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名人故事

清代李文藻笔下尽现潮汕盐民悲惨生活

来源: 2013年11月06日 21:15:14 责任编辑: 人气:

 

117.jpg

在清代,盐业收入在潮汕社会经济结构上占有相当的地位,是政府重要财政来源之一。

然而关于盐业,在地方文献上,我们见到的,通常是盐场的设置、盐税的收入、盐钞的讨论和潮汀之间打击私盐等活动等相关记载,而盐民的生活状况,却很少见诸记录。

要想有所了解,就只能“求诸野”,即笔记小说、私家诗文集子等,而李文藻的诗歌,就有形象的描述。

李文藻的出名,更在于汗牛充栋、林林总总的著作。以在岭南所著者,就有《岭南诗集》、《恩平程记》、《粤西金石刻记》等。据其日记,他还曾经搜集了潮汕的不少金石文字,以数量而论,已可“自成一书”。可惜因为遽卒,终于未尝刊行。然而他所留下的有关潮汕盐民生活的诗歌,却可使官方文书枯燥、刻板的潮汕盐业记录“生色不少”。无妨抄录一首于下,以见一斑:

赤日翻海潮, 两腿刑遭腌。

耙扫霜雪洁, 簸弄爪甲咸。

锱铢上官仓, 空手归茅檐。

百室无赢米, 百身无完衫。

妻号儿女啼, 嗷嗷不可堪。

白薯盗升斗, 坐法流滇黔。

这是一幅多么残酷的生活图景:长期赤脚在盐埕上劳作,双脚几乎都被腌死了,尽管这样艰辛乃至造成残疾,但别说劳保,就是一丁半点可以赖以养家糊口的收入,都被官府尽数拿走,留给盐民的,却只是海风侵袭中的一间茅棚,以及茅棚中号寒啼饥的妻儿。有人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煎熬,在附近田园偷了几个地瓜,却就要被送到边远的云贵地区服刑!

区区六十个字,清代中叶,所谓康乾盛世,潮汕沿海地区盐民的悲惨生活,已尽展无遗。

与盐民生活相关的,李文藻还有《清明寓目》两首诗作:

米贵如珠自去年,春来用尽卖儿钱。村村井灶空如埽,不到清明已禁烟。

新坟不闻哭声哀,节到清明鬼莫猜。儿女纷纷船载去,凭谁为挂纸钱来?

因为一场自然灾害的雪上加霜,沿海居民彻底倾家荡产(“飓风一夕至,船碎田沧淹”),唯一的办法,就是只能依靠卖儿鬻女、离乡背井苟活于世。以至于清明时节都不见有人上坟,这种丝毫没有保障的民生,是一个时期潮汕社会的真实写照。而在潮汕的一般文献中,却很少看到这种残酷的社会现实的反映。作为封建官吏一员李文藻,却能站在劳苦大众的立场上为其歌哭,别的不论,仅仅凭着这一点,他的历史贡献,就已远远大于其前其后那些吟风弄月,自命清高的所谓骚人墨客。李文藻的崇高,在于他的身在官场,勇于秉持良知,而不是与人同流合污,漠视民间疾苦。所以他的诗歌虽然浅白,却耐人寻味。

李文藻对于清代潮汕盐民悲惨生活的描述,为潮汕古代社会留下一幅让人刻骨铭心的生活图画。正是这幅图画,可让那段对于今天的许多读者来说还是相当陌生与模糊的历史,生动和形象起来,尽管它带着血泪,毕竟比之文过饰非的那些庸俗之作真实和深刻。文学作品在许多时候,比之历史作品更加具有认识价值,在于它的真实、它的形象。

链接

李文藻

李文藻(1730~1778年),字素伯,号南涧,山东青州人,乾隆二十六年(1761)考中进士,此后一直在广东的恩平、新安、潮阳等地任知县,乾隆四十一年(1776)才提升为桂林府同知,岁余病卒。

近年由山东潍坊有关机构组织编写的《潍坊文化通鉴》,对其“宦迹”有着简要的勾勒:“居官期间以清白强干、体恤民情而著称,在他任职期间,境内秩序井然。潮阳、海阳与揭阳,俗称三阳,历来在这里做官的都发了大财。唯独李文藻离任之时,囊橐萧然,只是请人到番禺临摹了四轴光孝寺贯体画的罗汉像。他风趣地说:“此吾广南宦橐也。”他在桂林同知任上,因为拓碑,而弄得“衣物典尽,纸墨梯架之费,实不能继”,他的为政清廉,确是有迹可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