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高承志的革命生涯及潮汕情结

来源:汕头日报 2014年04月28日 17:21:30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高洁.jpg

汕头中山公园的绳芝亭

我的祖父高绳芝,是清末民国初期潮汕著名的华侨实业家、社会活动家兼革命党人、清末恩科举人。他绝意仕途,开创汕头埠民族工业,投资兴办水、电、通讯等基础产业,出资支持辛亥革命,是汕头的华侨代表人物,1930年汕头中山公园建造“绳芝亭”以资纪念。

高氏家族在华南,中国香港、泰国、日本开拓多项实业,家族及后代多继承家业从商。终生从事革命,从政的唯有我的父亲。父亲高承志曾用名高楚泽,是高绳芝的四子。1910年生于广东澄海,1994年在天津病逝。母亲曾岷生,天津著名儿科专家,育有四男一女。父亲从一个革命同情者变成地下党骨干,虽颠沛流离,道路崎岖,仍始终不渝,一生忠于党的事业,光明磊落,坦荡一生,具有传奇色彩及人格魅力。在父亲生平许多阶段,均有与潮汕的联系。直到临终,遵照父亲遗言,骨灰撒入与他晚年工作和生活的天津渤海湾,意在连通韩江,魂归故里。

男儿立志出乡关

天津踏上革命路

父亲4岁丧父,15岁放弃继承家业,决意不走从商之路。在汕头老家,经三天绝食诉求,终于得到母亲允许,离乡赴天津求学。同行的有三哥高承光(高煜,汕头市政协委员,书法家)。到天津后先在广东会馆落脚,又到潮汕亲戚南北货行借住,学习北方话。16岁就读南开中学,学习优秀,名列前茅,跳级一年,五年后毕业,考入清华大学。

在南开中学期间,父亲与唐明照(外交家,曾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同宿舍,与他结下深厚友情,并通过唐逐渐了解革命,了解共产党。父亲身上有着潮汕人的血气,侠肝义胆,讲朋友,够义气,是革命追求者。上世纪20年代,有个教堂暗杀叛徒案轰动天津。暗杀叛徒的是中共地下党员郭宗鉴,按天津地下党组织指令,要他亲手处决一名叛徒,郭在西开法国教堂后租了一间平房,约那个叛徒见面。叛徒应约,刚进房间,郭宗鉴拉开抽屉,取出一把上膛手枪,抬手就射,叛徒转身逃跑,倒在院内,郭趁乱逃脱。听到枪声,法租界中国籍警察赶到,叛徒还有一口气,说:“杀我者,郭宗鉴。”随后毙命。几天后,郭宗鉴被捕,暴露共产党员身份,当判死刑。地下党组织幕后指挥,由父亲高承志出面营救,向狱中递送物品,联系知名律师。在地下党强有力支持下,作为证人的警察辞职返乡,律师提出证据不实,郭免死改判无期。

1929年,天津地下党书记彭真等一批党员及进步人士被捕,在狱中坚持斗争,彭真组织全体狱囚绝食抗议。父亲在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负责监狱外接应工作,疏通狱卒,送进药品,绝食斗争最终取得胜利。解放后,北京市领导刘仁特地就此事答谢他。

青春写进时代中

北平演绎《潜伏》

1931年,父亲入读清华大学西语系,加入进步组织,成为读书会负责人、左联组织成员(见姚辛《红色劲旅之歌》)。联系的地下党员有姚依林、黄敬、蒋南翔等,是“一二·九”学生运动领导者之一。黄敬是市委负责人,父亲是学联负责人,李昌是民先队负责人(见戴煌《民先民进更得打先锋》)。“一二·九”运动以抗议当局,宣传抗日救国为目的,1935年12月9日那天,清华、燕京等校学生凌晨集合,步行向城内进发。有身材瘦小学生挤进城门,扒开门栓,大队人马浩荡挺进,与东北大学、中国大学、北平师范大学、市女一中学生汇合。游行队伍在新华门汇集,向当局递交请愿书,又走向王府井、南池子游行,冲破重重军警设卡,遭到骑警用马刀背、皮鞭、棍棒驱赶,消防队用水龙头袭击,学生游行队伍被冲散,但“一二·九”运动的影响永存青史。父亲曾著有《我在清华大学期间参加革命活动的回忆》。许多关于北平“一二·九”学生运动和左联的史料也均可查到父亲的历史足迹。

父亲组织学生运动期间曾被当局在清华园逮捕,作为“首犯”与13名进步学生被关押在北平宪兵三团;张宗植等进步学生被押解南京(见:袁秀雅《一个不该忘记的作家》)。在狱中,父亲经历吊打审讯,双手拇指被合绑,吊在房梁,然后用皮鞭抽打,始终咬紧牙关,严守组织秘密。被捕的消息传到潮汕,汕头高家派人进京疏通打点,改善了全体被捕学生待遇。二十天后,接到北平地下党指示,关押在北平宪兵监狱学生以左翼文学会名义出狱。

当时的北平白色恐怖严重,父亲出狱后被迫辍学,更坚定了参加革命的决心。鉴于父亲的优秀表现,地下党组织秘密发展他为正式党员,入党介绍人叫“大老黑”。直到解放后,才知道那个“大老黑”是中共资深领导干部林枫(原中央党校校长)。

1936年初,北平地下党书记黄敬代表党组织任命父亲为北平地下党联络站站长,并负责左联和反帝大同盟工作,真实演绎了电视剧《潜伏》的情景。

当时,组织在北京西城白塔寺附近租了平房,作为联络站基地。组织让一个女同志,白胖文静,与其搭配为假夫妻。父亲推辞:“形势险峻,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不用给他人增添风险了。” 陈伯达从苏联回国,组织安排父亲迎送和全程保护。一年多的地下联络站经历,父亲接触过许多党的高级干部。他们从苏联革命、共产国际、文学历史谈到家庭琐事。父亲与许多党的高级干部成为了挚友。当时,党组织的秘密会议常安排在进步青年寓所,著名演员张瑞芳和她的姐姐張阑的家成为地下党秘密会议地点,父亲多次参加彭真、黄敬在这里组织召开的北京市委的会议,张瑞芳曾在屋外放哨。父亲交友广泛,九叶派代表诗人王辛迪在北京的住所常见到父亲的身影。1936年父亲回清华复学,参加毕业考试,与钱伟长等同期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