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此地空余黄鹤楼”:载着故事的亭子

来源:揭阳日报 2014年05月22日 16:08:50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灵山留衣亭

在潮汕,说到亭的故事,最著名的莫过于韩愈与大颠千古佳话的灵山留衣亭。

传说韩愈上任伊始,即带着几名随从,出门体察民风。来到一座寺院,见到一奇僧,年约六十开外,神态自若,面部容光焕发,额门发亮生辉,眉白如雪,形如雕刀,双眼有神,鼻梁突出,两耳垂肩,身着灰色袈裟,脚着褐色芒鞋,看去雍容脱俗,而两颗门牙突出,十分刺眼。他一时想起古书所载:“呲牙曝齿者,非善良之辈也”,不觉脸上露出了厌恶之色。那和尚双眼如电,轻瞟一眼,便知这位官老爷不悦,于是双手合十,说声“阿弥陀佛”,便进门去。

隔日清早,韩愈接到灵山一个小僧送给他的一小包礼品。那礼品是一包用红绸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韩愈打开一瞧,原来却是两颗血迹模糊的大齿。他不禁失声叫道:“哎哟……这大师……”

原来,这个和尚叫大颠,是潮阳灵山寺主持。他俗名陈宝通,祖籍河南颍川,大历年间拜海潮古刹惠照和尚为师,不久与师弟惟俨同游衡山南岳,参拜石头和尚,悟禅机。贞元初年前往龙川罗浮瀑布岩禅居,五年回潮阳,次年创建白云岩,七年于塔口山麓幽岭下创建灵山禅院,弘扬曹溪六世禅风,授传弟子千余人,自号大颠和尚。他精佛经,勤耕耘,著述甚丰,有《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释义》和《金刚经释义》,亲手抄写了《金刚经》150卷,《法华经》和《雅摩清经》各30部。他近闻当世大儒韩愈谏迎佛骨而被贬刺潮,不想在潮州不期而遇,因自己那两个突出的门前齿,却惹来刺史的不悦。他回到灵山,二话不说,就进禅房,把门关闭……

当晚韩愈从当地的贤士赵德那得悉,这和尚乃是现任灵山寺主持的中原禅师九祖大颠和尚也!他刚莅潮时,就了解到灵山大颠英名。却料不到是这么的初见,而初见的结果却是这么的不快!韩愈不敢怠慢,连忙修书,邀大颠前来潮州相见,畅叙一番,但连修书三封,却不见大颠踪影。一日,韩愈带了随从,直往灵山而来。

韩愈来到灵山,时已正午,山高林静,小僧引进禅院,大颠离座相迎。大颠见韩大人跋山涉水而来,十分感激,以礼相待。韩愈见大颠为他而凛然去齿,今相见,羞愧、歉意、怜悯之情交织,脸露愧色。寒暄之间,见大颠门牙空洞,口齿露风。不禁连声说:“大师,久闻英名,相见恨晚,那天初见,有眼不识大师,更使大师动此伤身之举,甚愧甚愧!”大颠哈哈大笑:“小小牙齿,乃身上俗物,大人无须挂念……”

大颠又道:“近日大人连修书三封,今又不辞劳苦,亲临小寺,乃我寺众僧的大幸啊!”于是两人交谈甚密,谈古今圣贤,论救世之道,韩愈一住两晚。当韩愈要离开时,大颠真是依依不舍。时过八月,朝廷下诏召韩愈往袁州任刺史,韩愈又往灵山与大颠作别。

那天,韩愈来到灵山,小僧说师已云游去,不知何日才归。韩愈在寺待了两天,未见大师归来,因任期在即,不能久待,便脱下官袍一副,嘱小童交给大师,以聊表他思念之意。

韩愈别后不久,大颠云游回归,知韩愈已往袁州赴任去了。双手紧紧抱着那官袍,嗟叹不已。此后,这官袍一直保留在身边,直到他圆寂。

后人为了纪念韩愈跟大颠这段千古奇缘,在山上建了一座小亭,叫留衣亭,还用石碑记录了这段动人的故事。潮州古城,也建了—座叩齿庵,以纪念大颠肝胆相照的义举,千年过去,至今叩齿庵香火甚旺。

五坡岭上方饭亭

位于海丰县城北面的五坡岭(彭湃中学后面)上的方饭亭,坐西北向东南,占地960平方米。前面分5层34级台阶,台阶上面是一幅长20米、宽13米的月台,中心建一重檐攒尖顶,高9米。亭内后侧再置一庑殿顶小石亭,高3.9米,内竖一碑,高2.7米,宽0.9米,刻文天祥画像,亭前月台还树一碑刻“一饭千秋”四字。该亭为纪念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当年生火做饭五坡岭时不幸被捕而建,故取名“方饭亭”。

南宋景炎三年(1278),任少保右丞相兼枢密使的文天祥率兵抗元,因势不能敌而兵退海丰,屯兵海城的五坡岭,那天正值开饭时间,宋军生火做饭,元兵望烟而至,宋军来不及防备,文天祥不幸被俘,后来被押往元京杀害。

