梁”(梁漱溟)之称。至今,张竞生博士的故乡仍流传着很多关于他的轶闻旧事。乡村禁赌就是例证:近日,笔者在饶平县采访,见到了一件张竞生博士亲笔书写并署名盖章,处理因赌博而致财产纠纷的“契约”,我们可谓之为“禁赌书”。下面是“契约”全文:

“东汉所欠龙合五十六元溪六十元——何平九十元乃系赌博之数,因被迫而写给何平之屋契一张,内载上欠一百六十元。按诸本姓乡约,所有赌博积欠一概取消,合将东汉所给河平之契照例取消,如彼敢再执契追讨定按家法惩治。

此据张竞生字(盖章) 廿七年(注:1938年)四月廿五日”

从以上“契约”,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张竞生首先述明事主欠数来源“系赌博之数”,接着写明“因被迫而写给何平之屋契一张,内载上欠一百六十元”,特别述明“被迫”二字,区分责任。紧接着,阐明“赌博积欠”及“所给河平之契”取消依据:“按诸本姓乡约”处理。对据约生效与否及处置办法也明确约定:“如彼敢再执契追讨定按家法惩治”。有理有节,铿锵有力。张竞生博士不仅亲笔书写契约,落款处还签名盖上印鉴,足见他对此事处理的认真郑重和担当负责的精神。依据“乡约”、“家法”禁赌,言之成理,持之有据,公道服人。虽然这是一份民间契约,但它产生一定法律及戒治约束力。加之张竞生博士在家乡崇高的威望及影响力,平息了一场因禁赌而引起的民间纠纷。张竞生博士刚正不阿,秉公处事,亲书“契约”禁赌,对当今破除赌博陋习,倡导乡村文明仍有着积极意义。

张竞生乡村禁赌,不仅秉公执约身体力行,且严于律己,大义“灭”亲,垂范乡邻。采访中,张竞生博士之子——年近八旬的张超先生,向笔者忆起了一件发生在同一时期的往事。张超本村有一堂兄嗜赌,张竞生多次教育收效甚微。一次竞发展到备凶器威胁家人的事。张竞生得悉后十分生气,遂向当局报警准备缉拿。堂兄见情势不妙,随口立下“剁指头”戒赌誓言。张竞生见他劣性难改,为帮助他彻底戒赌,便顺水推舟,拿来剪刀“激将”他当即将尾指端连甲带皮剪下以示真的戒赌,与赌博“一刀两断”。张超堂兄见张竞生“来真的”迟迟不敢动手。为彻底戒赌,张竞生亲自执起剪刀,抓起张超堂兄之手,连肉带指甲狠狠剪下了他尾指末端的一小块,顿时鲜血淋漓。“十指连心”。张超堂兄疼痛难忍,捧着带血的手掌叫天呼地。见状,张博士立即从屋里拿出红药水为他涂抹伤口止血止痛。此后,张超堂兄去邪归正成功戒赌。为了解决生活出路,张超堂兄虽然没有读农校,但张竞生仍介绍他与农校生一起到台湾屏东糖厂工作。后来,堂兄立业成家定居台南,育有十个子女。几年前,堂侄还带家人回大陆探亲与张超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