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抗日英雄许玉书

来源:揭阳日报 2014年05月13日 10:59:13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许玉书,1915年出生于揭阳县城魁隆坊“迎紫轩”,即现在的揭阳市榕城区禁城脚,家资殷实。父亲许英豪是揭邑中有名绅士,喜善乐施,受人敬仰。其姐许玉磬,是中国农民革命先驱彭湃的夫人。

1933年,18岁的许玉书在金山中学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国民革命军南京空军学校,毕业后又被选送到美国留学。“七七”事变后,许玉书与一批同学立刻回国,参加抗日救亡。

1937年8月13日,日军大举进攻上海,并扬言3个月灭亡中国,形势十分危急。上海上空,中日空军空战激烈,许玉书奉命驾机迎击,击落日机三架。之后不久,许玉书又参加南京、上海的多次空战,由于作战勇敢,屡建战功,遂晋升为空军第四大队第二十一中队队长。

1938冬,国民党军事最高指挥部决定组织空军“敢死队”,偷袭日军后方沈阳的军械库和兵工厂。许玉书被选入“敢死队”,在这次行动中,由于所有敢死队员的胆识和实战经验超群,预定目标基本成功炸毁,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

1943年2月,日机轰炸四川,遭到中国空军的强硬抵抗,于是采取“重点战区、重点增援”的措施。3月初的一天午后,日军出动15架战机对四川万县进行轰炸。中国空军指挥部获得消息后即刻指挥许玉书率领中队迎敌,许玉书率领15架战机升空应战。在击落数架敌机后,日机增援至50架。面对蝗虫一样数倍于自己的敌机,许玉书沉着应战,指挥队友与日机周旋。以灵活机动的战术和视死如归的精神与日本鬼子做殊死搏击,在击落日机10余架后,我方也损失了9架,余下6架多处受伤。最后,只存下许玉书、段克科、郑海渲、宾虞4架飞机。他们坚持血战到底,最后寡不敌众,许玉书座机被日军击中,坠毁于嘉陵江中,时年仅28岁。

许玉书战死后,民国政府举行公祭,批复为抗日阵亡烈士,追升三级,葬于重庆黄山空军烈士公墓。民国三十六年五月一日《宇宙光报》对许玉书的英雄事迹做了报道。

抗战时期,在空军烈士调查表的潮汕13位空军烈士中,揭阳就占了10位,有叫许晓民的,却没有许玉书名字。广东档案馆编写的《抗战时期广东人口和财产损失调查报告》,里面搜集有抗日烈士名表,里面潮汕籍的空军烈士一共有13位,也有一位叫许晓民的,却没有许玉书。最后通过事迹比对,确定许玉书与许晓民为同一人。

由于许玉书是独生子,参军出征时尚未婚娶,寻找烈士遗属不但无从做起,搜集英雄资料也很艰难。在采访潘章雄老兵时,我提起许玉书的名字。潘章雄说,许玉书是他金山中学的校友,比他高二个年级,但是没有来往。之所以认识,是因为许玉书在学校是个活跃分子,喜欢打篮球,也是扣篮的好手。个子很高,差不多有一米八,相貌堂堂,在球场上十分出众。在潘老的描述之中,我们不难看出那时的许玉书是一位雄姿英发的年轻人,十分遗憾的是如今难以找到他的照片。

2014年4月30日偶遇揭阳原文化局长陈作宏先生,聊及此事,意外获得先生提供的一份珍贵资料,揭阳一位民国官员许照寰(约1890—1952,号其焜,揭阳榕城人。早年毕业于揭阳榕江中学。民国十三年(1924)曾于海南任公职,后历任顺德警察所所长、汕头市警察局主任秘书、厦门市公安局长等。抗战期间有过军旅生涯。著有诗文集《昙花賸草》(抄本,现存于省中山图书馆))撰写的悼念许晓民的诗文。其诗作后面的自注详细地述说了英雄之死的事实原貌,原诗文抄录如下:

挽空军上尉晓民宗叔

敌骑横,寇氛炽。

发冲冠,同奋臂。

枕长戈,驱妖魅。

誓复仇,收失地。

烈士贵成仁,丈夫抱壮志。

烈烈复轰轰,冲天鸿鹄鸷。

磨砺十年功,御寇腾碧空。

锦城与蒙自,杀敌气熊熊。

卫国屡喋血,泱泱勇士风。

碧血包壮胆,丹忱俱精忠。

川滇及湘贵,屡战霄汉中。

同侣为国殇,复仇志厥躬。

视死甘如饴,慷慨肝胆雄。

抗战已六年,歼虏必争先。

我寡遭敌众,气锐志弥坚。

早怀报国愿,正气自浩然。

万县寇机袭,梁山敌队连。

五机斗廿馀,云幕勇周旋。

战云弥山岳,炮火蔽晴烟。

誓泄滔天恨,遑恤藐躬捐。

大节报民族,腔血向敌溅。

百世留芳在,先烈可并肩。

浩浩长江水,巍巍峨嵋巅。

英名长不朽,壮烈光云天。

 

自 注:晓民宗叔自十五年考入金陵空校,由初级至高级,经滇桂各省,迨廿九年三月学成担任教授,及抗战进铁鸟大队,身经数十战。三十二年三月十七日于梁山万县之役,剧战殉职。忆自民十三年其先德任文昌县公安局长,被残于匪。余适任职琼台,为之集资扶榇旋里,时君尚幼,今又于川西得与通函仅两札,遽得噩耗,于公则钦其壮烈牺牲,光荣报国;于私则悯兹茕独,恻然于怀,因赋挽词以志我哀!(飞机因下河跌落水中,至次日才将机连尸捞起后,葬于重庆空军坟场,此说于五月一日第四驱逐队长王文骅,队员董纪恒说及。)

至此,许玉书,这位抗日卫国勇士的光辉事迹才比较系统地呈现在人前。我辈当悼念与铭记,揭阳禁城下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