日军侵略潮汕时,方饭亭被日军飞机炸毁。现存的方饭亭是解放后重修的。

马牙渡口避雨亭

在揭阳市榕城区的马牙渡口,有一个避雨亭,传说是明朝年间县令冯元飙为爱妾黄月容而建。

冯元飙为官清正,且有爱妾月容助破奇案,百姓无不称颂他。冯太爷的原配夫人苏氏,为人骄横犯忌,她倚仗其父苏台阁官威权势,更加有恃无恐。自从冯太爷于扬州娶了月容为妾之后,月容日夜助太爷理案,形影不离。苏氏心中吃醋,遂起歹念。

有一次,苏氏趁冯太爷往潮州之机,邀月容饮宴,将其毒死,并用剪刀毁其芳容。冯太爷回来,悲伤不已。

中秋之夜,冯太爷假邀苏氏到榕江下游双溪嘴,泛舟观看双溪明月。苏氏暗忖:“幸得月容已死,我才有此福分。”正想之间,船到双溪嘴,但见明月当空满,双璧落溪心。可是冯元飙哪有心思欣赏,他一心要与月容报仇。便拉着苏氏来到船舷,指着江中明月,语带双关地说:“不见双溪明月,难分世上清浊!”说完,用肩将苏氏撞下水中。当夜回城,他修书上报苏台阁,说苏氏赏月失足落水身亡。随后,冯太爷即把月容夫人葬于黄岐山竺岗岩下,并建侣云庵供祀月容塑像。

月容死后不忘全邑黎民百姓,常常于夜间到县衙帮助冯太爷审阅案卷。一夜,冯太爷见她浑身衣衫湿透,问其缘故。月容告诉他,说是因路上遇雨无处躲避,故淋湿。冯元飙又悲又怜,当即命人于马牙渡口建一雨亭,以便给夫人夜间来帮助他理案时,以避风雨。谁知从此以后却不见月容来帮助办案了。传说这是因为那里有亭神镇守,月容夫人就不得通行了。

下冈村忠孝廉亭

揭阳地美都(今属揭阳市空港经济区)下冈村东面有一座亭,叫忠孝廉亭。关于此亭,有一个感人的故事。

传说,明朝成化年间,下冈村有一个卖胭脂水粉的小贩,为人忠诚正直,豁达大方。当他攒足了八百两银子的时候,便不再经营,过着清闲的日子,人称“八百足”。

这天,下冈村来了一位卖妇女首饰的货郎,当他来到“八百足”的家门口时,便向他要一碗水喝。“八百足”非常热情地邀请他进屋歇歇,喝一杯茶。两人一见如故,畅谈一番,不觉日已黄昏。是夜,货郎便歇息在“八百足”家中,两人相见恨晚,又谈了半宿。

货郎回到家中,仔细地想:“八百足”才50多岁,便如此清闲,而自己年过花甲,攒的银子也比他多,却终日劳碌,何苦来呢?于是,他也停操旧业,过上悠闲自得的日子。谁知,货郎走惯了路,一旦停下来,便这也不舒服,那也不舒服,不出1个月,便生了病。

货郎自觉将不久于人世,便对他儿子说:“我这里共剩下一千四百两银子,一百两用来办丧事,三百两还给下冈村‘八百足’,一千两你拿去做些小生意。”因为货郎一直念念不忘“八百足”的殷勤款待,这次给他银子,也正有“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之意。他怕儿子不肯照办,故此就说是还钱。交代完毕,货郎便一命归西。

货郎的儿子也是一个忠厚的人。他办完父亲丧事后,便来到下冈村把三百两银子交给“八百足”。“八百足”大惑不解,问明情由,得知货郎已死,伤感不已,但却拒绝接受这三百两银子。

两个人一个要实现父亲遗言,一个见财不贪,推推让让,引来许多人围观。这时,刚好县太爷和衙役路过,问明情况,为双方的情义所感动,便建议用这银子建一个亭子,供行人歇息。双方见是好事,欣然同意。亭子建好之后,大家便请县太爷亲笔题写了“忠孝廉亭”四个字。

南澳“柳氏亭”

在南澳岛古镇深澳的放生池边,原有一座石亭,俗称“柳氏亭”,几十年前才被拆毁。其亭的由来,有一段“清咸丰帝吹风封节妇”的传说。

相传清咸丰年间(1851-1861),有一天,皇帝上朝,要看各地报来的节妇呈批奏疏。他瞥见案上堆着报批文书一大沓,愁眉百结。

近因政局不稳,内外忧患,心烦意乱,坐卧不安,咸丰哪有心思一一细阅那堆奏疏?便想了一个省时省事之法,对着如山的疏文曰:“真贞节,受寡人一吹不动。”说毕,他呶着嘴,用力往案疏上一吹,再吹,许多疏文纷纷飘扬落地,仅存一张。他拿起一阅,是关于广东省潮州府饶平县南澳岛深澳薛门柳氏的申报奏疏,内述她在儿子2岁时,丈夫死了,上有公婆,饥寒难熬,仍坚志守节,含辛茹苦,勤于耕布,养活全家,终于把儿子拉扯成人。于是,皇帝封她为“节妇”。

皇帝按例,又下旨照顾其子到官府当差。其子下跪接旨后说:“皇恩浩荡,谢主隆恩。但是,事君不能事娘,恕不从命。”不愿赴任。他甘心继续躬耕,粗衣淡饭,侍候老母。

此事上奏朝廷,咸丰皇帝感其母节子孝,赐建节妇亭。于是,南澳海防同知府,奉旨在深澳为节妇柳氏,竖立了一处高大的石亭牌坊。石柱刻上御赐对联:帝有论言褒大节,天教令子报春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