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蔡耿达,抗战中献出年轻的生命

来源:汕头都市报 2014年04月02日 17:11:07 责任编辑:吴雨青 人气:

故事.jpg

蔡耿达(1918~1942),原名蔡名泉,广东揭阳坤头人(今属揭东)。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潮普惠中心县委青年部部长、汕头市区区委书记。其妻马雪卿,广东潮阳人。曾任中共潮阳工委妇女部部长、潮惠南县委妇女部副部长、汕头市区区委妇女委员。1942年3月,二人因叛徒出卖而被日伪军逮捕,6月20日英勇就义,年仅24岁。

生活在上世纪初期,日寇侵略国土的屈辱年代,投入抗日卫国战斗,驱逐日寇,是当时许多有志之士的共同选择。为了开展抗日斗争的顺利,许多人一家子都是抗日战士。

日寇严密封锁下,排除万难搜集情报

1939年6月汕头被日寇占领后,1941年日本侵略者又向潮汕腹地进犯。为了加强敌后斗争,是年潮汕党组织调潮普惠县工委青年部长蔡耿达来汕头市任书记,并在内马路8号租一间二层楼房以开设杂货店为掩护。时任潮阳县工委妇女委员、蔡耿达的爱人马雪卿,也调来汕与蔡一起。

这时的汕头处在日本强盗的统治下,封锁很严,全市仅开放三个路口出入,一是由廽澜桥往潮安;一是由中山公园前往澄海、饶平;一是由安宁(西堤)码头往揭阳、潮阳等地。这几个出入路口用铁丝网围着,左右两旁由日兵把守,严密盘查过往人员,从头发到鞋底任其搜身,时不时毒打屠杀过路百姓司空见惯。在市区,日本宪兵日夜巡逻,不时实行宵禁,经常抽查户口,稍有嫌疑就被捕杀。

在这残酷统治下,蔡耿达仍想尽办法开展工作,他同其他党员掩蔽于群众之中,巧妙地宣传抗日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战绩、英美对日宣战等重大消息,使在铁蹄下的汕头人民时时感到抗战的脉搏,看到胜利的希望。

此外,蔡还通过各种途径收集情报,了解日军的配备;岗哨的位置和人数;军用飞机数量;港口运输和敌军给养;汉奸活动等情况,及时报告给领导。

被捕入狱受刑,不忘教育众被捕人员

1942年4月2日,正当汕头党组织在蔡的努力下得到巩固和发展时,却由于叛徒刘华的背叛,蔡耿达夫妇与陈姆苏赛金于爱华街8号被日本宪兵队捕去。一连数天在刘的告密与带引下捕去18人,使汕头地下党受到严重破坏。被捕人员被监禁于日军宪兵司令部监狱(原大中旅社,现汕头总工会大楼楼下)。

蔡耿达被捕后,便下定为了保护党组织和战友,不惜牺牲自己的决心。在敌人严刑酷打下,大义凛然,宁死不屈。他用文天祥的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来启发教育被捕人员,要维护民族尊严和党员气节,切不可作遗臭万年的叛徒汉奸卖国贼。

第一次蔡被拉去过堂时,叛徒刘华就出庭指证,蔡唾骂刘是叛徒狗种;日敌迫问口供,蔡痛斥日本是强盗;敌人暴跳如雷,把他吊起来毒打,蔡还是骂不绝口,他被毒打得昏死过去了,才被架回牢房。

蔡苏醒过来后便告诉身边同志:“刘华出庭指证,要做好思想准备”。他从敌人的迫供中,判断绝大多数同志仍未暴露,刘华也不确切知道每个人的身份。他鼓励被捕人员:“要坚强,不要乱说,要等形势变化,争取出狱”。在狱中个别被捕群众情绪不够安定,蔡给予关切和耐心帮助,并指定与其同牢的人多加劝慰和鼓励,使被捕人员同仇敌忾与日敌和生存抗争。

团结牢友“闹监”,制服监霸恶犯

在狱中,被捕人员过着非人的生活,那不够20平方米的小牢关着二、三十人,大小便都在里面,臭气冲天,臭虫满地,终日不见太阳;每天两餐饭,只有两块小碗口般大、半寸厚的饭饼,还不时受到流氓老监犯的抢夺,难以果腹,更难受的有时还断水不给饮用。

蔡向来饭量大,马雪卿与苏赛金每餐把仅能半饱的一点监饭留下部分,暗中通过送监饭的人交给耿达多吃一口。为了争取改善难友境况,蔡提出“死罪易过,饿罪难当”的口号,团结牢友进行制服监霸恶犯盘剥难友的斗争,还发动了“闹监”,看守人员用竹竿捅、用冷水泼他们,他们便以粪便回泼,搞得看守所人员不得安宁。

守口如瓶,受尽摧残献出年轻生命

一个多月过去了,日敌在耿达身上一无所获。五月的一天,敌人又一次拉他去刑讯,蔡一如既往,怒骂敌人不止,日敌当场把他踢倒,牙齿也被打断脱落,血流满地,他又一次昏死过去,这次受刑被背回牢房,已是奄奄一息。蔡自知性命已危在旦夕,但仍鼓励同志说:“如果上刑场,我们要唱《国际歌》,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6月20日,蔡耿达终因受尽日寇磨折摧残而壮烈牺牲,年仅24岁。蔡耿达牺牲后,敌人便对蔡的妻子马雪卿施加严刑迫供,企图从她口中得出情况,但马雪卿既有国仇又有家恨,守口如瓶视死如归,终于也被敌人活活迫死,为革命献出宝贵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