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陈厚实的两封信

来源:汕头日报 2014年04月15日 14:20:38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陈厚实出生于普宁县流沙镇大洋尾乡农家,4岁失怙,但聪明好学,读书成绩独占鳌头。当考上中山大学历史系时,其母黄美琴却发起愁来。她作为农妇,以种田、绩麻出售而收入微薄,养厚实及其两位小妹十分艰难,如何供应他到省城读大学?南澳岛宫前村籍而被内迁于此的杨斯章先生,却对她说:“你这儿子聪明可爱,应去读大学才有前途,你勒紧裤带,也应让他去读书!”在众人鼓励,尤其是家婆勤奋织布增收之下,她终于让子赴穗就学。他不负所望,毕业后工作,进步很快,最后当上领导干部。他更不忘贫寒本色,勤政爱民,怜贫恤困,珍惜人才,清廉自律,拒腐防变。

不受酬谢拒金器

1990年6月18日晚饭后,中国佛协常务理事、汕头市佛协会长释定持法师,为了感谢主管统战工作的领导兼诗友陈厚实,对佛教工作的鼎力支持,特备一些佛教书籍、茶叶,叫我拿去敬赠,临行叮嘱:“你告诉陈书记,接到礼物后,打一个电话给我。”是夜,我遵嘱照办。

4天后,即22日上午,法师打电话给我,说:“陈书记派人,把我要赠他的贵重物品,送回来,并有一信,你来看。”

我即到竹林精舍。法师递信给我,只见全信用潇洒的毛笔行书写道:

定持法师:

你好!近闻法事频繁,大师不辞劳苦多方奔忙,成绩显著,至为敬佩。蒙赠书籍、茶叶,我已收下;至于其余二件物品,恕我不能收受。今恭谨奉还,万望勿怪。大师一向追求高尚之法理,我在工作岗位上,也理应为贯彻政策而努力,都不能因一些俗事惹来苦恼。破烦恼城,断诸欲堑;调众生,宣妙理,贮功德,示福田,乃佛理中应有之义。心领矣,挚表谢意!

题词遵嘱送去,敬祈教正。

谨此并颂

法安!

陈厚实

1990年6月22日

又:考虑到以我的名义题词,如要采用时,似以“发扬爱国传统”这一条为妥,请酌。

信中“二件物品”,是指金器,乃法师赴新加坡弘法为人诊病,华侨所酬谢之礼品,而法师想“借花献佛”,转赠以谢。“题词”指为撰著《天南法乳》之题词“仁智法脉,黄檗流芳。”(今刻于南澳岛云深古寺)。但陈书记谢绝金器的馈赠,又恐师不解,伤了友情,故特别写信阐明,话语充满了佛家“破烦恼城,断诸欲堑”的法理,令人感动。

我看完信,说:“情真义重,词美墨丽。在当今世风日下之际,像陈书记这样廉政自律的人,是非常罕见的,感人至深。这封信,很有保留价值。”

法师说:“实在不可思议。他为何懂得那么多佛语?为官有德,不惹烦恼,学识渊博,才华卓越,真了不起!这封信,就交给你保存。”

泾渭从来清浊分

陈厚实同志病重时,我陪法师,于1994年1月24日上午,前往市中心医院住院部看望他,释儒高贤,谈医论佛,对话一个余小时,妙语连珠,亲切无间。可叹天忌英才,3月26日风雨交加的深夜,陈书记不幸与世长辞,年仅52岁,哀恸岭表,到殡仪馆悼念他的省、潮汕三市党政干群多达2500多人。法师作七绝悼之(被载入《陈厚实诗文集》中):

泾渭从来清浊分,冲霄一鹤自超群。

惊闻昨夜乘风去,顿使贫僧挹泪痕。

鄙人当时尚不会作律诗,硬是花二天绞尽脑汁,并请教诗翁李志浦,赋习作悼之:

因缘鮀岛怎能忘?引领情如韩水长。

墨染山前成遗刻,诗吟澳角胜天香。

英年早逝亲朋痛,玉树先凋黎庶伤。

曾侍定公询病榻,携儿吊唁泣苍黄。

1992年11月12日上午,市中级人民法院郭升遂找我,说: “老林,我家乡潮阳贵屿山前学校,是华侨捐资新建的,即将落成。华侨想请一位毛笔字写得雅、又有名气的人题校名,大家决定恭请书记兼才子的陈厚实同志挥毫。你陪我去找他,可吗?他们不认识他,联系不上,今急用在匾额上,说明天早上就派人来拿。”

我想,陈书记政事繁忙,不随便为人题字。但是,他重视教育事业,题校名也许会同意,这也可满足华侨的心愿。但明天早上就要用,这就很难保证他有时间写,只能试试看。

下午,我俩去市委办公室,找不到他,只得留下一信,托秘书转达。

是夜,我数次打电话,至11时许,其老母黄美琴仍说他开会未归,并说经常开会至深夜。

翌早,又电询,老母答道:“他昨夜12点多钟才写好。他一早已去上班了,交代由你来拿。”

我大喜过望,立即前往爱群巷陈书记家。登楼进门,只见客厅桌上,放着数张宣纸。翻开阅之,墨香扑鼻,只见分别按约写着美丽的楷书:“山前学校。旅泰乡彦郭华阁、华文捐建。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印)”。

又有一张40余厘米见方的宣纸,用毛笔写着行书:

俊聪同志:

校名匆匆写就,请先复印、放大、圈正,然后复写于白纸,再上墙。因近二日不在家,无时间自己加圈,只好由你们去做。

我的名字及印章不要上墙,印章只作原字保留之记号。

1992年11月12日晚

我取后,立即去交还郭庭长,他如获至宝,兴高采烈。题字很快被放大刻于石匾,嵌在新校上。

事后,那年12月初的一天,为表示感谢,他们托我送一个红包作润笔金酬谢陈书记。那夜,我登门把红包面交,他不受。我再三劝说道:“这是华侨一点心意。你熬夜过更写字,这是润笔金,有劳有得,合理合法,古已有之,你应该接受。”他笑着说:“心领就好,我不受就是不受。请你代转达感谢。”

见他态度实在十分坚决,我只得告辞,带回红包还原主。华侨对此赞叹不已:“他连本可受之无愧的润笔金也再三谢绝,可见他清廉自律的态度是何等坚决。

因赋《纪念陈厚实同志逝世二十年》七律作结:

极乐西行二十秋,君知俗子几多愁?

人民公仆如甘露,衙署贪官似毒瘤。

厚实清廉潮汕冠,芳园洁白汗青留。

颜渊早逝鮀城泣,今睹遗容泪欲流。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