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英国潮人博士团副团长:研究"礼俗"的"脱俗人"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3年12月20日 15:12:54 责任编辑:郑琼 人气:

不受世俗影响走自己的路

记者:您是在大学毕业十几年之后才出国留学,是什么原因让你做出这样的决定?

阮极:我大学毕业之后就回潮州创业,主要是办计算机和外语培训中心。我31岁才开始自学英语,36岁到英国读硕士,39岁又考上了英国肯特大学社会学博士。刚开始自学英语的时候,我几乎每天早上6点钟起床,去广场练习口语,风雨无阻坚持了将近一年,只用半年时间就把口语说得挺好。其实,当时出国留学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办培训中心的,感觉出国进修几年能够把外语培训办得更好、更有竞争力,所以就到了英国读硕士。但是,到了英国之后,我发觉自己很喜欢学术研究并且在这方面挺擅长。读硕士期间,我的成绩很好,论文也写得不错,导师建议我继续深造,我后来经过深入考虑之后,决定继续读博士。读博的另一个重要动力,是受我导师——著名社会学家Peter Taylor Gooby的影响,他是英国首相的战略顾问、英帝国勋章获得者。同时,我觉得我的课题很有意义,这个课题对于我国社会反思、社会发展应该有一定帮助。

记者:您觉得这几年在英国的经历,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或者说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阮极:最大的收获应该是:让我明白了人要做自己喜欢、擅长的事,不要受各种世俗价值观的影响。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很多人的价值观变得很狭窄,就是看重金钱和权力,做生意和当官成为很多人的追求,走其它道路往往不被欣赏。来到英国之后,感觉有很大不同,这里很多人都活得比较随意,做自己喜欢的事,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不在乎有没钱。

既学习西方新思维也保留优良传统品质

记者:您目前学术研究的领域和重点是什么?取得哪些成绩?

阮极:我的博士课题是研究在中国人的关系文化下的社会信任和社会资本。我的一个小小成就是把费孝通的“差序格局”理论进行具体扩展和研究,指出该理论的不足之处,并发展出一套新的理论——礼俗社会资本。我对潮学研究也很感兴趣,主要是从社会学和跨文化角度进行研究,希望能和国内和海外潮学研究机构或个人合作。

记者:您如何看潮汕人在世界各地取得的成就?这是否得益于潮汕人的某些“特质”?

阮极:潮汕人最大的特点是勤奋,中国人是全世界最勤劳的民族之一。潮汕人的成功,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男主外、女主内”的合理分工,潮汕妇女的奉献精神是非常令人感动的,潮汕男人取得的成就,一半以上的功劳归于潮汕妇女的贤惠、善良以及勤劳。第三个特点,就是团结,这个大家都是深有体会的。第四点是潮汕人特别重视教育,很多人为了小孩的教育可以付出一切。以上这四点都是源自儒家思想的影响,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潮汕人重视商业。我希望潮汕的年轻人在接受西方新思想、新潮流的情况下,能够好好地保留潮汕人这些优良的传统品质。

英国潮人博士团聚集许多优秀人才

记者:您是英国潮人博士团副团长,能为我们介绍这个团体及其成员的大概情况吗?

阮极:我们这个英国潮人博士团,是响应陈幼南先生的提议于今年成立的,目前有已毕业和在读博士十几位,不过,相信还有不少“漏网”的,我们会继续努力,争取联系更多人加入。我们的团长李泽霖,是诺丁汉大学孔子学院副院长。我们的成员中有比较资深的经济学家,在英国某大学担任院长,另外,还有好几位剑桥大学的博士及几位已经毕业回国工作的博士。由于英国的移民政策不是很优惠,很多人在英国毕业之后,会回国或去新加坡等其它国家工作。

记者:这些年,出国留学的潮籍学生越来越多,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您有没有参加什么潮籍学生的团体?这些团体在英国活跃吗?一般会组织什么样的活动?

阮极:家长送孩子出国留学,我觉得是明智之举,因为只有走出去,人的眼界才能更加开阔,但要谨防养成打游戏、赌博和吸烟等不良习惯。我是英国潮汕联谊会副会长,本会刚成立时的成员基本都是学生,但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学生团体了,目前和各国的潮人团体都有联系。组织的活动一般是中秋、春节聚会,以及举办一些关于学习、就业、生活等方面的讲座。

记者:您是否一直关注家乡的情况?对于潮汕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阮极:和全国相比,潮汕地区过去十年的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是比较慢的,这非常可惜。我希望国家和省里能出台更多有利于潮汕地区的政策措施,同时,也希望当地政府能够提高效率,想办法把经济做大做强。但是,也要看到,现在的发展模式和以前已经不一样,经济、社会管理、生态三者必须均衡发展,这对执政的“父母官”提出更高要求。尤其是社会管理方面,如何在保持一些优良传统的前提下,引进先进的社会管理方式,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