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潮阳西胪波美村黄氏祖训益后人

来源:汕头日报 2014年05月20日 15:50:45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祠堂.jpg

黄氏祠堂

祠堂1.jpg

黄氏族规碑

走进潮阳区西胪镇波美村,我们不由得为其秀美的风光所吸引,现代农村的美丽中蕴藏着悠悠的古韵。这里是潮汕先贤、岭南著名学者黄詹的故里,置寨于宋建炎三年(1129),虽然经历了八百多年的风风雨雨,但这里人杰地灵,英才辈出,令人景仰。

波美村古属潮阳县奉恩乡,原名龙陂(波)村,为先贤、岭南著名学者黄詹所创。据地方志乘载:黄詹祖籍福建莆田,宋大观三年(1109)中进士,被选派任潮州府通判,其间廉政爱民,屯田垦荒,整顿吏弊,宦绩显著,遂晋升为潮州知军州事,诰授朝奉大夫。宋建炎三年,黄詹任满,见潮阳龙陂山水形胜,乃携眷于此定居,成为波美村黄姓肇基祖。在波美村期间,他专事著述,设馆授徒。其教育理论是先德行而后文艺,倡导“崇德尚贤”,“宜勤于学,宜耕于田”。这与今天提倡的德智体中以德为先全面发展的教育思想相吻合。黄詹因此也成为岭南著名教育家。

黄詹落籍龙陂之后,对开发农业也有杰出贡献。他倡修龙陂以蓄水、引水,募夫垦田,是榕江垦区山前坡地和岛核型沙洲早期开发者之一,影响深远,直至今天,波美村都是潮汕的重要农业丰产区。

黄詹也是景胜之拓建者,他因乐潮阳之山水而落籍龙陂,是故对山川秀色开发十分重视。现是潮阳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潮汕旅游胜地的波美村古雪岩便是当年他所拓建的。在他的影响下,其孙黄清泉于元大德四年(1300)捐产创立花果院于神山头(虎山北麓),后发展成为长美岩。今日波美一个乡村拥有古雪岩、长美岩两处胜景,实为世所罕见,这应当是黄詹这位先贤之延泽。

黄詹仙逝后,裔孙将其安葬于波美村内的马头埔(檺树兜)。墓坐西北向东南,周围面积约一千平方米。墓碑由五块石板构成,近似长方形,高1.1米,宽1.23米。其碑文为:“宋始祖墓,考朝奉黄公,妣夫人林氏。皇清嘉庆二年二十世孙霖偕胞侄莲峰会同族长仕濬、仕恭、宗子樊大等竖,复原碑重修。”墓碑旁有二支石望柱,柱顶雕刻坐狮,通高0.9米,柱直径0.25米。坐狮造型古朴,线条朴拙,是宋代石雕遗存精品。

墓的左侧约12米处,有竖碑一块,高2.4米,宽0.82米,厚0.165米。碑文为:“修复始祖大夫公墓记”,清嘉庆乙丑(1805)春修之。黄詹墓西北约100米处有黄詹墓道碑、肇基所碑立于潮阳古代北路驿道旁,墓现为潮阳文物之一。

黄氏祖训教育后代

波美古寨四周环水,近似一个小浮岛。寨以“黄詹纪念祠”作为核心,祠始建于明代,外门为牌坊亭式,跟凹肚门楼形成鲜明的差异,这在潮汕祠堂建筑中是极为罕见而且独特的。我们在黄氏后人的导引下,怀着对先贤无比崇敬的心情走进“黄詹纪念祠”。 祠大门内匾“忠孝名贤”为清代雍正年间潮阳县令魏燕超题写,从中还可看出祠在清乾隆三年(1129)曾经有过修葺。祠内为三进厅两天井加拜亭,后厅有匾“奕世载德”为当代著名书法家沈鹏所写;中厅有匾“荣锦堂”,由清嘉庆二年二十一世孙经魁举人黄莲峰题。祠的梁架斗拱间木雕,诸如龙虎狮象、花鸟虫鱼十分洗练简洁,门顶的石雕人物也古朴传神,是保存较好的、规模较大的明代祠堂。据曾任乡干部的黄氏裔孙黄吴龙介绍,黄詹祠始建于宋,历至清代才完成。他说,他们的先人十分重视子孙的教育,专门立了《族规》,在廊壁里,我们有幸见到了这块石刻的《族规》,虽然因年代久远,碑文已有点辨识不清,尤其是下半部分也已基本看不清楚了。我们经过对上半部分的仔细辨识之后,《族规》中的祖训纲要仍可看出,笔录如下:

一、重人伦以正纲纪;

二、植树木以培风水;

三、禁赌博以安生业;

四、屏盗贼以扶善良;

五、亲乡里以睦宗族;

六、戒非为以祛生事。

纵观这些内容,与党十八大报告中所提出的“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思想正相一致,只是表述有所不同,也没有十八大报告那么全面而已。读黄氏祖训,我们深深地感受到它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言传身教,而那乐于善举,立言立德的风范,也传之后代形成波美黄姓的族规。

从他的后代的人才辈出上,我们可以看到这祖训的深远影响。八百多年过去,但波美村重视兴学育才的流芳遗韵,却始终不变。我们在黄氏《族谱》中,可以看到黄氏后人人才辈出,如黄詹的儿子黄宣教,官至广州教谕;其世孙黄麟,曾任元浙江盐运提举,后人黄岩显,官为广西提点;黄纯,为明正统举岁贡、中明经,官承事郎;黄用直,明弘治十一年中举人,授国子学正,后出任长汀知县;黄仙春,是潮阳清代首中举人者,被授龙泉县知县;黄莲峰,为清经魁举人。新中国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波美村黄氏家族更是出了一批批大中专学生,以至研究生,不少人都在为社会主义事业奉献自己的力量。在黄詹的后代中,还出过了不少善于经商的人物,他们秉承着祖先诚信的祖训,走南闯北,海内海外做生意。富裕了的黄氏子孙,没有忘记祖训中的谆谆教诲,捐善款恤孤济里,修路造桥,为家乡的发展出力,在潮阳区的乡贤返哺家乡的捐资芳名录中就不乏有黄氏子孙的名字。

波美村的文化积淀

在黄詹祠的四周,共有明式民居近百座,大小房屋近千间。这些房间的墙体少部分已“裸露”,分明可看出是由“涂壳”砌成,但也有个别墙体由贝灰沙垒成,而且其厚度不少于50公分,因而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整个古寨的厝座的墙体偏低,这大概是旧时接近沿海因怕受风的缘故。古寨内有两座厝各有一块比较引人注目的牌匾。其中一块写着“经元”,引首小字是“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总督广东广西等处地方军务兼理粮饷孙士毅监临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广东地方提督军务兼理粮饷加二级又军功一等加三级纪录五次图萨布为”,落款字是“乾隆五十一年丙午科乡试中式第四名举人黄莲峰立”,匾旁有一子孙楹,套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通雕盘龙,工艺水平甚高;另一块写着“星聚德门”,引首小字是“钦差提督广东通省学政加一级翁嵩年为”,落款字是“潮阳学生员黄应豫立”。从这两匾,波美古寨的文化积淀也可见一斑。更令人惊叹的是,古代潮阳虽然聚族而居,但是能够像波美古寨一样形成庞大规模且格局整齐的村落,几乎没有。其格局,其规整的程度不亚于现在有规划的村落。那么多的民居,看起来明显又不是同一时间所建,然而却井井有条,富有超前意识,这也证明了在先贤黄詹的影响下,波美村民世世代代都注重文明,在重视文明建设同时,也重视对传统遗产的维护。

波美古寨有三个寨门,主门匾额字为“象应文明”,落款是“龙波霖题”。题者究为何身份,尚待考证。但是,这四个字的意思,大概应是:波美寨的人文景观,是应天命顺时势而造的,乡人的行为是维护公众利益、公共秩序的文明行为。

从黄氏《族规》碑和波美寨门匾字,我们可以看到黄詹教育族人走正道、团结友爱、祛邪扶正,以至绿化家园等等行为的轨迹。黄氏祖训是黄詹及其子孙实践总结出来的结晶,是一份具有深远教育意义的优秀文化遗产。它不但是黄氏子孙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也是值得当下人们重视的价值取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