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历史风俗 > 潮汕历史

你知道周恩来夫妻两人来过汕头两次吗?

来源: 2016年02月03日 15:35:28 责任编辑:王博 人气: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央红军长征之前,中共中央机关与各革命根据地联络的南方交通线是由上海中共中央机关经香港,广东汕头、大埔、福建闽西汀州到中央苏区红都江西瑞金,归中共中央交通局直接领导。这条途经汕头、连接上海和中央苏区之间的秘密交通线(即上海—香港—汕头—大埔—永定—长汀—瑞金),汕头的商铺是“红色交通线”的中转站,中转站人员更是冒着生命危险护送了周恩来、刘少奇、陈云、博古、聂荣臻、刘伯承、左权、李富春、林伯渠、董必武、谢觉哉、徐特立、张闻天、王稼祥、李维汉、邓颖超、蔡畅、邓小平、杨尚昆、陆定一、王首道、瞿秋白等人与国际人士(李德),还护送过无线电设备、技术人员及著名文艺工作者,由这条交通线进入中央苏区的干部约有200多人。以及苏区300万人民每年需要的价值900万元的食盐和价值600万元的布匹及其他苏区紧缺物资。

两次在危难之际来汕头的周恩来夫妻,

对潮汕人的狭义热情终生难忘。

镇邦街7号、海平路98号是中共地下秘密中转站

 

 

1930年10月,中共中央为了沟通与中央苏区的联系,打破国民党反动派对中央苏区的反革命围剿及严密的经济封锁,决定建立一条由上海、过汕头、转大埔、入永定、到瑞金的秘密交通线。这条横越沪、港、汕三大城市,绵亘闽粤赣三省高山密林间的千里交通线,要突破敌人的重重关卡,穿越赤白交界地区的层层封锁线,闯过军警的盘查和暗探的追踪,避开反动民团的袭击,严防叛徒的出卖和破坏,这些困难可想而知。但在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中央交通委员会领导下,克服了种种困难,始终未遭敌人破坏,出色完成党交给的任务,被誉为“红色交通线”。

1930年底,中央调南方局秘书长饶卫华在香港建立香港交通大站,与此同时,中央交通局副局长陈刚来汕头镇邦街7号建立中法西药房分号,作为交通局直属交通站。1931年,为防止意外作两手准务,中央交通局又派陈彭年、顾玉良、罗贵昆来汕头筹建备用交通站。陈彭年等三人接到任务后,以上海客商身份,于1931年一二月间来到汕头,并在海平路98号租到地方,选择便于为苏区筹措电器材料的行业作为掩护,开起华富电料行。1931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特科负责人之一的顾顺章被捕叛变,汕头中法药房交通站停用,正式启用华富电料行这个秘密中转站。上海——香港——汕头——大埔——闽西——瑞金,这条秘密交通线成为中央苏区与外界联系的主要通道。汕头交通站在中央交通局直接领导下,坚持长达4年多,既为土地革命战争作出特殊的贡献,也为汕头革命斗争谱写了光辉的篇章。

周恩来、邓颖超先后经汕头转移到中央苏区

在第二次大规模转移干部中,周恩来和邓颖超先后从上海经汕头安全转移到中央苏区。

 

 

周恩来是1931年12月由专职交通员肖桂昌护送,从上海坐船到汕头,由交通站安排在当时汕头最大的金陵旅馆住宿。刚上楼,就发现楼梯转角处挂有一张1925年“汕头各界欢迎黄埔学生军大会”的照片,内有周恩来。交通员感到不安全,陈彭年即利用其社会关系,将周恩来转移到当时镇守潮汕的国民党独立第二师师长张瑞贵秘密开设在棉安街的内部招待所。这里不但特务密侦宪兵没来骚扰,就连公安局的警察也未敢来“查夜”,是相当安全的。翌日,才坐潮汕铁路火车到潮州,再转乘船到大埔青溪交通站。然后由精悍短枪队护送,昼伏夜行,翻山越岭,绕开地方反动民团的封锁区,到达闽西永定,12月21日安全抵达瑞金。

邓颖超1932年5月从上海出发,同行的有项英的妹妹项德芬及其丈夫余长生,他们由专人护送来到汕头,风尘仆仆的住进金陵旅馆。邓颖超1925年随周恩来来汕,曾是汕头妇女解放协会领导,为安全起见,闽西交通站站长李沛群专程从永定来汕迎接邓颖超。汕头交通站长陈彭年,有着丰富的地下斗争经验,他要邓颖超将头发盘成髻,装扮成城市小商人妻子的模样。李改扮成生意人,称邓颖超为表姐,是陪表姐到内地找丈夫的。陈彭年还考虑到大埔一带讲客家话,还增派一个能讲客家话的交通员相陪。在交通员带领下,直达大埔青溪,由青溪交通站派出赤卫队员护送到永定,再由闽西红军学校调来十多个学员组成的短枪护送班,把邓颖超等人直接护送到江西瑞金。